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88章 養狗的問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第288章 養狗的問題

    霍寒景的作息,很規律。除了有緊急的重大政務,需要熬夜加班,其他的時候,幾乎到點休息。

    這會兒,他已經關掉壁燈,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時念卿不想因為自己的個人行為,干擾到他的休息,二來,的確也困了,索性也跟著睡了。

    或許是睡前看有關臺風的小視頻,看得實在太多,以至于她睡著后,竟然做了噩夢。

    鋪天蓋地的巨浪,洶涌澎湃地朝著小島席卷而來。

    時念卿在夢里,無論怎么逃,無論爬多高,海水皆急速淹沒。

    她站在最高的房頂,魂飛魄散。

    尤其是跟在她身畔的霍時安,不慎失足滾落進海水里,她嚇得大哭大叫,不停呼喊霍寒景的名字,可是,夢中,卻怎么也找不到霍寒景究竟在哪里。

    看著霍時安不停在海水里撲騰,眼看著就要沉溺下去,時念卿也跳了下去。

    她想要去撈霍時安,但是,整個人卻不受控制地往下沉。

    被霍寒景從噩夢中搖醒的時候,她剛在海水里,窒息得快要死掉。

    “怎么了?!”霍時安急忙按開壁燈,神情焦灼擔憂地朝著她看去。

    發現剛剛那驚心動魄的經歷,僅僅是個噩夢,時念卿猛然松了口氣,但,卡在胸口的那份心悸,卻沒法在頃刻之間,揮散而去,所以她捂著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氣。

    在霍寒景再次開口詢問她是不是做噩夢的時候,被那太過真實的夢境,嚇得全身都止不住發抖的時念卿,發了脾氣,她撇著嘴,聲音帶著哭腔:“都怪你,讓你給徐則打電話,詢問下氣象臺,這暴雨什么時候停,如果時間太長,就想辦法讓雨停了,你偏不同意。我剛剛做夢,夢見安安都被淹死了,都怪你!!!”

    說著,時念卿還重重把他那輕輕順著她胸口的手給推開了:“你不要碰我。”

    “……”霍寒景不止是郁悶,而且還一臉懵逼。她做個噩夢,也能把氣全部撒在他身上,這也沒誰了吧。

    第二天早晨,霍寒景睜開眼睛的時候,是早晨七點整。

    不似帝城,七點鐘的時候,窗外很黑很暗,私人小島的這會兒,外面已經大亮。

    暴雨過境,遙遠的天氣,湛藍晃眼,異常的明亮透徹。

    時念卿還睡得正香。

    霍寒景習慣性的想去樓下的健身房,去晨間鍛煉。

    在他輕手輕腳、小心翼翼挪下床,準備去穿拖鞋的時候,他的腳卻觸碰到一片特別柔軟的毛絨絨。

    陌生的觸碰,讓他全身的每個細胞都當即戒備起來。

    霍寒景垂眸的剎那,在看清拖鞋上毛絨絨的,究竟是什么東西時,他幽深的眸底,怒氣立馬就風卷云涌。

    管事聽到動靜,急急忙忙,一路小跑著抵達主臥的時候,時念卿正抱著毛絨絨的小狗,蜷在床上。

    在瞧見時念卿懷里的小狗時,管事嚇壞了。

    這狗,不是被他差人給扔出去了嗎?!

    時小姐,什么時候又撿回來了?!

    而且……

    管事下意識環顧了房間的四周,在意識到:時念卿極有可能把狗留在霍寒景的房間里,過了夜,他全身的每根寒毛都驚憷地豎立起來。

    這會兒的時念卿,早已睡意全無。

    感受到霍寒景那凜冽的目光,鋒利得猶如刀子般,快要把她削成一片一片的,她眉頭都深深擰了起來。

    現場的氣氛,安靜到詭異。

    在管事試圖開口,趕緊讓仆人把時念卿懷里的小狗給拿走的時候,時念卿委屈巴巴的抬起眼眸,怯怯弱弱地對上霍寒景那怒氣滔天的視線,她說:“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兇?!只是一只小狗而已,它多可憐啊,昨天被我在花園草叢里發現的時候,全身都淋濕了,射射發抖的。”

    “它可憐,我就不可憐了?!”霍寒景真的是火氣,極其之大。

    “你有什么好可憐的?!”時念卿瞄了他,以及立在房間門口的管事與傭仆一眼。

    眉頭稍稍擰得緊一點,所有的下人,都要射射發抖。

    哪里可憐了?!

