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21章 確切來說,不止喜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言慕煙去衛生間,找到時念卿的時候,她還坐在馬桶上,盯著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鉆戒出神。

    “時小姐,你在里面嗎?!”

    “時小姐!!!”

    言慕煙挨個挨個地敲著小隔間的門。

    時念卿聽見呼聲,連忙回應道:“我在這里。”

    得到回應,言慕煙狠狠松了口氣,她走到時念卿所處的隔間外面,低聲詢問:“你沒事吧?!”

    每個周末,酒吧是最熱鬧的時候。

    今晚的品悅,除了點狀況,有人喝醉了,在大堂里砸場,導致很多人受傷流血。原本今天輪到她值夜班,卻因為宴蘭城非要給她慶祝生日,所以她只有跟同事換了班。那名同事,剛來酒吧不久,遇到這種暴力血腥的場面,直接嚇傻了,完全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最后只能打電話詢問她解決的辦法。

    言慕煙先是打電話報了警,然后又拜托手里握著帝城很多關系的男同事,代替她去酒吧處理。

    等忙完這些,她回到包房里,卻只見徐則和楚易的女朋友,根本沒見到時念卿的身影。

    她詢問徐則他們的女朋友,可是,她們只是搖頭,表示也不清楚,她們去了趟男士包房,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沒有時念卿的蹤跡了。

    言慕煙當時有點嚇壞了。

    先不論時念卿大著肚子,最重要的原因是:霍寒景。

    晚上,他們所有人都坐在包房里玩牌的時候,徐則接到時念卿的電話,說是她不小心撞車了,霍寒景當時臉色都變了。

    徐則詢問了時念卿具體方位,打算自己開車過去處理,結果,宴蘭城瞧見霍寒景起了身,一副想要一同前往的模樣,直接來了句:“爺,反正時念卿沒事,就讓徐則和楚易過去處理,順道把她接過來,就行。你就不用屈尊降貴,跟著去了吧。”

    言慕煙坐在宴蘭城的身邊,看得很清楚,宴蘭城的話剛剛說完,霍寒景比利劍還要洶涌澎湃的目光,直挺挺地剜了過來,如果眼光可以殺人的話,宴蘭城當時估計已經被削成一片一片的死無全尸了。

    這當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霍寒景離開包房的時候,急切得連外套都沒拿。

    楚易在第一時間發現了,拿了霍寒景的外套追出去,十分鐘后,他回來的時候,臂彎里,不僅還掛著霍寒景的外套,臉上的表情,也是悻悻的。

    蕭然問:“怎么,外套你家爺,不要?!”

    楚易卻說:“我都追到地下車庫了,結果,根本沒有瞧見人。”

    當時,現場一片死寂。

    楚易是立馬拿著外套追出去的。竟然沒有看見霍寒景的人。

    很難想象:霍寒景離開帝國會所的速度,究竟有多雷厲風行了。

    言慕煙肯定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她無法想象:時念卿跟她們打牌的時候,出事的話,后果會怎樣。

    時念卿整理好著裝,從隔間出去,見言慕煙還站在那里,有點不好意思。

    適才,言慕煙敲衛生間的門,聲音很急,顯然是找她,找了許久,都沒發現她的蹤跡,估計有點嚇到了。

    “言小姐,給你添麻煩了。”時念卿說。

    言慕煙倒是沒有放在心上:“你沒事就行。”

    兩人離開衛生間,時念卿洗手的時候,下意識取下無名指的鉆戒,放在洗漱盆上。

    言慕煙視線落在她的戒指上,淡淡地笑道:“時小姐,副統大人送你的訂婚鉆戒,真的挺別致。”

    聞言,時念卿的眸色,稍稍暗了暗,她抬起眼眸,從鏡面對視上言慕煙的視線,然后緩緩點頭:“是挺別致的。”

    看著時念卿洗了手,抽出紙巾,第一時間,并不是擦手上的水,而是把戒指拿起來,小心翼翼擦拭戒指上,不小心沾染的水漬,言慕煙瞅著她的動作,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加深:“看來時小姐,很喜歡這戒指。”

    時念卿聽了,先是垂下眼簾,默默看了會兒,最后才緩緩點頭:“是挺喜歡的。”

    其實,確切來說,不止喜歡。

    她被送入美國監獄,發現這枚戒指,還套在她手指的時候,她是第一次不顧形象,蹲在那里,哭得歇斯底里。那天,她死死把戒指按在胸口上。心口,都鮮血淋漓。

    那時,她對于這枚戒指,有了很偏執,甚至很消極的解讀:她覺得,霍寒景厭棄她,厭棄到連送她的婚戒,都不屑再留下。

    可是今天……

    時念卿以為,她們是繼續回包房打麻將,都直徑朝著女士包房轉去。

    誰知,言慕卻拉著她的手,朝著男士的包房走:“時間太晚了,我們就不玩了,去男士的包房坐會兒,等他們玩盡興,就散場了。”

    不知道為什么,時念卿聽言慕煙說這番話的時候,總覺得言慕煙的聲音,透著失望。而且,她能清晰感受到,言慕煙的視線,不止一次地往她重新戴在無名指上的鉆戒上瞄。

    時念卿還沒揣測出言慕煙的心思,言慕煙已經推開包房門,拉著她往里走去。

    男士的包房,煙霧繚繞。

    時念卿進去,一時之間,有點不適應里面渾濁的空氣,頓時被嗆得連連咳嗽起來。

    她捂著嘴巴,想要出去。

    卻不容行動,卻聽見言慕煙有些憤怒的聲音響起:“姓宴的,你不是向我發誓保證過,不會再吸煙了么?!那你現在是干嘛?!”

    宴蘭城沒想到,言慕煙會突然闖入,嚇得夾在指尖的香煙,都抖掉在地毯上。

    慌里慌張,用腳踩滅煙蒂,宴蘭城笑嘻嘻地上前說:“煙兒,今天你過生日,太開心了,陪著景爺和蕭然抽兩根,掃了他倆的興致,多不好。”

    說著,宴蘭城扭頭朝著霍寒景和蕭然看去。

    蕭然暗暗抬了抬劍眉。這鍋,背得猝不及防。當然,他也深刻地領會到:關鍵時刻,兄弟,果真是拿來出賣的。

    明明,今晚從頭至尾,都是宴蘭城給他們散煙,讓他們好好品一品M帝國煙草公司,最新研發的新系列香煙。如果喜歡的話,可以進口本國,大面積推廣。

    呵~!!

    霍寒景倒是沒有什么反應。

    幽深的黑眸,直直看向站在那里,捂著嘴巴顯得有點驚惶無措的女人,極度無法忍受煙草味的模樣,儒雅又淡定,傾身將夾在漂亮指尖的香煙,摁滅在煙灰缸里,線條菲薄的唇,緩緩啟動:“徐則,去通知會所,即刻換個包房。”

    “是。”徐則恭敬地頷首,退出包房去處理了。

    而時念卿,在感受到霍寒景的視線,第二次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嚇得心臟咚咚劇跳不止,以至于,下意識做出了一個行為:悄無聲息,把套在左手無名指的鉆戒,偷偷取下,然后緊緊拽在掌心……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