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12章 她,是禁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時念卿’三個字,剛剛從蕭然的嘴里嘣出來,楚易和徐則的表情,立刻有些變幻難測。

    陸宸,之所以如此震驚,完全是意料之中。

    時念卿毫無征兆、大喇喇出現在盛青霖的壽宴上,明明被無數媒體捕捉,但是對于她的出現,沒有任何一家媒體膽敢報道。現場之人,成百上千,而連她的名字,都無人敢提。

    原因很簡單。

    她,是禁忌。

    過去的整整五年,她是霍寒景最不能觸及的禁忌。

    “她回來做什么?!”震驚之余,陸宸憤怒地問,“那女人是不是來糾纏閣下了?!這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賤的人?!老子現在就想扛一把槍,去嘣了她!!”

    楚易警惕瞄了眼緊閉的辦公室門,趕忙壓低嗓音:“宸哥,你小點兒聲,被閣下聽了去,我們都得遭殃。”

    霍寒景向來憎惡他人隨隨便便議論他的私生活。

    用他的話翻譯:這是不敬,是罪。

    輕者,脫層皮;重者,就一個字——死!

    平日里,霍寒景總給人一種儒雅溫潤的高貴模樣,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知曉:他的那份平靜的雅致之后,究竟隱藏著怎樣一番兇殘的驚天駭浪。

    陸宸卻被時念卿,刺激得有些失去理智:“為什么我要小聲點?!讓閣下聽見最好。難道閣下忘記了五年前,她是怎樣的心狠手辣,是怎樣的鐵石心腸?!霍家出事,她絲毫不諒解閣下的良苦用心,居然妄想著攀顧家的高枝,想要做豪門少奶奶,她怎么也不想想:閣下不同意,在這個世界上,有哪個男人敢要她?!”

    憤憤不平的聲音很大,在走廊里盤旋回蕩著。

    徐則覷著他一發不可收拾的模樣,呵斥道:“陸宸,夠了!這是閣下的私事,我們無權干涉。”

    “難道我閉嘴就能改變她攀龍附鳳的事實嗎?!”陸宸雙目一片血紅,“徐則,你不要忘記,那女人為了別的男人,親自殺死了閣下的小太子。如今再來糾纏不休,可以啊,她把小太子的命賠來,就讓她繼續糾纏……”

    正當陸宸的指責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只聽辦公室內傳來“啪~”的一聲,水杯砸在墻壁粉碎的聲音。

    “……”

    “……”

    走廊里所有人,立刻驚恐的紛紛扭頭看向辦公室的窗戶。

    狹窄的百葉窗縫隙,轉回身的霍寒景,周身都纏繞著一層厚厚的黑色瘴氣,而英俊的臉孔全是攝人心魄的濃濃殺氣……

    ……

    是夜,漆黑深邃,靜謐萬分。

    白日里,猶如城堡般恢宏的霍園,富麗磅礴,占山獨居。然而夜色下,不見一縷燈火的霍園,卻像一座鬼城。

    S帝國,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一個規矩:霍家總統的繼承者,年滿十八歲,就必須搬離總統府。

    而霍園,是霍寒景繼任總統前的居所。

    換而言之,時念卿也曾在這里生活了五年。

    霍園,漆黑的大門口,停放著一輛黑色的賓利,霍寒景靜默坐在車頭,慢條斯理優雅吸著煙。

    楚易立在五米之外。

    瞧見霍寒景一支接著一支不間斷地吸,楚易的眉頭都深深皺了起來,神情異常擔憂與不安。他下意識地抬起手腕瞄了眼腕表:從第二帝宮出來,到達霍園已兩個小時有余,而閣下,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足足吸了兩個小時的煙。

    上一次閣下如此反常,還是五年前從美國回來的當晚,也這樣坐在霍園門口,吸了整整一夜的煙。

    那一夜,幾乎把肺都吸壞了。

    這些年,霍寒景極少吸煙。

    距離之前那次吸煙,還是一年前,在決定對顧家動手之時,他只是在辦公室里慢慢抽了一支而已。

    而今天,究竟發生了何事……

    正當楚易不斷揣測所有的可能性時,最后一支香煙燃燒到盡頭,霍寒景彈掉夾在指尖的煙蒂,忽暗忽明的星火,以拋物線的弧度,飛落在地。

    霍寒景起身上車的時候,暗啞著淡漠的聲音喊道:“楚易!”

    楚易立刻畢恭畢敬上前,頷首詢問:“閣下,有何吩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