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91章 徹底跟你冷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第291章 徹底跟你冷戰

    宮傾琛的別墅。

    蘇媚進去后,有點傻眼。

    宮傾琛的性子,跟宮梵玥完全不一樣。

    宮梵玥內斂沉穩、工于心計,做事的手段,更是陰狠絕辣。而宮傾琛,在皇室貴族圈里,口碑一直都不怎么好。沒有任何作為,除了吃喝玩樂,其他的,根本就一事無成。

    宮傾琛的性子,使得他的別墅,從來不養任何的仆人。

    他自己說的,除了每周的星期三和星期天,宮府的管家會派傭仆過來幫他收拾房子,其他時候,寬大的豪宅,不見任何的蹤跡。

    以前的宮傾琛是很貪玩的。

    時念卿跟蘇媚說過:宮傾琛每天都會去夜店喝酒泡妞。

    所以,哪怕一周兩次的衛生,除了他的臥室以及衣帽間很亂之外,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凈凈的。

    上次喝醉之后,被宮傾琛帶來過一次。

    那次,別墅的里里外外,都很干凈。

    然而這次,不止臥室,是所有地方又臟又亂,甚至客廳茶幾的桌面,鋪了一層厚厚的灰。

    密不透風的空間,彌漫著一股說不上來的味兒。

    蘇媚看著像遭遇了暴亂般的環境,目瞪口呆。

    宮傾琛似乎沒想到蘇媚會跟著自己回別墅,所以,這會兒,與其說有點不好意思,還不如說是尷尬。

    怎么不尷尬。

    客廳里,到處都是酒瓶。

    沙發上的抱枕,也滾得到處都是。

    甚至,垃圾桶里吐的污穢,都還沒來得及處理。

    從下車之后,他便一直拽著蘇媚的手,猛然一下松開,轉而驚驚惶惶地往客廳里走去,他試圖把地上亂七八糟的攔路的東西踹開,給蘇媚騰出一條道。

    不過,無論他怎么踢,都覺得這樣的環境,沒辦法接待人。

    最后,他一邊望著蘇媚,一邊伸手去衣服口袋里掏手機:“要不然,我們去附近的咖啡館坐坐,我立刻打電話讓仆人過來收拾房間,很快就能收拾好。”

    說著,他已經摸到手機,翻出通訊簿,就要給管家打電話。

    結果蘇媚卻說:“不用了,按照你家里的骯臟程度,搞衛生到明天天亮,都搞不干凈吧。”

    “……”宮傾琛噎了下。

    他以為蘇媚會嫌棄,會直接扭頭走掉。

    誰知蘇媚卻踩著高跟鞋,緩步走了進去。

    接下來的十分鐘,無論蘇媚去哪里,宮傾琛都寸步不離地跟在身后。

    在看見蘇媚找到塑膠手套,那架勢,仿佛要給他搞衛生的時候,宮傾琛的眼底,陡然變得熠熠生輝。

    蘇媚瞅著他那模樣,眼底流露出一絲的嫌棄:“你愣著干什么?!幫忙把家里的垃圾,全部收拾好,然后拿出去扔掉啊。”

    “好。”宮傾琛回過神,趕緊幫忙。

    蘇媚是很少收拾屋子的。

    雖然,她的自理能力很強,并且曾經她也是賢惠到,家里的衛生,收拾得干凈通透、一層不染。

    但是今天,看著臟亂差的房子,她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下手。

    宮傾琛這樣的貴族子弟,肯定是不會使用廚房的。

    結果,那般隱蔽的禁地,里面都是亂糟糟的。

    不對,還臭哄哄的。

    冰箱里的食物,甚至都發霉了。

    蘇媚拉開冰塊,看著里面發著惡臭的食物,都快要吐了,脾氣也陡然飆升至頭頂:“宮傾琛,你穿得人模狗樣的,怎么家里卻亂得跟垃圾場一樣?!你是把垃圾放進冰箱了嗎?!熏死我了。”

    說著,蘇媚懶得去收拾冰箱了,索性對著宮傾琛吼道:“你趕緊打電話,讓門衛進來把冰箱抗走,扔了吧。那么臭的冰箱,里面全發霉了,反連封條都是黑的,估計就算擦洗干凈,放東西進去,吃了仍然會中毒吧。”

