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56章 霍寒景,你好可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時念卿無語至極點,所以看眼前的男人,目光也變得很驚悚。

    什么叫:親一次不行,親兩次,兩次不行,親三次,三次不行,可以四五六七八次,直到他的臉,不那么臭為止?!

    意思是,他終究還是吃這套的么?!

    看著霍寒景幽深的眸底,怒火不斷翻滾涌動的模樣,時念卿一個沒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忽然就高高彎起唇角笑了起來。

    而霍寒景本人,盯著她明媚的笑意,眸色更幽更冷:“我適才的話,讓你覺得很好笑?!”

    “……”時念卿竭盡全力斂住笑意,猛地搖頭,“沒有,沒有,我只是忽然覺得……霍寒景,你好可愛。”

    “……!!!”霍寒景。

    **

    帝國時間16:45。

    寬闊敞亮的落地窗外,天幕,又厚又重,黑壓壓的恍若要垮塌了般。

    從第二帝宮的總統辦公室往外看去,沒有任何能高過第二帝宮的建筑,以至于視野格外開闊。

    時念卿一口氣吃完二十個張記水餃,便蜷縮在黑色沙發上,看著那從遙遠的天空,紛紛揚揚下來的密集雪花,忽然就犯困了。

    她一直不喜歡下雪,可是,今天,她難得這般清閑躺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雪花飄落的場景,忽然覺得,看雪,好像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辦公室里,很安靜。

    除了偶爾會響起的細微紙張翻頁的聲音之外,也只有低沉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

    時念卿看著雪花,聽著霍寒景忙碌的聲音,只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越來越重,最后徹徹底底失去意識。

    再次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霍寒景剛把她抱在休息室的床上,她睜開眼睛,掃了眼光線幽暗的房間,混沌的大腦,一時之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睡會兒,我去開會了,會議結束后,我再叫醒你。”耳畔,磁性好聽的嗓音,低低沉沉響起。

    時念卿太困了。

    兩天兩夜幾乎都沒怎么睡著過。這會兒吃飽后,決堤的睡意,真的是止都止不住。她迷迷糊糊點了點頭,翻了個身,尋了個舒服的姿勢,便要繼續睡覺。

    霍寒景看著她還穿著外套,索性把她扶起。

    時念卿沉重的眼皮,再次掀開,霍寒景解釋道:“脫了外套睡覺。”

    時念卿乖乖配合著脫下外套。

    只是,脫下外套的那一刻,霍寒景看見她穿在里面的米白色毛衣長裙的膝蓋處,沾染著好大一團污泥,而且,毛衣的線,好像也磨破了些。

    “你摔跤了?!”霍寒景英挺的劍眉,立刻深深擰了起來。

    時念卿枕著柔軟的枕頭,幾秒鐘,便陷入混混沌沌之中。她意識不清,聽了霍寒景的詢問,口齒不清地回復:“來的時候,騎單車不小心滑了下。”

    “……”霍寒景。

    時念卿很久沒睡得這么沉了。

    呼吸里,滿滿的全是霍寒景身上好聞的獨特味道。

    枕頭上,也全是他洗發水的味道。

    干凈,清冽。

    時念卿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她喜歡的味道,嚴嚴實實包裹。

    她想:這幾天,他肯定都睡在這里,所以床上他的味道,才會這么重這么濃。

    **

    徐則的辦公室。

    楚易把車鑰匙給他送過去的時候,正在整理資料的徐則,格外訝異:“這么快就回來了?!”

    楚易一副累癱的模樣,坐在沙發上,全身都軟得沒有力氣。

    徐則掀起眼皮,淡淡掃了他一眼,在瞧見他模樣的時候,眼底的光,立刻變得有些匪夷所思:“你怎么一副,像極了百米沖刺的速度奔跑,根本沒用車的模樣?!閣下,讓你去做什么了?!”

    楚易說:“買水餃。”

    “……”徐則聽了這話,愈發看不懂楚易這副樣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買個水餃,能累成這樣?!”

    “來回五十公里路車,爺只給了二十分鐘的時間,下雪天,路段又堵車,你說,我到底經歷了什么?!”說這番話的時候,楚易又忍不住狠狠喘了口大氣。霍寒景還是一國太子爺的時候,他便以軍校各項皆第一名的成績,成為他的貼身警衛。相識這么多年,刀光劍影,腥風血雨,層出不窮,可是楚易從來沒有覺得如此疲乏困倦過。

    買個水餃,能買得如此心力交瘁、體力透支到靈魂的恐懼,怕是也沒誰了。

    “……”徐則原本是沒有什么表情的。在他的認知里,只要能完成任務,平安歸來,便不是事兒。可,在他認真又嚴謹整理資料的時候,忽然想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那便是……

    “那你闖了多少紅燈?!每個電子眼,都超速了嗎?!”徐則眼底,突然凝上了濃烈的恐懼。新歷的一月,才剛剛頒布了交通法新規。介于s帝國不遵守交通規則行車的國民,層出不窮,從而明文規定:一臺車,只能綁定購車人的駕照,違法亂紀扣分只要超過了上限,便是要吊銷駕照的。

