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70章 他那么喜歡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孫怡聽見詢問,臉上突然揚起一抹很復雜的笑意,她端起咖啡,微微抿了一小口,好一陣子才低聲問道:“小卿,你跟孫姨說句實話,從小到大,孫姨對你怎樣?!”

    時念卿有些不明白孫怡這番言辭背后隱藏的潛臺詞,想了想,她才回應道:“孫姨對我很好,像對待親生女兒一樣。”

    時念卿并沒有胡言亂語,或是隨便說兩句好聽的,作為禮貌應對。

    在顧家出事之前,孫怡真的是對她極好。那時,孫怡經常約寧苒去逛街。商場里,孫怡但凡看見漂亮的公主裙,以及水晶皇冠,總是會買下送給時念卿,她跟寧苒說:“小卿長得像公主一樣,就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像櫥柜里的洋娃娃一樣。”

    寧苒因為工作,有次被緊急調去外地三天,那時,時靳巖也因為有秘密任務要離開帝城,時念卿就被送至顧家。

    原本在陌生的家里,有些拘謹的時念卿,而孫怡擔心她不自在,竟然把家里很多擺件都換成了時家的東西,晚上還會趟在她的床上,給她講很多童話故事。

    那體貼呵護,真真把時念卿當成了親生女兒。

    當時顧峰然還眉目含笑地說:“小卿,你孫姨就想生個女兒,當初懷著南笙的時候,他安安靜靜在肚子里從來不折騰他母親,當時還以為是個女孩子。你以后就多來顧家走動走動,圓了她有個女兒的夢想。”

    ……

    孫怡聽了時念卿的這話,眼淚一下就要飚出來了,她情緒激動得握住時念卿放在桌面上的手:“既然你承認我待你像女兒一樣,那你能不能幫幫顧氏,幫幫顧家,幫幫南笙?!”

    幫顧氏?!

    時念卿有些懵,不明白孫怡這番言辭是什么意思。

    孫怡垂下眼簾的時候,淚水一顆一顆地往下滾:“南笙,已經有足足五天沒有回過顧家了,一直住在公司加班,期間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接,我實在擔心,今天便去了公司。結果從秦飛的口里才得知:南城的那塊一百萬十萬畝地皮,顧家,沒有絲毫希望了。”

    “怎么回事?!”時念卿很愕然。最近的新聞,她都在關注。按理說,那占了帝城南部區域,五分之一的地皮,但凡有任何動靜,都會報道的。可是,最近的新聞卻安安靜靜,根本沒有任何風吹草動。

    孫怡說:“帝城,作為S帝國的首都,地價本就昂貴,更不要說城南那般龐大的地皮,換作任何國家的總統,恐怕都不會輕易將那塊地,隨意批下來。這次,霍寒景親自下達了文書,讓十二帝國最有實力的房地產巨頭,公開競標那塊地皮。”

    時念卿一聽這話,瞬間蹙眉:“公開競標,不是挺好嗎?!”

    顧氏,雖然因為資金問題,股票跌落。但是,在房地產行業,顧氏的技術,在十二帝國的房地產企業里,沒幾家能比擬的。

    孫怡搖頭:“公開競標,看似公平,其實根本就是霍寒景在暗處操控壟斷。有資格參與競標的企業,全是獲得他批準的企業。而顧氏,連參與的資格都沒有。”

    “……”時念卿聽了這話,眉眼都冷沉下去。

    孫怡的懇求聲,愈發的哽咽沙啞:“小卿,你應該明白,那塊地皮對于顧家的重要性,顧家能不能翻身,全仗著那個項目了。你是知道的,那塊地皮,霍寒景足足思慮了整整三年,才真正下達文書出手。他是要拿一百萬三十萬畝的地,改建第五代住房,一旦第五代全智能房屋建好,那個項目,不僅僅是轟動十二帝國。”