    正在認認真真把垃圾丟垃圾桶的宮傾琛,聽了蘇媚的嚷嚷,羞愧得耳根子都紅了,他連忙答應好,然后拿了無限電話,給門口的警衛打電話,讓進來扛冰箱。

    之后,冰箱扛走了,什么烤箱,洗碗機,微波爐,能丟的,全部都丟了。

    在看著搬空的廚房,蘇媚終于發出了滿意的感嘆:“這樣,干凈多了。”

    “……”宮傾琛。

    再之后,蘇媚指揮著宮傾琛把垃圾收了,去儲藏間找來吸塵器,把地板與沙發的灰,吸得一層不染,她舒舒坦坦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下載了商場的APP,按照宮傾琛家里的家電,想要給他挨著訂購一臺。

    畢竟,把他的家電全部扔了,多多少少,她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結果……

    在看了那些全智能的家電的價格后,她默默抬起眼眸,看了眼拿著吸塵器到處吸灰塵的男人,忍了忍,她低聲喊道:“宮傾琛……”

    “嗯?!”宮傾琛回頭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后問道,“有哪里沒吸干凈嗎?!”

    “要不然,打電話給警衛,讓他們把冰箱啥的,搬回來吧。”蘇媚尷尬地扯了扯唇角。那些看起來,不怎么起眼的家電,怎么那么貴啊。都快上百萬了。

    上百萬的家電,丟在垃圾桶旁,那些撿到它們的人,得多開心,多笑得合不攏嘴啊。

    宮傾琛顯然不太明白蘇媚這話語到底要傳遞怎樣的訊息。都扔了,撿回來做什么?!再者,那些東西,的確太臟了。最近這些日子,他把自己鎖在屋子里,廚房使用之后,從來沒清理過。

    在警衛搬家電出去的時候,他聞到那味兒,的確是不能再使用了,畢竟,真心臭。

    蘇媚的視線,直勾勾地盯著他。在宮傾琛說了那句“扔都扔了,買新的就好”的時候,蘇媚毫不猶豫地說:“那好,你把錢匯給我,我現在幫你在商場訂了,同樣的牌子,同樣的型號。”

    “好。”宮傾琛直接上樓,去拿銀行卡。

    轉而遞給她:“直接填寫銀行卡付款吧。”

    其實,期間,蘇媚是有點忐忑的,甚至有點心虛。畢竟,東西是她嚷著要扔的。按理說,家電也應該由她購買。雖然她也挺有錢,但是跟著霍寒景他們去皇室小島逛了一圈后,她特么地發現:以前覺得自己牛X哄哄的,而在他們這些貴族子弟眼里,她窮得跟個乞丐一樣。

    霍寒景他們玩牌,全是現金交易。

    玩個牌,每人都是上億的現金流。

    完了,輸贏打的話,還直接寫支票。

    霍寒景與宴蘭城他們關系雖然很好,可是在牌桌上,卻是沒分錢都算得很清楚。

    有一晚,她跟著陸宸去看了幾圈霍寒景他們玩牌,回去之后,整個人就自卑到極點。

    當然,皇室貴族既然都這么有錢,她肯定不會再那么蠢,打腫臉充胖子,非要給宮傾琛買家電。她那點兒存款,在平凡的普通國民眼中,或許是不小的一筆錢,但,在皇室貴族眼里,也就幾把牌的輸贏。

    蘇媚填寫了卡號,在提交訂單,準備付款的時候,頭也沒抬地詢問宮傾琛:“密碼是多少?!我幫你輸,還是你自己輸?!”

    宮傾琛重新拿了吸塵器,正在吸墻壁上的灰塵,他的回答,沒有任何的遲疑:“你的生日。”

    “……”對于他的這回答,蘇媚自然是很驚愕的。她的生日?!

    他用她的生日,作為銀行卡密碼?!

    付款之后,蘇媚坐在沙發上,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而宮傾琛,之前在車上,還一副氣息奄奄的,要暈倒的模樣,這會兒做衛生,倒是干勁兒十足。

    把家里,里里外外的灰都吸干凈后,宮傾琛下樓來,看著蘇媚坐在沙發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正在發呆,他目光落在她身下的沙發,轉身又去儲存間,拿了專門清洗沙發除螨除污的機器,想要把沙發弄干凈。

    忙得天下午四點,偌大的三層別墅,這才恢復了本來的干凈通透。

    蘇媚取下塑膠手套,從沙發上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許久沒有親自搞過衛生了,太累了。”

