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50章 凈身離開霍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看得出來,霍寒景這次是真的動了殺念。倘若霍慕之死了,時念卿必死無疑。

    顧南笙自然不會眼睜睜看著時念卿死去。

    秦飛接到顧南笙的電話,用最快的速度趕至顧家別院時,寬大的落地窗前,顧南笙臨窗而立。

    凌晨三點四十五分,遙遠的天幕,依舊漆黑深邃。

    顧南笙挺俊的頎長身軀,映著無邊無際的夜色,都漫著凜意。

    “顧總。”

    秦飛在門口站了站,隨后快步上前。

    顧南笙聽見秦飛的詢問,沉默好半晌,低聲問道:“噬月,能緊急調用的人,有多少?!”

    一聽這話,秦飛立馬意識到情況不妙:“顧總,你想做什么?!”

    顧南笙保持著雙手插在褲口里,眺望遠處夜色的姿勢不動:“半個小時,將噬月的人,全部秘密調遣至帝國軍區醫院。每人藏匿部署的位置,我已經全部計算出來,詳細圖紙,在電腦上,你速度去安排一下。”

    秦飛神色驚呼,滿臉的擔憂:“顧總,這是霍寒景的地盤。先不說帝城殺機四伏,單是上次霍寒景的絞殺命令之下,我們的兄弟死亡慘重。如此突然將他們調至帝城,恐怕只有死路一條。顧總,噬月可是你最后的退路了,以目前的狀況,我們應該休養生息,好好養精蓄銳。倘若再擅闖帝城……”

    不等秦飛把話說完,顧南笙猛然回頭瞪向他:“你的意思是要造反?!”

    “……”秦飛瞬間沒了聲音。

    顧南笙冷冷剜了他一眼,收回視線,重新看向窗外的沉沉夜色:“秘密潛入設伏,一旦霍慕之的死訊,從手術室內傳出,便將醫院的人,全部絞殺。我會安排你們撤退的路線,只要逃離帝城,你們即刻把時念卿送至三島之國,那里會有人接應你們。”

    “是。”哪怕心里有百萬個不甘愿,秦飛還是恭敬點頭,用手機拍下布置圖,然后快速離開。

    **

    總統府,凌晨四點。

    楚易說:“閣下,這是徐則剛剛從海關部門緊急調出的相關出入境視頻。徐則已經確認過了,盛雅小姐十二月十八號從12號海關出去,直到一月五日,才從8號海關入鏡。期間,已經進行過嚴密的掃描識別,并沒有發現盛雅小姐的出入境記錄。”

    說著,楚易還將另兩張芯片,推至霍寒景的面前:“盛雅小姐在英國一共呆了十六天,這是期間在英國商場,馬路,居住地等等地方,捕捉到她身影的視頻。十六天,她每天都出現在監控范圍內,并沒有任何異常。”

    “另一張芯片,則是一月二日,時念卿上午在監獄醫院B超室的監控。B超,我和徐則看不懂。寧陽在醫院內給小太子做手術,只有等吳晟來總統府確認。”

    霍寒景看完楚易拿來的監控視頻,嫻熟打開煙盒,抽出一支雪茄,點燃,用力深吸。狹長的黑眸,在白色煙霧的映襯下,深邃可怖。

    吳晟跟著徐則進入書房,楚易趕忙將時念卿打B超的視頻調出來。

    視頻里,時念卿是被四名獄警抬進去的。躺在床上檢查B超的時候,時念卿一直動來動去,似乎很驚惶。因為是五年前的監控視頻,所以當時B超室里說話的聲音,根本聽不見。

    吳晟先是粗略看了一邊,然后再將視頻放大,直到視頻里,B超儀的屏幕清晰可見,他才停手。

    雙眸,認真盯著B超畫面許久,吳晟眉頭緊皺,將電腦轉向霍寒景,手指在屏幕上:“孩子根本就是活的。閣下,你看,這是孩子的小腿和小手,在左右晃動,最后還把手指塞進嘴里了。還有,醫生查看了小孩的心臟,這閃縮不止的地方,就是心臟。”

    吳晟仔細謹慎將B超儀上,檢測到孩子的各個部位,統統都指給霍寒景看。專業的緣故,吳晟越講越起勁,甚至將孩子的性別、身高、體重等等,全部都說了,在吳晟根本停不下來時,一側的楚易,立馬制止:“吳晟,可以了!”

    “……”突然被打斷,吳晟有些不明所以,迷茫轉眸看向楚易,發現楚易對著他不停擠眉弄眼使眼色,這才本能將視線挪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此刻,霍寒景吸煙的動作,又緩又慢,安安靜靜,無聲無息,儒雅非凡,可是,站在書房里的楚易、徐則和吳晟三人,卻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時間,仿佛靜止。

    書房里,死一般的靜寂,唯有墻壁上的掛鐘,發出‘滴答滴答’極富有節奏的聲音。

    看著靜默坐在沙發上,一根接著一根,不間斷抽煙的男人,徐則和楚易,不禁都把垂在身體兩側的拳頭,拽得死死的。

    顧南笙在醫院里說,時念卿流產之前,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死了。

    可是,時念卿肚子里的孩子,明明好端端地活著。

    世間,怎么可能會有如此恬不知恥的人?!為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

    這樣欺騙閣下,難道不怕遭到報應嗎?!

