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83章 好好哄哄你老公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第283章 好好哄哄你老公

    他們也很詫異,也很驚悚,也很心翼翼,時時刻刻都繃緊著每條神經,深怕招惹到這個恐怖的主兒……

    然,有時候,并不是不主動招惹,便能平平安安、風平浪靜。

    霍寒景也不知道發什么神經,連續十枚子彈,全部精準無誤穿過一千米之外的靶子最中心的位置,他忽然就收起狙擊槍,沉著英俊的臉孔,冷冷幽幽地“純粹在狙擊臺上射擊,毫無刺激感而言,要不然我們換種更熱血沸騰的刺激玩法?!”

    此話一出,原在狙擊臺角落,正竊竊私語交頭接耳揣測霍寒景全天黑臉原因的幾個男人,瞬間僵愣住。

    他們目瞪口呆。

    大腦,默契十足的集體飛速運轉,解鎖霍寒景口中的那句“熱血沸騰”“刺激玩法”,到底意為何指。

    然,最聰明的蕭然,都未第一時間充分領略。

    陸宸反應過來的時候,處于逃命能,笑呵呵地“我差點忘記了,太子爺想學游泳,約了下午三點半在室內游泳館集合,你們去玩吧,我先過去找太子爺了,一會兒教會他游泳,再過來找你們。拜拜。”

    完,陸宸動作麻溜的就想逃之夭夭。

    宴蘭城他們瞅著陸宸這慫貨,找了個理由與借口欲逃,恨得牙齒都咬得咯咯作響。

    在陸宸急速邁開第三步的時候,“噠~”的一聲,一枚子彈,直直鉆入距離他腳五公分的木臺上。

    木臺,厚實的木地板,受到強力的射擊,立刻炸成木削地四處飛濺。

    陸宸嚇壞了,條件反射想要繼續往狙擊臺下跑。

    誰知……

    “噠噠噠~”,刺耳的槍聲,絡繹不絕地咋起。

    眨眼的功夫,陸宸整個人已經被濃烈的火藥味兒,嚴嚴實實包裹。

    在最后一枚子彈,擦著他黑色軍靴鉆入木臺的那一刻,陸宸全身僵硬得終于不敢動彈分毫。

    他舉起雙手,僵硬地轉過身,表情有些驚悚看向身后架著狙擊槍,面無表情把槍口對準他雙腳的男人,都快要哭出來了“爺,我是去教你兒子游泳技能,關鍵時刻,會游泳是能救命的。按理,你應該感激我,怎么做出這般令人毛骨悚然、魂飛魄散的動作,對我?!忒讓人寒心了吧你。”

    霍寒景卻懶得跟他廢話,冷沉著喑啞的沙啞,緩緩地“你再往下走一步試試,看我今天有沒有那個事,或者那個心情,爆了你的兩只腳。”

    “……”陸宸噎住了,定定在那里,不敢動彈分毫。

    霍寒景冷冷掃了他一眼,轉而慢慢悠悠收了狙擊槍,吩咐徐則“五公里外有片還未開發的原始森林,你與楚易去犬坊,將我的那批寶貝兒,全數送進去,分散至角角落落。我們二十分鐘后,準時驅車出發去那里。”

    “……是。”徐則和楚易,跟著霍寒景的身邊,很有些年份了,腥風血雨,刀光劍影,從來沒有半分的退縮。然,這次卻因為霍寒景的那句那批寶貝兒,給嚇得差點一個激靈。

    霍寒景口中的寶貝兒,指的是他豢養在總統府,經過特殊培育與訓練的藏獒。人人都知道,霍家的藏獒,最兇猛無敵,嗜血成性。當初不知是何緣故,突然就被他一道旨意,從總統府,暗暗轉運至皇室的私人島。

    今天,他放出那么多兇狠的藏獒,到底是想怎樣?!

    **

    時念卿午睡醒來,窗外的陽光,正好。

    她懶懶散散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再慢慢悠悠下床。

    私人島,不似總統府內,傭仆那般密集,所以,格外地安靜。

    偌大的宅子,竟然看不見人影。

    她找到蘇媚的時候,蘇媚正坐在游泳池畔的沙灘椅上,一臉的義憤填膺。

    “親愛的,你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時念卿好奇地走過去,同時,無意識地抬眸環視了四周。

    沒有任何人。

    她特別好奇“霍寒景,宴蘭城他們人呢?!”

    她在附近,轉悠了一大圈,連個人影子都沒瞧見。

    那群男人聚在一起,向來動靜很大,可是,周邊安靜無聲。

    蘇媚回復的時候,眼睛卻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手機“我怎么知道他們跑哪去了?!我午睡醒來,就沒看見人影了。”

    “……”時念卿見她表情不太對勁,于是挨著她在沙灘椅上坐下,“你怎么了?!一副很惱怒的樣子。”

    蘇媚立刻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時念卿看“我發現,現在的女人,真的個個都有毛病。我不就拍了幾瓶赤爵帝的照片,發了個朋友圈而已,結果,你看看下面是些什么評論。”

    時念卿聽了,立馬認真看向評論區。

    這條朋友圈,蘇媚受到20個贊,14條評論。

    大多數的評論,都是“這不是赤爵帝么?!”,以及“這紅酒,是真的還是假的?!爵跡版的紅酒,媚媚你那里怎么有那么多瓶?!太厲害了吧。”

    類似這樣的評論,并沒有什么反常的。

    直到時念卿刷到最后幾條評論,有個叫樓清子的人,冷嘲熱諷地回復這樣夸大其詞的朋友圈,當個笑話,看看就行,千萬不要當真,畢竟蘇媚姐被公司開除后,連工作都找不到。換句話,她是正兒八經的無業游民,哪有那人脈與財力,喝到正版的赤爵帝?!