    “……”宮傾琛的眉頭都擰了起來。她就指揮廚房,搬空家電的時候,隨意拿抹布,擦了下灰,之后就坐在沙發上,各種在商場APP上訂家電,各種購物。

    玩了一下午,應該也挺累的。

    “突然有點餓了。”蘇媚瞅著宮傾琛從樓上的衣帽間,拎了兩袋,大得夸張的衣物下來,打算給干洗店打電話,叫他們派人過來取衣物。

    “你想吃點什么?!”宮傾琛問。

    “這么冷的天,就適合喝點湯,吃素點。最近出去旅游一圈,我都胖了,要減肥。”蘇媚說。

    宮傾琛聽見她要減肥,下意識挪過視線,往她身上轉了圈,然后低聲說:“你都快瘦脫像了,不需要減肥。”

    現在的年輕人,都特別喜歡聽別人夸自己瘦。

    聽了宮傾琛的話,蘇媚的眼底,立刻涌起濃烈的笑意:“雖然你說的是大實話,可是,我是真的胖了。再減個三五斤的肉,然后好好保持下去,不然一旦胖下去,便一發不可收拾了。我才不想自己變成胖子,從而,一胖毀所有。”

    這話,宮傾琛沒有接。

    他詢問蘇媚:“出去吃,還是讓仆人過來幫我們煮?!”

    收拾了一下午的衛生,蘇媚的確累了,而且外面又特別冷,所以,她不想動。

    宮傾琛說:“那我給宮府打電話,讓他們派人過來做飯。”

    蘇媚點頭表示同意。她和宮傾琛都不會做飯,只能讓仆人過來煮了。

    之后,蘇媚便換了個姿勢,躺在沙發上玩手機。

    她給時念卿發消息,詢問她情況。在得知她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她眉頭立即擰了擰,猶豫了下,隨后發消息問道:“都快到飯點兒了,霍寒景還沒打電話,或是派人去接你?!姓霍的,到底想做什么?!就因為一只狗,真的要冷落你,徹底跟你冷戰?!”

    正在給自己煲湯的時念卿,查看了蘇媚的消息,眉眼都冷沉下去。

    她原本想給蘇媚回復消息的,但,這話,她沒辦法接,索性沒有回消息,畢竟,她也的確不知道霍寒景到底想要怎樣。在機場,那淡漠的態度,應該是近期都不想跟她見面的。

    天色黑盡,她望著窗外的夜色,安靜的房子,只有廚房傳來砂鍋的燉煮的聲音,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靜止了一樣的畫面,讓人莫名覺得很冷清孤獨。

    時念卿坐在餐桌前,正恍神得厲害。她腦子里,反反復復地想:霍寒景這會兒,在做什么?!

    從機場出來,霍寒景讓楚易護送霍時安回總統府。而他自己,則是帶著徐則去了第二帝宮。那陣仗,仿若有什么重大的事務,需要他處理一樣。

    應該是出事了吧。

    這兩天,在皇室小島,霍寒景經常在書房一呆就是半天。

    如果沒事,他自然是不會呆那么久。

    只是,時念卿心里還是不舒服。

    尤其是,他讓楚易送霍時安回總統府,都沒詢問她一句:要不要也一起回去了。

    時念卿失落地垂下眼眸,正好看見,毛茸茸的鎧爺,正屁顛屁顛從自己的小房子里鉆出來,然后邁著短短的小腿,噌到她的腿邊。

    或許是餓了,它的嘴里還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時念卿彎下腰去,把它摟了起來:“餓了?!我幫你熱牛奶,行嗎?!”

    幫鎧爺熱了牛奶,又用溫水泡了狗糧,在它吃得飽飽之后,時念卿這才去廚房,想看看自己的湯,燉好沒。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晃神太厲害,忘記拿手套去揭鍋蓋,她赤手拿起鍋蓋的剎那,手指便傳來劇烈的疼痛,而且,噴射而出的強烈熱氣,也全數籠罩住她的手。

    剎那間,手里的砂鍋蓋,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時念卿第一時間,擰開水龍頭,把手放在冷水里不停沖洗。

    在劇烈的灼痛感,稍稍消失之后,她這才看清自己的手指,竟然被燙了兩個大得夸張的水泡,而且是晶瑩剔透的那種……

    **

    蘇媚接到陸宸的電話,正坐在餐桌前,和宮傾琛吃晚餐。

    “怎么了?!”蘇媚詢問。

    陸宸站在御府門口的旋轉玻璃門前,猶豫了下,這才低聲說道:“你在哪里?!我開車過去接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