    陸宸帶著一貫的大大咧咧,風風火火而來,打破了書房的死寂:“景爺,寧陽剛剛打來電話說,小太子的手術很成功,觀察三天只要沒有不良反應,就算平安了。”

    徐則和楚易聽了,松了好大一口氣。

    “我就說寧陽擁有一雙起死回生之手,有他在,小太子必然安全。”

    “霍家后人,福澤深厚,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出事。”

    陸宸帶來好消息,致使書房里原本沉悶壓抑的氣氛,瞬間變得活躍輕松起來。

    在他們歡天喜地、七嘴八舌的有說有笑時,陸宸突然想到什么,扭頭看向霍寒景:“對了爺,小太子平安無事,那時念卿呢?!如此心如蛇蝎,歹毒狠辣,絕不能輕易放過她。”

    談及時念卿,陸宸眼底都冒著熊熊紅光。

    徐則和楚易聽見談及時念卿,兩人默契十足看了彼此一眼。

    霍寒景緘默不語,黑眸盯著電腦屏幕上的B超儀畫面。

    “咦~,這是什么?!”陸宸也注意到電腦上的監控畫面,好奇走上前想要研究。黑白的畫面,跟個外星符號似的。

    誰知,不等他有所行動,沉默平靜的男人,突然暴戾異常,抬起遒勁有力的長腿,狠狠踹向書桌。

    “啪~”的一聲巨響,書桌上的電腦,在大力的撞擊下,重重摔在地上,霎時,白煙四起。

    “……”

    陸宸等人,全部僵住。

    一直香煙,燃燒至盡頭,霍寒景一邊傾身將煙蒂的星火摁滅,一邊喑啞著磁性的嗓音,不急不慢的徐徐響起:“楚易,重新擬份離婚協議,讓時念卿凈身滾出霍家!”

    在眾人顫畏害怕的目光中,霍寒景滿身的凜冽氣息離去。他的步子,邁得又快又急,卷起的風,都帶著殺氣。

    時念卿,我真的是瘋了,才會認為,你替我擋槍是因為你有那么一點點愛我,更是魔障了,才會相信你打掉我的孩子,是有苦衷,這么多年了,我竟然愚不可及的,想要重新跟你在一起,呵~,多可笑……

    **

    時念卿從帝國軍區醫院離開的時候,是佝僂著身軀,扶著墻壁,一瘸一拐,艱難緩慢離開的。

    膝蓋,長時間跪在堅硬的地面,早就腫痛得直都直不起來。

    在樓下,她遇到楚易。

    一身黑色西裝的楚易,筆挺又干練。

    清晨,偵破云層的金色陽光,斜斜從他身后而來,替他鑲嵌了一道金邊。

    看見她下來,他英俊的臉孔,除了冷肅,再無其他表情。

    “閣下說,讓你凈身離開霍家。”

    時念卿垂下眼眸,看著遞在她面前的離婚協議,并沒有接手的意思。

    “我要見霍寒景。”

    楚易自然是明白她這番言辭后,所隱藏的潛臺詞,于是挑了挑眉,他冷聲道:“你應該是知道的,閣下向來沒有耐心,一份協議拿給你三次,已經是極限了。當然,你仍然可以執著的不簽,但是別怪我沒提醒你,閣下有的是辦法,讓你跪在他面前,哭著簽字。”

    時念卿干裂的蒼白嘴唇,蠕動著,楚易不等她開口,當即補充:“你別懷疑我言辭的可信度。讓你活著,已經是閣下最后的仁慈義盡。”

    **

    時念卿回到蘇媚的公寓,蘇媚正精神恍惚地縮在沙發上。

    瞧見她回來,先是怔了怔,隨后情緒激動地朝著她撲去:“念卿,你終于回來了。怎么樣?!霍寒景有沒有生氣,沒有為難你吧?!”

    瞧見時念卿只是搖頭,蘇媚眼淚一下就滾了出來:“我在御府的時候,瞧見盛雅仗著有兒子撐腰,耀武揚威的模樣,實在令人生厭。我就想著給她一點教訓,讓她嘗嘗失去兒子的錐心之痛,所以才雇人去綁他的。原本我想著把霍慕之關個兩三天就放回去,但是我萬萬沒想到,綁走霍慕之的后果那么嚴重,你不知道,霍寒景在新聞上的表情,我現在想想都毛骨悚然,覺得他會把我生吞活剝了。”

    蘇媚絮絮叨叨解釋著,時念卿昏昏沉沉聽著。

    蘇媚又問:“你把霍慕之放回總統府,霍寒景真的沒有難為你嗎?!”

    “……”時念卿當即覺得情況不對,她反問蘇媚,“霍慕之胸口上的那刀,不是你插的?!”

    蘇媚怔住,一副聽不懂的模樣:“什么霍慕之胸口上的那刀?!我什么時候往他胸口插刀子了?!霍慕之受傷了,還是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