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87章 有點亂了方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第287章 有點亂了方寸

    帝國時間16:17。

    位于熱帶地區的私人小島,日落時間,盛夏之時,是20點30分。冬季,太陽直射南移,北半球進入寒冬,雖然私人小島屬于熱帶,但,日落時間還是受到影響,提前了一個小時。

    平日,下午四點,天空碧藍,陽光明媚,天氣好得不像話。

    可是今天,一場毫無征兆的特級暴雨,席卷而來,天地之間,天昏地暗。

    三樓,書房。

    死一般寂靜。

    蕭然與宴蘭城,坐在沙發上,看著挺直著脊背,坐在書桌前,面無表情看著電腦的男人,兩人英挺的濃密劍眉皆不由自主,深深地擰成一團。

    暴風雨,來得太突然。

    大打而開的窗戶,來不及關上。

    這會兒,被洶涌澎湃的風雨,吹砸得噼里啪啦地響。

    聲響,很驚駭。

    可是,驚天動地的聲音,卻詭異的,絲毫沒有影響到書房安靜的氣息。

    不知過了多久,蕭然淡然出聲:“就目前的形勢而言,最好的方案是:按兵不動,切莫打草驚蛇。”

    宴蘭城認同地點頭:“我也同意然爺的說法。畢竟,‘三島暗殺’的幕后黑手,真心太奸詐狡猾。突然冒出來所謂的那些‘線索’,我擔心根本就是對方故意設置的圈套,就等著我們主動送上門,來個甕中捉鱉。景爺,我們很能理解你此時此刻的心情,但是,貿然讓傲世領著暗衛秘密前往,實在太過冒險。要不然,先再等等,看看對方到底想要搞怎樣的貓膩,我們再行動不遲。”

    蕭然說:“暫且讓傲世秘密潛伏,退至距離目的地三百公里的地方,360度無死角全數包圍。但凡再傳出來任何可靠的消息,再一網打盡,也不遲。”

    聽著宴蘭城和蕭然,低低沉沉的議論,坐在書桌前的霍寒景,一直保持著無聲無息的沉默。

    書桌上的電腦,并沒有關。

    寬大的屏幕,這會兒正倒映著窗外,那被風雨,吹打得東倒西晃,幾乎快要折斷的樹枝。

    霍寒景的眼底,漆黑又死寂。

    許久,他這才輕輕啟動薄唇,聲音低冷:“三百公里的秘密潛伏,你們知道三百公里的距離,到底意味著什么嗎?!”

    意味著,但凡對方有任何的察覺,便能輕輕松松,不費任何的吃灰之力,就能順利逃之夭夭。

    地面,能設卡排查,天上的逃生路線,便不好掌控。

    他費了那么多的人力、財力,好不容易才有點線索,怎么可能放過?!

    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也阻止不了他邁近的步伐。

    “可是景爺,消息出得實在太突兀,我擔心真的有問題,要不然……”蕭然還想再說點什么,卻被霍寒景打斷,“就這樣,你們先出去,我一個人冷靜下,好好想想。”

    書房很寬大。

    霍寒景背對著窗戶,映著窗外的風雨飄搖,以及那無邊無際的風卷云涌的昏暗天幕,周身仿若慢慢暈染上一層沁人心脾的黑暗冷氣,宴蘭城瞄到蕭然欲言又止的模樣,趕忙投去眼神,予以阻止。

    蕭然接收到宴蘭城的目光示意,最后還是閉了嘴。

    兩人出門后,蕭然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下樓途中,蕭然說:“平日里,爺最是內斂冷靜,可是這次,顯然心浮氣躁,有點亂了方寸。”

    宴蘭城說:“其實能理解。換做任何人,秘密調查這么多年,都毫無線索,這次好不容易有了蛛絲馬跡,沒有人能做到冷靜自持、心如止水。”

    兩人的步伐,很慢。

    好一會兒,蕭然這才說:“不過,這樣也挺好。”

    宴蘭城有點不明白,蕭然這番言辭所傳遞的更深層次的含義,他扭頭看向蕭然,眸色困惑:“挺好?!”

    蕭然抿了抿菲薄的唇,沉默了片刻,這才幽幽說道:“爺若按耐不住,明著會跌入對方的圈套,但,我們可以在背后,繼續秘密設防,然后搞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宴蘭城點頭表示認同,可是,轉念一想,覺得有點不對勁兒:“秘密設防,無可厚非,可,關鍵是,我們怎么設防?!”

