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352章 霍寒景,你開下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時念卿眼睛不眨的,直直盯著總統套房的門。

    并沒有什么動靜。

    安安靜靜的。

    她覺得自己剛剛肯定是產生錯覺了。

    小肚子,疼得就像有人拿了把刀,狠狠絞剜著似的。

    時念卿的身子,一直都不怎么好,估計是太瘦的緣故。

    初來月事的那會兒,年紀小,什么都不懂,每次疼的時候就一直強忍著,也沒有人告訴她:疼得厲害的話,可以吃止痛片。

    直到有次她來月事,實在沒繃住,在學校召開全校活動的時候,站在操場上直接痛暈了過去。

    后來,是霍寒景讓桐姨帶她去找寧陽的爺爺,拿了中藥長期調理。

    之后的幾年,她幾乎沒有受到月事的困擾。

    再后來,她獨自一人在美國。

    或許是因為流產的緣故,她痛經的這毛病又犯了。

    不過并不嚴重。

    每個月勉勉強強能忍下去。

    可,兩年前剖腹產手術后,這癥狀顯然是加重了,而且比十幾歲的時候,疼得更厲害。

    明明她已經找寧陽的爺爺,拿了中藥調理,但,或許是身體沒有青春期時的底子好,那么容易調理,加之最近一直挨凍受冷的,這次疼得簡直要人命。

    原本,時念卿想去一樓的大堂,詢問客服人員,拿點用品的。

    但是,她乘坐電梯,去到一樓的時候,發現剛剛還是一名金發碧眼的英國美女幫她辦理的入住,這會兒竟然換成男工作人員。

    “……”時念卿僵硬站在那里,佝僂著身體,扶著腹部。

    找男人要衛生棉,任何女人恐怕都開不了口吧。

    最后,感受到身下的熱流,愈發奔涌,時念卿只能咬著嘴唇,拎著包包去外面買。

    剛剛來酒店的途中,她記得途徑了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按照記憶的路線,原路返回。

    時念卿明明覺得不遠,但是這會兒,她卻覺得眼前的路,漫長得根本看不到盡頭似的。

    街道兩畔,所有商鋪大門緊閉,黑漆漆的,沒有絲毫的光亮。

    時念卿走了許久,這才看見那家亮著燈的便利店。

    她進門后,直徑朝著生活用品區域。

    然而,在生活用品區域轉了好幾圈,仍然沒有瞧見衛生棉,時念卿不僅皺起眉頭,詢問裹著厚厚的羽絨袋,趴在收銀臺上睡覺的店員。

    店員有點懵。

    顯然被吵醒的時候,腦子有點反應不過來。

    直到時念卿詢問第二次,店員這才反應過來。

    不過,他特別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店里的衛生棉,昨天被客人投訴有質量問題,全面回收下架了,新批次的要等到上午十點才能配送過來。”

    “……”時念卿覺得自己都要吐血了。

    要不要這么背?!

    她是不是太倒霉了。

    買個衛生間都能遇到問題。

    店員似乎瞧見時念卿的臉色不怎么好,他拉開羽絨袋,走過來,小心翼翼觀察了時念卿的反應,這才詢問道:“你是不是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幫你叫救護車?!”

    時念卿下意識地捂著腹部。

    她搖頭。

    本想離開便利店,但是忽然想到什么,她扭頭詢問店員:“附近,還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嗎?!”

    店員說:“有的,距離這里十公里的街道,便設置了一家。”

    “……”時念卿無力吐槽了。

    她是真的沒力氣走徒步十公里去便利店買衛生棉了。

    而且,英國倫敦,不似s帝國的帝城,交通那么便利,二十四小時打車,隨時隨地都能呼來一輛。

    她只能重新返回酒店。

    。。

    霍寒景坐在寬闊的意大利定制的進口牛皮黑沙發上,沒什么表情。

    胃部,疼痛加劇。

    其實,他完全可以打客服電話,讓酒店拿藥的。

    無線電話都拿到手里了,最后,他還是選擇放下。

    只是他拿了外套和房卡,擰開門鎖,站在總統套房的門口時,瞧見不遠處的休息沙發上,早已經沒有時念卿的身影……

    。。

    時念卿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四十分鐘之后。

    明明正常十五分鐘的步行路程,令她走得特別艱難。

    而且,倫敦下雨了。

    紛紛揚揚的細雨,迎面撲來,寒凍刺骨的雨水,就像冰渣一樣,砸在皮膚上,鉆心的疼。

    時念卿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的溫度。

    她站在大堂里,讓穿著西裝革履的工作人員,拿衛生棉的時候,面容精致、輪廓深邃的漂亮男人,一臉的懵逼。

    畢竟,出入七星級酒店的客人,皆是非富即貴。

    像這種要求,他工作這么久,從來沒有遇到過。

    而且,他們酒店的服務,是特別貼心的,所以每個房間都配備著男女日常需要的所用用品。

    并且,都是全球最頂級的奢侈品牌。

    他向時念卿表明之后,時念卿咬住嘴唇,只能乘坐電梯,重新回到頂樓的總統套房。

    時念卿站在門口,依著門口。

    也不知道太淋了雨,還是實在太疼了,鼻尖和額角都沁出了冷汗,她整張瘦削的臉,濕漉漉的。

    或許因為身體都是涼的,血液流通不暢,時念卿疼得太陽穴的青筋都突突直跳。

    實在疼得受不了,她最終還是按了門鈴。

    不過,門鈴響了一遍又一遍,房門靜悄悄的,根本沒有任何動靜。

    時念卿改敲門。

    她一邊敲,一邊低聲喊:“霍寒景,你開下門,霍寒景……”

    時念卿在門口站了足足十五分鐘,房內都沒反應。

    最后,她實在疼得受不了。

    現在,她只想換身干凈的衣服,然后把房間的暖氣開到最足,捂在被窩里。

    霍寒景不開門,時念卿的腦子里,浮現了另一種想法:重新去開間便宜的房間。

    但是,她都轉身朝向了電梯方向,準備邁腳去大堂的,不過,最后的理智,還是阻止了她。

    七星級的酒店,就算是最普通最便宜的房間,仍然貴得嚇人。

    一晚,至少得五萬英鎊起。

    而且總統套房又這么貴。

    萬一霍寒景再增加點其他的消費,她卡里的三十五萬,怕是不夠刷吧。

    最后,時念卿索性邁開步子,艱難的一步一步走向沙發,打算在上面躺一躺,緩一會兒,她覺得只要身體暖了,就不會那么疼了。

    只是,還沒走近沙發旁,眼前的白光與黑光,交替著不停的變換,下一秒,時念卿便沒有任何知覺與意識,直接倒了下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