    “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歡這些小動物,你不僅偷偷把它帶進房子,而且還讓我和它共處一室。”霍寒景的目光,不由自主再次落在自己的拖鞋上,想到那礙眼的小東西,趴在他的拖鞋上,舒舒服服睡了一晚,霍寒景別提有多鬧心和抓狂了。

    “我偷偷把它帶到房間里,還不是因為你不允許家里養。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就把它丟給仆人照顧了。”時念卿嘴巴翹得老高。她其實不能理解,霍寒景為什么這么討厭貓狗。

    不過,她也很糾結。

    說他討厭吧,總統府里,還專門設置了犬坊,里面養了那么多的藏獒。盡管她不明白,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群藏獒不見了蹤跡。

    昨天聽宴蘭城他們說,好像那群藏獒在這座島上。

    “因為我不允許,所以你就非要養嗎?!”霍寒景覺得時念卿是不是故意喜歡跟作對,“你知道,莫名其妙把這些動物往家里領,到底有多危險嗎?!”

    “它,這么小,能有什么危險?!牙齒都還沒長硬呢。”時念卿覺得霍寒景就是沒有愛心,太冷血,太冷漠了。

    霍寒景真的要吐血了:“流浪貓狗,你知道它的身上,以及唾液里,有多少病毒細菌嗎?!你知道每年的S帝國,因為被流浪貓狗不小心抓傷咬傷,有多少人得狂犬病,以及各式各樣其他疾病死掉的么?!你還那樣抱著它……”

    霍寒景看著時念卿那護犢子的模樣,越看越火大,索性猩紅著眼眸,沖著僵硬杵在門口的管事與傭仆吼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動作麻利點兒,趕緊把那礙眼的東西,能丟多遠就丟多遠。”

    瞅著霍寒景那滿身的憤怒火焰,管事等人嚇壞了。

    得到命令,他們立馬進入房間,試圖從時念卿的懷里,拿走小狗。

    時念卿非是不讓。

    尤其是懷里的小狗,也許是感受到危險的靠近,它全身都瑟瑟發抖,一個勁兒地往時念卿的懷里鉆。

    最后,時念卿和霍寒景吵得很厲害。

    時念卿放了狠話:你如果非要命人把小狗丟出去,那讓他們也順便把我丟出去好了。

    蘇媚也很不喜歡小狗。

    所以,在時念卿去廚房,熱了牛奶,然后倒在小碗里,看著小狗狼吞虎咽趴在那里,大口大口喝奶的時候,她眉眼都染著淺淺淡淡的笑意。

    蘇媚瞅著她這模樣,眉頭都深深擰成麻花了。

    “因為這么一條狗,跟霍寒景吵成那樣,有必要嗎?!”蘇媚很是不解,霍寒景領著宴蘭城和蕭然,離開主宅的時候,那臉色,別提有多黑沉難看了,仿若凝結著厚厚的一層冰渣,渾身上下都涌動著怵人的殺氣。

    時念卿卻冷聲哼道:“霍寒景就是控制欲太強了。明明他自己都養藏獒養寵物,怎么就不允許我養條自己喜歡的小狗了?!”

    “話是沒錯,但是你也知道霍家究竟是怎樣的家庭,你自己都說過的,但凡能進入霍家的,哪怕是一只碗都千挑萬選,每道流程都嚴苛到極致。你突然領著一條來路不明的流浪狗,是觸犯家規吧。”蘇媚拿了一枚蘋果,狠狠咬了口,“按照霍寒景那性子,沒有第一時間把你丟出去,也算脾氣好了。”

    時念卿抬起眼眸,用非常怪異的眼神看向蘇媚:“奇了怪了,你現在怎么幫著他說話了?!”