    霍寒景如果行動,自然是不會真正跟他們坐下來,好好商量方案。

    霍寒景太過聰明,腦子太過好使,以至于有些自負。

    倘若不知曉霍寒景的動向,他們是擰不出更好的方案。

    蕭然陷入沉默,半晌后,這才低低地說:“這的確有點麻煩,不過,也不是完全找不到突破口。”

    “然爺,你有方案了?!”宴蘭城問。

    蕭然說:“先派人盯著宮梵玥的動向,以及把S帝國權位最高的要員們,統統秘密監視。”

    對方的身份盡管不明不了,但,霍家的身份背景擺放在那里。

    想要動霍家,單憑一己之力,沒有任何國家的皇室貴胄的勢力的加持,里應外合的護航,那簡直是:無稽之談。

    倘若皇室貴胄,但凡有丁點的動靜,再順藤摸瓜,蕭然覺得:任由他們再怎樣權勢通天,最終也是一網打盡。

    不過這事兒,必須很小心,百分之百確保密不透風才行。

    書房里。

    死寂般的安靜,與窗外驚天動地的風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霍寒景打開電腦,登陸了自己的私密郵箱,翻出白暖照片的那一刻,漆黑的眼底,漸漸用了血色的紅光。

    那是他與白暖最后拍的一張照片。

    白暖擁著他,坐在黑色的沙發上,手里還端著一只彩虹蛋糕。

    那是他五歲生日,白暖親自幫他做的。那天,她站在廚房里,屏退所有的傭仆,全程都是自己親力親為。

    她做彩虹奶油的時候,一邊仔仔細細,一邊時不時扭頭朝著站在旁邊,揚起小小腦袋的兒子,眼睛里全是當了母親之后,特有的溫柔與寵溺,她問他:“知道母親為什么給你做彩虹蛋糕嗎?!”

    霍寒景自然是不明白的。

    白暖用手指,沾了彩虹奶油,突然就涂抹在他的鼻尖上,然后笑意盈盈地說:“因為母親希望我的寶貝,今后的歲月,每天都燦爛明媚,五顏六色,豐富多彩,就像雨后浮在遙遠天空的那道彩虹,是最美好與幸運的象征。”

    白暖去世之時,頃刻之間,便把他世界所有美好的顏色,一并帶走。

    霍寒景手里,拽著一條鉆石項鏈。

    是很簡單的花瓣形狀項鏈。

    白暖家世很好。

    與霍渠譯成婚后,作為一國最尊貴的第一夫人,身份自然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比擬的。

    縱使那樣,白暖仍然喜歡簡單的事物,就連平日佩戴的項鏈,也是簡簡單單的,從來不是價值連城,讓人望塵莫及的限量頂級。

    她最喜歡的那條項鏈,一直都戴在她脖頸上。

    霍寒景的眼睛,直直盯著她線條弧度優美的纖細脖頸間,那條與自己手里捏著的項鏈,一模一樣的項鏈,忽然就晃了神。

    **

    霍寒景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暴風雨,沒有任何停歇的跡象,反而愈演愈烈。

    推開房門之時,時念卿剛剛洗了澡出來,正坐在房間的沙發上,拿著吹風,吹著自己濕漉漉的長發。

    窗外的景色,已然黑盡。

    她纖細的影,倒映在綴著星星點點雨滴的落地窗上,寧靜又美好。

    霍寒景望著她的背影,漆黑的眸底,忽然色澤變得很暗很淡。

    曾經,無數人問過霍寒景,到底喜歡時念卿哪里。所有人都說:時念卿配不上他。比她家世、容貌、身材、體貼、溫柔的女人,多的去了,他為什么偏偏就喜歡她,甚至喜歡得有點固執與偏執。

    他也不明白。

    只是偶爾的時候,他覺得時念卿的眉眼間,隱隱有白暖的純潔簡單。

    時念卿也是不喜歡復雜的。

    她讀書的時候,除了去學校穿統一的校服,其他之時,都是簡簡單單的長裙。

    不似他身邊的其他女生,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渾身上下,全是最閃耀醒目的奢侈品。

    時念卿與白暖一樣,放假的時候,喜歡把長發放下來,一頭烏黑的長發,整整齊齊地鋪在肩后,不加任何飾品的修飾,就那么簡簡單單的。

    時念卿聽見身后的動靜,回頭看了眼佇立在門口的男人,隨即轉回身,繼續吹頭發。

    只是頭發都吹干了,霍寒景仍然立在那里沒有動。

    她頓時好奇了,目光透過落地窗,望著倒映的頎長身影,半許之后,她回頭看向紋絲不動的男人,詢問道:“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霍寒景面無表情。

    刀削般精致的深刻五官,融在陰影里,模糊不清。

    時念卿察覺到不對勁兒,立刻關了吹風,起身朝著他走過去。

    “怎么了?!”時念卿走到霍寒景的身邊,頓住步伐,仰起頭好奇地望著他,“出什么事了嗎?!還是,政務很棘手?!”

