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449章 姜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S帝國總統公館。

    洛瀛命令管事即刻請來醫生幫忙宮梵玥處理手臂的傷口。

    但,宮梵玥卻把自己關在主臥里,任憑洛瀛如何敲門,里面都無聲無息的。

    住在樓上的宮傾琛,聽到動靜,下樓詢問事態的時候,洛瀛眉頭皺得很深。

    “我哥受傷了?!”宮傾琛的目光落在穿著白大褂,手提醫藥箱的私人醫生,很是驚惶與擔憂地詢問道,“怎么會受傷?!嚴不嚴重?!”

    洛瀛不知道應該如何回復。

    被宮梵玥提拔為秘書長的時日并不長。

    但是洛瀛這人做事很是嚴謹仔細,又懂得察言觀色、揣摩心思,所以,他是深受宮梵玥信任的。

    他很了解宮梵玥,忌諱下屬嘴巴不嚴實。

    洛瀛筆挺地站在那里好半晌,他才回復道:“只是一點小傷而已。”

    “小傷?!”宮傾琛自然是不相信的,“小傷還請醫生?!”

    宮傾琛也顯得很急躁。

    畢竟,這里是倫敦,不是帝城。

    宮梵玥的一言一行,不知道被多少雙眼睛盯著。昨日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許多車反反復復駛入總統公館。這現象,特別反常。

    是不是這次的皇族,被逼急了,開始狗急跳墻了?!

    思緒繞到這里,宮傾琛剛要抬起手去敲門,然而卻被洛瀛阻止道:“二少爺,總統大人真沒事,你先上樓回房間休息吧,這里有我處理。”

    與時念卿傷在宮梵玥心口上的傷口相比,宮梵玥受傷的那咬痕,的確是不值一提。

    宮梵玥應允洛瀛進入房間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后。

    在醫生處理傷口之前,洛瀛畢恭畢敬小心翼翼免起衣袖之后,深可見骨的傷口,特別觸目驚心。

    洛瀛眉頭皺得很緊,他偷偷注視著宮梵玥的表情,想要說點什么,但是瞄到宮梵玥英俊的臉孔,陰森森地沉著,最終半個字都不敢出口。

    醫生處理傷口之時,洛瀛一直都立在一旁守著。

    洛瀛看得很清楚:醫生用消毒棉清洗傷口之時,那血肉模糊的傷口,似有舊疤的痕跡。

    如果沒有看錯的那話,那舊疤,也是牙齒的痕跡。

    洛瀛不由得暗暗蹙眉。

    而一言不發的宮梵玥,卻垂下眼簾,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手臂的傷痕,漆黑的眸底,漸漸掀起了驚濤駭浪,很是陰鷙怵人……

    時念卿覺得自己像極了一個剛剛才從無邊無際的深淵爬出來的人,全身的每一寸皮肉,每一塊骨頭,每一個細胞,皆是寒凍得沒有半點溫度的。

    哪怕霍寒景將整個房子的所有暖氣都開到最足,她仍然冷到不行,全身止不住地發抖哆嗦。

    霍寒景調了暖氣的溫度,出來之前,順道去衛生間拿了一條黑色的浴巾,回來客廳的時候,他發現周身都還在淌水的時念卿,還規規矩矩站在門口的地毯上,并沒有進來,他皺了皺眉毛,一邊把黑色的浴巾扔在她的身上,一邊低低開口道:“進來吧。”

    霍寒景自己也拿了條毛巾,擦拭著頭發上的雨水。

    時念卿接住浴巾,裹在自己身上,聽了霍寒景的話,原本想要邁步往里走的。

    不過,她還沒抬起步子,便打消了自己腦子里的想法。

    霍寒景坐在沙發上的時候,抬起眼眸瞄到時念卿還杵在門口,他好看的劍眉,立刻深深擰了起來。

    他沒說話。

    但,時念卿已經靈敏捕捉到他眉眼間流露出來的不悅。

    時念卿咬了咬嘴唇,然后聲音帶著發冷的顫音說道:“我身上有點臟,進來的話也會把你家里弄臟的。”