    這新規出來,s帝國立刻一片嘩然。

    所有國民都怨聲載道。

    可,不得不說,這規定,的確讓國民們,立刻規規矩矩行車。交通安全事故,都大幅度降低。

    楚易聽了徐則的話,僵僵從沙發上坐起身。接受到徐則那凌厲得有些過分的眸光,楚易干干地笑道:“那個……這事兒,是爺的命令,但凡有任何的后果,你讓爺幫你處理。只是簡單的一道命令,一道旨意而已,多簡單。”

    話是這么說。

    可,他們的爺,向來殘暴血腥,喜怒無常。心情好,還好說。萬一心情不好,不要說吊銷駕照,估計監獄都得去蹲。他才不想步入陸宸的后塵呢。

    早知道是這樣,徐則為什么不拿霍寒景的車,給楚易開,而拿自己的私家車?!他腦子是進翔了吧。

    這一刻的徐則,欲哭無淚到天崩地裂。

    **

    時念卿醒來睜開眼睛之時,眼前,是漆黑的一片。

    黑暗,本來就容易讓人混亂,辨不出方向、地點、時間,更別說剛剛醒來。

    時念卿躺在床上,不知道多久,她保持著扭頭看向窗外,星星點點的霓虹燈,許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在那里。

    她傾身,去按開房間的燈。

    順手拿了手機掃了眼時間。

    原本,她以為最多天剛剛才黑。

    可,一看時間,竟然已經晚上九點半了。

    “天哪,怎么睡了這么久?!”她驚恐地掀開被子,拖鞋都沒穿,直接往外走。霍寒景不是說,他開完會就回來叫醒她么?!怎么九點了,還不來叫她?!

    她拉開休息室的門,發現辦公室里,除了辦公桌的頂上,亮了兩盞燈,寬闊的辦公室其他的位置,燈都是關著的。

    辦公室里,沒有人。

    該不會霍寒景的會議,還沒結束吧。

    時念卿心里這么想著,纖細的柳眉,已經情不自禁皺了起來。

    在她猶豫著要不要去會議室看看的時候,心里卻忍不住想:究竟是什么會議,能連續開這么長的時間。

    當然,她也會覺得:是不是霍寒景根本就下班了,卻忘記她在休息室睡覺,獨自回總統府了。

    時念卿剛走到門口,來不及拉開門鎖,便聽見外面有細細碎碎的腳步聲傳來。

    緊接著,徐則的聲音,響起:“顧家拿下的那塊地皮,修建第五代住房,目前工期不僅進展程度緩慢,而且,事故也層出不窮。顯然,其他房地產集團,對顧家虎視眈眈。還有,白氏集團那邊……”

    徐則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霍寒景打斷:“你去聯系白百晟,讓他明日來我辦公室見我。至于顧南笙……”

    “叮~咚~”,門鎖響起指紋識別的時候,下一秒,厚實的木門,也被人從外面猛地推開。

    時念卿佇立在門口,閃躲不及,直直被厚實的木板給砸重。

    鼻子,以及整張臉,鉆心的疼。

    她吃痛得驚呼出聲,同時,也抬手捂住自己的臉。

    “……”霍寒景站在門口,看著捂著臉,痛得眼淚都出來的女人,英挺的劍眉立刻深深緊斂,“沒事,你怎么站在門口?!”

    等了許久,時念卿才挨過鼻尖受到撞擊的撕心裂肺的疼。

    完了,她淚眼汪汪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你開門的時候,也不知道輕點。那么厚的門板,撞我鼻子上,鼻梁都要斷了,哦,不對,按照這么痛的程度,肯定已經斷了。”

    說著,時念卿抬手摸了摸鼻子。

    很輕緩的力道,仍然疼得鉆心。

    霍寒景聽了,順手把手里的資料遞給身后的徐則,隨即擔心地上前兩步,走到時念卿的身邊,拉開她的手:“你沒事站在門后做什么?!我又不知道你站在那里。”

    看著時念卿整個鼻子都紅了,霍寒景英挺的劍眉,立刻擰得更深:“要不要我現在帶你去醫院拍個片?!”

    時念卿捂著鼻子拒絕:“不要!!醫院里,都是段手段腳的,我卻去拍個鼻子,多詭異,跪搞笑。”

    “……”霍寒景。

    時念卿嘴巴翹得老高,眼睛里全是埋怨地瞪著站在那里的男人,多過了會兒,她伸手去抹鼻子的時候,她說:“好像沒那么疼了。”

    又試探性地摸了摸,確定骨頭都是完好無損的,她這才走到霍寒景的面前,把鼻子往他那邊伸了伸:“你撞了我,幫我吹一下。”

    “……”霍寒景聽了這話,下意識掃了眼身后的徐則,然后拒絕,“既然鼻子沒事,那就坐沙發上去吧,我還有點工作沒做完。”

    時念卿卻不依:“你把我鼻子都要撞斷了,一不道歉,二不幫我吹一下,霍寒景……”

    霍寒景漂亮的眉頭,皺得很緊很緊。時念卿極少在他面前撒嬌的。突然的撒嬌,讓他有點手足無措。

    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幫她吹一下鼻子的時候,站在辦公室門口的徐則,實在看不下去了,尷尬地咳嗽了好幾聲,然后說:“爺,要不然收尾的工作,我幫你完成吧。”

    說著,徐則拿了文件資料,快速得逃之夭夭。以前沒遇到過,現在……突然被喂了狗糧,真心……太撐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