    “我有幫他說話嗎?!我不是實話實說么?!”蘇媚有點想翻白眼。

    “你雖然說的很也對,但,我又不是一直都有養狗的想法,只是昨天看見它那么小小的一只,蜷縮在草叢里,下那么大的雨,卻沒有一個多雨的地方,太可憐了。”時念卿撫了撫小狗毛絨絨的身體,“蘇媚,你別看它這會兒胖嘟嘟的,其實,它可瘦了。昨天毛被雨淋濕,全身瘦得只有一層皮。”

    時念卿也不知道自己昨天看見這條小狗的時候,為什么不顧霍寒景的想法,非要把它帶進房子,而且,決定要養它。

    也許是因為,小時候去外祖父外祖母家里過暑假,時靳巖有次開車送她與寧苒過去,但是,卻在途中,撿了一只她喜歡的小狗,養在外祖父外祖母家里。

    那只小狗,養了很多年。

    時念卿那時總是期盼趕緊放假,然后回去看那條狗。

    他們相處的時間,并不多。

    可,她每次去晉城的時候,遠遠的,那條狗如果發現了她的身影,都會歡天喜地跑過來迎接她,在她面前,又是跳又是蹦的,還不停打滾賣萌。

    那是時念卿第一次養狗。

    時靳巖見她那么喜歡小狗,給它取了名字:小布丁。

    小布丁是被一輛車,撞死的。

    死的時候,嘴里還叼著幫她找回來的那只不小心遺失在什么街道角落的發卡。

    卡車,是懶腰從它肚子上碾壓過去的。

    那時,她正坐在院子里,哭著給寧苒打電話,說她最心愛的發卡丟了。

    她聽到鄰居說她的狗狗被車碾壓死的時候,跟著外祖父外祖母趕過去,小布丁漆黑的眼睛,正望著他們家的方向。

    她從它嘴里取下發卡,一直喘得很厲害的小布丁,終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后來,她還養過很多條狗。

    但,再也沒有第二個小布丁。

    而且,時念卿在溫哥華流浪的時候,為了生存下去,她總是做最辛苦的工作。

    時常忙到半夜才走路回家。

    記憶最深的那次,是她洗了五座大山那么多的碗,回出租屋的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

    那時候沒有錢,時念卿都是租最便宜的房子。

    地段,向來偏僻。

    那次下雨,她抱頭亂竄,卻硬是沒有找到任何躲雨的地方。

    最后,她索性坦然地淋雨回去。

    一路上,車來車往,她卻像被人徹底遺忘的幽靈,沒有人會在意她的死與活。

    長期的營養不良,她瘦到極致。

    就像這條狗一樣,哪怕在炎熱的夏天,卻稍稍淋點雨,四肢百骸便冷得恍若沉在了最寒冷的深冬,而瑟瑟顫抖,是完全不受她大腦的任何支配……

    午后。

    時念卿覺得有點無聊,索性領著霍時安,帶著小狗去外面隨便轉轉。

    霍時安還挺喜歡小狗的。

    他們散步,去到狙擊場的時候,遠遠的,便瞧見高高慫在寬闊草地上的狙擊臺上,站著許多穿著迷彩服的男人們。

    明明衣著一致,又隔著那么遠的距離,時念卿卻是一眼就分辨出霍寒景的身影。

    他們這會兒,正在射擊。

    移動的靶子,速度被調制最快。

    時念卿看著霍寒景架著槍支,瞄準那些密密麻麻不停運動的靶子,密集的一陣刺耳槍槍后,那些靶子被打中圓心,被系統全數放倒。

    聚集臺上,響起掌聲。

    時念卿正在驚嘆霍寒景槍法精準程度的時候,便聽見“噠~”的一聲槍響,落在她的附近,轉而便聽見小狗嚇壞的“嗚嗚~”聲。

    時念卿收回視線,一眼就看見毛絨絨的小狗,正連滾帶爬地朝著她奔來。而,它之前呆的地方,水泥地上,赫然印著一枚還隱隱冒著白色硝煙的子彈洞。

    在意識到霍寒景剛剛差點一槍嘣了她小狗的那一瞬,時念卿真的怒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