    “這樓清子是誰啊?!”時念卿問。

    蘇媚“一個賤人而已。”

    “……”時念卿沒辦法接這話。

    好半晌后,蘇媚實在氣不過“我離開公司后,真是便宜那賤人了。現在挖苦我,都不帶拐彎抹角了。氣死我了,當初在我手下工作的時候,就跟條狗似的,天天媚姐媚姐地喊,我才離開公司多久,她就拽得二五八萬,我是無業游民?!傲~,氣死我了!!”

    蘇媚真的氣得不輕的樣子,時念卿安慰道“反正以后也不會再有交集,你不要在意別人的話,好好過著自己的生活就行。”

    “什么叫不會再有交集?!我偏要跟她有交集,每天交集個二十四時,讓她360度,無死角覆蓋在我光芒萬丈的光輝之下,眼睛都撐不開。”蘇媚氣呼呼地一口氣了好一大段話。

    時念卿被她那自戀的話給懟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問“然后呢?!”

    “然而?!”蘇媚冷冷一哼,“然后,你能不能讓你老公送我一瓶赤爵帝?!我帶回帝城,抽個時間回公司一趟,親自把這酒潑她臉上。”

    “……”時念卿無語了。她張了張嘴,還想點什么。

    蘇媚卻立馬又否認了“還是算了,你在霍家又沒什么地位,霍摳摳肯定是不會給你紅酒的。我直接去讓陸宸幫我拿一瓶好了。氣死我了,我去拿紅酒,你等等我!!”

    著,蘇媚起身,直接想去陸宸的房間。

    **

    霍寒景他們回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

    四處都找不到人的三個女人,正坐在大廳里,一臉的陰郁。

    原她們想要興師問罪的。

    畢竟后來聽管事,霍寒景他們驅車出門了。

    她們那個鬧心他們男人出去玩,不帶她們去,是幾個意思?!

    直到,看著他們一行人,除了霍寒景之外,全部都一瘸一拐地走進來,渾身掛滿彩,時念卿她們嚇得眼睛都瞪大了。

    “你們去哪里了?!怎么會受傷?!”言慕煙最先從沙發上起身,走向宴蘭城,關切地問道。

    宴蘭城身上的迷彩服,是s帝國的軍隊特制。換句話,面料是很有韌性的。結果,他胳臂的衣袖,不知被什么抓了好幾條觸目驚心的血痕,這會兒都還在冒著鮮血。

    宴蘭城見言慕煙著急的眼眶都泛紅了,連忙安慰“一點傷,沒事的。”

    轉而,他扭頭對著時念卿“沒事的話,能不能好好管管你的男人,成天的性子都那般殘暴血腥,沒有絲毫的人性,發起狠來,根是把我們往死里整,時念卿你……”

    在宴蘭城喋喋不休的抱怨時,走在最前端,直挺挺欲回房間的男人,突然停止了步伐,英挺的身軀,轉了過來。

    接收到那黑暗又冷沉的犀利眸光,宴蘭城神經都麻了,他立刻閉了嘴。

    霍寒景冷冷幽幽瞥了宴蘭城一眼,隨即面無表情回房間。

    宴蘭城真是憤怒,卻是敢怒不敢言。

    在霍寒景的身影,徹底消失在樓梯間后,宴蘭城這才又暴露了來面目“時念卿,你沒事的話,能不能好好哄哄你老公,撫順下他脖子上那圈兒炸得都快聳立到天上的毛,免得他一天到晚通身無處發泄的狠戾氣息,遭殃的卻是我們男人。我好歹也要當父親,開始怕死了。真心的,趕緊上去好好哄哄,你老公發起怒來,忒么太恐怖了,我們差點集體陣亡,知道陣亡是什么意思么?!真是連續繼任總統之首,這脾氣也日漸無法無天,肆無忌憚,太血腥了……”

    “……”時念卿。

    蘇媚卻一臉的困惑“奇怪,陸宸呢?!他去哪里了?!”

    蘇媚的眼睛往門外瞅了瞅,確定的確沒有陸宸的身影,不由得皺起眉頭。

    蕭然挑眉的時候,扯到臉上的傷口,有點兒疼“陸宸貴為s帝國的一國將軍,景爺,殊死搏斗的業務能力實在太低,連秘書大人都比不上,太丟霍家的顏面,所以扔原始森林里,讓他好好提升下自己的作戰能力。當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堅持到活著回來。”

    “……!!!!”蘇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