    霍寒景把自己手里的毛巾,砸向茶幾的時候,時念卿嚇得渾身都抖了下,下一秒,她已經快速又迅猛地沖進了屋子。

    在距離霍寒景最遠的沙發坐下,時念卿先是用浴巾把自己周身的水漬大致擦干,轉而便裹著寬大的浴巾,坐在那里一言不發。

    霍寒景也很沉默。

    安靜的客廳里,除了自己小心翼翼的呼吸聲之外,時念卿只能聽見鑲嵌在墻壁上極富有節奏掛鐘指針搖擺的聲音。

    她很拘謹。

    全身都很不自在。

    尤其是感受到霍寒景的黑眸,正眨都不眨地盯著自己,時念卿覺得如坐針氈。

    霍寒景的目光,凜冽又鋒利,很是迫人。

    時念卿硬著頭皮,迎著他目光好半晌,實在承受不起他的目光,她索性往寬大的浴巾里縮了縮,轉而抬起目光看向他。

    她想問他到底在看什么,自己臉上是不是有花。

    然而,她下意識抬手摸了把自己的臉,指腹觸及到臉頰的時候,疼得她立刻五官都皺成了一團。

    時念卿這才后知后覺明白過來,他到底在看什么。

    她有些懊惱,有些羞愧。

    剛剛跟男人搶包的時候,她被男人生拖硬拽地拖行了好幾十米。

    她實在沒力氣的時候,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

    以至于,她的臉都蹭在地面。

    之前還沒知覺。

    這會兒,她忽然覺得自己整張臉都火辣辣地疼。

    相比自己此刻的模樣,特別滑稽吧,所以霍寒景才會這般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想到這里,時念卿下意識地微微別過身體,避開霍寒景的視線。

    在她猶豫著應該說點什么,打破兩人之間那尷尬到不行的死寂,誰知,她卻不能自控地打了個特別大的噴嚏。

    “……”時念卿。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過于敏感,時念卿總覺得自己的噴嚏聲,蕩著回應,反反復復在客廳里回旋了好幾遍,這才徹底消匿下去。

    時念卿懊惱得都恨不得把自己給敲暈過去。

    霍家,是特別注重個人形象的。

    像打噴嚏這般沒禮貌的行為,是決不能隨隨便便出現的。

    在她窘迫到不行的時候,霍寒景淡漠的聲音,再次低低沉沉地響起:“去洗個熱水澡吧。”

    “好。”尷尬得恨不得找個地方鉆進去的時念卿,聽了霍寒景的提議,幾乎想都沒想,直接起身就往浴室的方向走。

    只是,走到浴室門口,她這才猛然停住步伐。

    霍寒景在客廳坐了一小會兒,起身去廚房的時候,從浴室門口經過,發現時念卿居然還站在那里,并沒有進去洗澡。

    他問她怎么不去洗澡。

    時念卿裹著浴巾,在門口磨磨唧唧,口齒不清在喉嚨里嗚嗚含糊了好半天,霍寒景也沒聽懂她到底想要表達什么。

    最終還是他自己猜測到她大概是沒有換洗的衣服,這才尷尬地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去我房間,拿套我睡衣將就下。”霍寒景淡淡扔下這句話,便直徑去了廚房。

    時念卿完全不知道應該回復些什么比較好,只能“哦~”了聲,便去房間拿衣服。

    衣柜里,霍寒景的衣服疊得整整齊齊。

    按照四季,以及衣服的顏色,種類,以及他的個人喜好,分區放置。

    雖然衣柜有些小,但是,跟當初在總統府的位置,倒是沒什么區別。

    時念卿很輕松就找到了睡衣。

    她拿了最上面的一套黑色睡衣,之后去浴室洗澡。

    只是,她去到浴室,將門反鎖住后,眼尾余光瞄了眼鏡中的自己。

    這不看還好。

    一看,她都差點暈過去了。

    之前霍寒景直勾勾地盯著她看,她以為是在看她臉色的傷痕。

    這下,她看清了傷痕的時候,這才大徹大悟了。

    那左邊幾條,右邊幾條的擦痕,真的跟貓胡子一樣。

    時念卿懊惱尷尬到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自己的心情。

    洗澡的過程中,傷口沾到熱水,疼得她齜牙咧嘴的。

    除了臉上,她胳臂肘和膝蓋,許多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擦傷。

    當然,最最嚴重的,還是她那只被刀直接削掉皮肉的指尖。

    鮮血都是止不住的。

    剛剛好不容易止住,這會兒洗澡的時候,碰到熱水,又開始流了。

    時念卿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澡,然后走到洗漱間,用紙巾裹住手指止血。

    時念卿去置物盒翻找干凈的浴巾時,發現已經沒有干凈的浴巾了。

    只有一條掛在置物架上用過的浴巾。

    時念卿纖細的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

    剛剛霍寒景丟給她的那條浴巾,在進入浴室的時候,她想著擦了滿身的雨水,太臟了,直接扔在門口的地上,她想著一會兒洗完澡,連通她的臟衣服一起清洗干凈,便沒拿進浴室。

    這下好了。

    沒浴巾可用。

    她這會兒頭發都在滴水。

    時念卿好幾次都想伸手去拿那條掛在置物架上的浴巾,但那條浴巾應該是霍寒景使用過的。

    時念卿站在那里,不知道應該怎么辦。

    而霍寒景從廚房出來,又去客廳坐了許久,好不容易等到浴室內的流水聲停止,但是等了好半天也不見浴室的門開,他猶豫了下,這才邁腿走向浴室。

    他敲響門:“時念卿。”

    “嗯?!”時念卿聽到喊聲,下意識地回了聲。

    霍寒景見里面有回應,便要轉身離開。

    誰知,時念卿在里面用特別纖細,特別拘謹的聲音問道:“家里還有浴巾嗎?!浴室里沒有浴巾了。”