    晚餐,霍寒景并沒有下樓來吃。

    她讓管事上樓去書房請他。

    管事下來說,他太忙,讓他們吃,不用等他。

    餐桌上,她問過宴蘭城和蕭然,到底什么事,能讓霍寒景連晚飯都無瑕顧忌。

    宴蘭城和蕭然并沒有說什么,只說是國內出了點事,需要他處理而已。

    霍寒景突然伸出手,把她擁入懷里的時候,時念卿有點懵。

    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

    她伸出手,也抱住他的腰,安安靜靜的把臉貼在他的胸膛上。

    好一會兒,她才問:“是不是處理政務,太累了?!”

    “嗯。”霍寒景淡淡回她。

    時念卿沉默了會兒,又問:“那你餓嗎?!要不要我幫你做點吃的。”

    霍寒景忽然就沒了聲音。

    時念卿不解地抬起腦袋看向他。

    今天的霍寒景,眼底的光,實在太深太暗,幽邃得宛若黑洞,幽邃得完全看不到底。

    “怎么覺得你今天有點不高興?!”時念卿問。

    “沒有。”霍寒景回她。

    “那你的表情,怎么這么嚴肅。”時念卿松開圈著他腰的手,撫了撫他的額間,“這眉頭皺得都快長皺紋了。

    “是國內出了什么特別重大的事故嗎?!”時念卿問他。

    “嗯。”霍寒景。

    晚餐結束后,她回到房間,拿手機搜索了新聞。

    不過,并沒有什么重大的轟動的政治新聞。

    后來時念卿想:也許是什么很隱秘的消息,不能對外公布的。

    時念卿并沒有繼續追問是什么,她問他:“那你要不要吃東西?!晚餐都沒吃。我下樓去廚房幫你做點炸醬面吧。”

    “好。”霍寒景回應他。

    時念卿見他想吃炸醬面,松開他,立馬就要下樓。

    霍寒景反手去拽她:“你頭發還沒吹干。”

    可是時念卿已經先一步擰開門鎖,快速下樓了:“反正又不冷,一會兒就自然干了。”

    時念卿按照霍寒景平日的口味,做了一碗炸醬面,覺得簡單的炸醬面沒什么營養,索性又煎了一顆雞蛋,三片培根,再配了兩片生菜葉,兩片番茄,疊放在盤子里,一起端上去了。

    回房房間,時念卿推開門進去,看見霍寒景并沒有洗漱,仍然穿著白日里的衣服,立在寬闊的落地窗前,一動不動地看著窗外的激烈風暴。

    “怎么沒去洗澡?!”時念卿把炸醬面和雞蛋培根放在桌子上,轉而催促霍寒景趕緊過來,趁熱先吃。

    這會兒,霍寒景的情緒,似乎要稍稍好了許多。

    也許,時念卿覺得他是從疲憊中緩過勁了吧。

    時念卿是很喜歡看霍寒景吃東西的,尤其是她幫他做的食物。

    以前周末的時候,她陪著他住在太子府霍園,周六的晚餐,都是她幫他準備。很簡單,就是炸醬面,或者煲個湯。

    起初,她廚藝不好。

    下的面條,太硬。或是湯的味道,也淡得沒什么味道。

    可,霍寒景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她總是成就感爆棚。

    由此,她還特意偷偷去報了個廚藝興趣班,專門學習做菜。

    “好吃嗎?!”時念卿問。

    霍寒景抬起眼眸,淡淡看了她一眼,隨即從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回應:“嗯。”

    “嗯,是個什么鬼。”對于他過于敷衍的回答,時念卿有點不高興,以至于纖細的柳眉都深深擰了起來。

    霍寒景吃了一口面條,轉而問:“那你想怎樣?!”