    霍寒景轉身就往廚房外面的洗衣房走去。

    在看見洗衣籃里,密密麻麻扔了一大籃子的浴巾沒有清洗,他眉頭皺得又深又緊的。

    最近這段時間,他好像很久沒讓徐則請家政過來打掃衛生了。

    而家里的浴巾……

    時念卿聽到門外的動靜,剛想伸手把門鎖擰開,然后開條縫讓霍寒景把干凈的浴巾拿進來。

    但是,她卻聽到霍寒景的聲音:“要不然,你將就下我的浴巾。家里的浴巾,還沒來得及讓人去洗。”

    “……”時念卿。

    時念卿也不知道為什么,用霍寒景使用過的浴巾擦下身上的洗澡水,她會這般不受控制的臉紅。

    浴巾上,還沾染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

    時念卿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

    165CM的女人身高,在S帝國算是中等偏上的身高。

    這是S帝國所有女人最夢寐以求的身高。

    不高不矮。

    穿衣服好看。

    找男朋友的話,這身高也是最容易找到男朋友的。

    據說,雜志上有關男性對女性身高的要求,百分之八十的男性都希望找個165CM的女性。

    時念卿的身高,是特別標注的。

    但是,她穿上霍寒景睡衣的剎那,簡直……太長了。

    單是霍寒景的上衣,她已經能當裙子穿了。

    而褲子的話,幾乎都能提至她胸口。

    時念卿看著自己身上那大得夸張的睡衣,有點無語凝噎。

    平日,她與霍寒景站在一起,并沒有覺得自己比他矮小多少。

    然而,有了衣服的對比,現在的她,像極了偷穿自己父母衣服的小屁孩兒。

    當然,她也從來沒有覺得霍寒景的腿這么長過。

    他的褲子,她居然都能提至胸口了。

    時念卿站在寬大的鏡子面前,看著鏡子在寬大睡衣的修飾下,瘦小得跟個發育不全的小姑娘一樣,她再次窘迫了。

    尤其是那條睡褲。

    提到胸口,不成體統。

    提到腰間的話,一大截的褲管都拖在地上。

    如果她和霍寒景關系足夠親密,她穿個上衣就行了。

    但是……

    時念卿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好半天,然后才穿著睡衣出去。

    這會兒的霍寒景,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客廳里沒有人。

    時念卿站在那里,有點手足無措。

    在她猶豫著要不要趕緊去把自己的衣服清洗干凈,然后處理干,再換回來。

    霍寒景卻忽然拉開臥室的門,從里面走了出來。

    時念卿看得很清楚,霍寒景在看見她的時候,英挺的劍眉都下意識地擰了擰。

    似乎是被她穿他睡衣的滑稽模樣給驚到了。

    “那個……”時念卿抓了抓半干的頭發。

    霍寒景倒是沒有多余的情緒。

    相比時念卿的手足無措,他顯得淡定多了。

    “餐桌上有姜湯。”霍寒景從她身旁經過之時,冷冷淡淡撂下了這句話。

    之后,霍寒景也進了浴室。

    不多會兒,里面便傳來窸窸窣窣的流水聲。

    時念卿是無比震驚的。

    姜湯……

    她站在餐桌前,看著放置在那里的姜湯,大腦久久都緩不過來。

    怎么也想不到如今的霍寒景,居然會熬姜湯了。

    時念卿直直盯著那碗姜湯看了許久,端起來喝的時候,心里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又酸又甜的。

    甜是因為他居然給她熬姜湯。

    酸是因為,他會熬這東西,她肯定不是第一個喝的那人。

    時念卿喝了姜湯,便規規矩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外面的雨,越落越大。

    敲擊在萬物上,叮咚作響。

    很是吵雜。

    但是,如此吵鬧的聲音,卻讓時念卿的心里,一片的寧靜。

    時念卿忽然瞄到她放置在門口的包包。

    包包肯定是報廢了。

    她只能把里面的東西,全部清理出來。

    東西不多。

    放的都是女孩兒幾乎都會放的東西。

    一些貼身用品,沒辦法再用。

    時念卿只拿了銀行卡,手機,和拿兩枚戒指,別的東西幾乎都扔掉了。

    她把報廢的包,放在外面的門口,想著一會兒離開的時候,順道拎去扔垃圾桶內。

    關上門,時念卿拿起手機,琢磨著要不要先關機,然后用吹風把手機吹干的時候,她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兩枚戒指上。

    霍寒景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時念卿正在翻來覆去搗騰自己的手機。

    見到霍寒景的身影,她幾乎沒有多想,直接去了浴室。

    沒一會兒,便傳來吹風低低沉沉的聲音。

    霍寒景原本想去看看時念卿到底在做什么時,卻在轉身的剎那,看見了放置在茶幾上銀行卡旁邊的一對婚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