    “你看那么多書,要不然用所有會的語言,說一遍:特別好吃。怎樣?!”時念卿的眼睛,熠熠生輝。

    霍寒景看著她滿懷期待的模樣,卻是一盆冷水澆了下去:“不怎樣。”

    “……”時念卿的臉,一下就垮塌下去了,郁悶到不行,“霍寒景……”

    “我說過了,以后不準喊我的名字。”霍寒景沒有看她。

    “……喂,我幫你做飯,也很累,你跨我幾句,走心的那種,都不可以嗎?!”時念卿有點委屈。

    而霍寒景聽見她又叫他“喂”,眉頭再次皺了起來。這么隨便又放肆的稱呼,給她降個罪都毫不為過,結果這女人反而上癮了。

    時念卿見霍寒景吃雞蛋和培根的時候,選擇把番茄與生菜挑選了出來,她立刻阻止道:“把蔬菜和番茄,一起吃了。你太挑食了,營養會跟不上的。”

    見霍寒景沒有聽話的意思,時念卿索性自己動手幫忙,把雞蛋和培根疊放在生菜上,再蓋上番茄與另一片生菜。

    時念卿拿手,包裹了下,然后遞至霍寒景的嘴邊:“張嘴。”

    “……”霍寒景的目光落在她手里,嫌棄得兩條眉頭都擰了起來,“時念卿,你這樣用手拿著,太不衛生了。”

    “我剛剛有洗過手,你趕快張嘴,不能挑食。”時念卿催促道。

    見霍寒景沒有張嘴的意思,時念卿有點不高興了:“你是不是不喜歡吃我做的飯菜了?!如果你不喜歡,那我以后不幫你做了。”

    “……”這是威脅嗎?!霍寒景有點無語。

    等霍寒景吃完飯,時念卿把碗筷收拾端下去。

    再次上樓的時候,霍寒景已經換了套睡衣。

    時念卿去化妝間,涂抹了點手霜,然后舒舒服服拿著手機,準備趟床上去之時,霍寒景突然走了過來。

    當他把一條項鏈,遞在她面前的時候,她有點驚詫,滿頭問號地望著他:“送我的?!”

    霍寒景垂下眼簾,淡淡看了眼手里的那條花瓣鉆石項鏈,并沒有多說什么。

    他坐在床沿,把項鏈戴上她脖子的時候,看著時念卿滿眼驚喜地扯著吊墜看,他聲音淡淡的:“你上次的生日,本來就打算送你。”

    時念卿聽了這話,眼睛頓時更雪亮明媚了。

    晚上十點。

    霍寒景放在床頭的一本,厚得夸張的書,終于翻到了最后一頁。

    他合上書,按了按有些酸澀的眼睛,卻瞄到旁邊的女人,還戴著耳機,在刷小視頻,不由得眉頭都深深地擰了起來。

    “時念卿,你每天都刷這種視頻,很有意思嗎?!”霍寒景有點不解。她現在懷孕,按理說,應該多聽聽音樂,多看看書,注意胎教。

    但是最近的時念卿,只要躺著就拿著手機,刷這類的小視頻。

    時念卿見他看完書,終于不用擔心吵到他,索性取下耳機,并且拔掉手機上的耳機,她說:“現在最流行小視頻了,上面有很多新鮮資訊。”

    說著,時念卿翻了一條視頻出來,然后用很驚恐的聲音說:“目前南半球遭遇特級臺風,你看好多國家的房子都吹塌了。”

    時念卿翻出小視頻,遞給霍寒景看。

    小視頻播放的途中,她還在解釋:“你看見視頻里的那個小女孩了嗎?!好可憐,腦袋被一塊鉆頭砸中,直接倒在地上,卻被大風吹得到處飛。這么惡劣的天氣,他們怎么不躲在家里,還跑外面去。”

    受到臺風的影響,很多國家損失異常的嚴重。

    時念卿看著心里難受到不行,尤其是看著有關小孩的視頻。

    也許是搜索臺風的視頻,看得實在太多,最后,時念卿看著窗外那被大風,吹得都快要斷掉的大樹,她用非常忐忑的聲音詢問霍寒景:“下這么大的暴雨,海平面會不會上升,把我們這座小島給淹沒了?!”

    而霍寒景自然是無語到極點,他并沒有理會她的意思,想要打電話給管事,讓端兩杯熱牛奶上來。

    時念卿越刷臺風視頻,越膽戰心驚,到了最后,她索性直接拉著霍寒景的手說:“要不然,你讓徐則打個電話給氣象臺,詢問下暴雨什么時候停吧,我看這么大的暴雨,根本沒有停的意思,再這樣下去,這島肯定會被淹的。”

    “這么怕死?!”霍寒景問她。先不說這座島的海拔很高,就算低,她也要看看島嶼所處的位置啊。那么大的一片海,海平面想要抬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時念卿卻用很詭異的眼神盯著他,然后回復道:“哪個人不怕死啊,你難道不怕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