    現目前,不止十二帝國,全球的國家,國民都住的大多是第三代房。

    十二帝國內,僅有少數的幾處,蓋了第四代房。

    霍寒景將那塊地皮圈畫出來,建出全球第一處新型住房,這將成為帝城最標志的居民住宅居住地。一旦成功,勢必影響全球的國民住房問題。

    宏觀影響:S帝國,在國際聲望,上一步臺階。而從小范圍的個人影響來說,此舉,必定讓霍寒景名聲大噪,成為S帝國歷史上最具影響的總統之一。

    其次,只要顧家拿下霍寒景扶持的那個項目,他必定在短時間內不會對顧家下手。這樣,顧家才能有時間,回籠資金,養精蓄銳,才能喘氣,才能起死回生。

    如果沒有那個項目,以霍寒景強硬的手段,顧氏恐怕撐不過三年。

    想到顧家祖祖輩輩,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商業帝國,將毀于一旦,而且是毀在她兒子的手里,孫怡心里又是一陣揪心的疼痛。

    顧氏毀了,心高氣傲的顧南笙,如何承受?!

    承受不了的話,恐怕會……

    孫怡實在不敢想象那后果。

    時念卿看著孫怡苦苦哀求的模樣,心有不忍,可是,霍寒景的性子,她是了解的,但凡那男人做了決定,任何人都無法動搖他的心思。

    更何況,現在她與他之間的關系,劍拔弩張。

    他怎會因為她,給顧家起死回生的機會?!

    她若單獨為了顧氏去找他,恐怕只會適得其反。

    “孫姨,我……”時念卿咬著嘴唇,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孫怡自然是看出了她的為難,更用力地握住時念卿的手:“小卿,你去找霍寒景,好好求求他,他那么喜歡你,肯定會因為你,給顧家一個機會的。我要的不多,只要他同意顧氏參加競標會,小卿,我求你。”

    “孫姨,我擔心我出面,他會很惱火,更何況,我和他離婚了,霍寒景肯定不會……”

    時念卿的話還沒說完,孫怡卻突然好似變了個人,“噌”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身,渾然不顧咖啡廳內投來的復雜目光,猩紅著雙眸,沖著時念卿就狂吼道:

    “時念卿,你就是個忘恩負義的東西!!!你不愿意幫顧家就明說,何必找各式各樣的借口。你怎么能如此冷血無情?!要知道,顧家之所以淪落到這種地步,全是你一手造成的,當初如果不是你纏住我兒子不放,又怎會激怒霍寒景,讓他對顧家動了殺念?!時念卿,你好狠的心啊,虧你顧叔叔當初那么喜歡你,對你那么好,你現在對顧家袖手旁觀,不怕你顧叔叔死不瞑目嗎?!”

    **

    時念卿出現在第二帝宮門口的時候,很恍惚。

    她站在氣派的大理石柱前,抬頭望著鑲嵌在石柱里繪成S帝國國徽、氣勢恢宏的黑寶石,眸色黯淡。

    與她安靜的外表不同,此刻她的內心,波浪洶涌。

    孫怡說得沒錯,她如果都不幫顧氏,顧家就徹徹底底完了,顧南笙也徹徹底底完了。

    可是,她又實在不想去面對霍寒景。

    這些天,她想了很多,而且已經決定了,既然在帝城,時常能見到他,她打算帶著時世安離開帝城,去距離帝城最遠的那個城市,從此以后,再也不見。

    在時念卿被偏西的灼熱陽光,曬得有些眩暈時,她眼尾余光,瞄到一輛黑色轎車,急速朝她開來。

    先是一愣,過神的時候,她條件反射轉身,邁動步子疾步離開……

    **

    一輛黑色轎車,徐徐停在幼兒園門口。

    黑色的車窗外,背著紅色小書包的小男孩,趁著老師等家長來接最后三名孩子放學的時候,瞄手機的空隙,偷偷從半掩的側門溜了。

    盛雅靠在后車廂椅座上的姿態,有些慵懶,冷冷幽幽吩咐開車的馬亦:“跟上去。”

    時世安一口氣跑了很遠很遠,在確定老師瞧不見他的身影時,他這才稍稍停下步子。

    轉悠著黑漉漉的眼睛,看著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輛,最后他走到馬路邊上,抬手要打的士。

    下班高峰,出租車本來就很翹。加之,時世安只是一個小孩子,很多出租車,壓根就沒有停車的意思。

    時世安等了很久,也沒有一輛車要停。

    在他失落的垂下眼簾,想要放棄,去乘坐公交車時,一輛黑色,緩緩在他面前停下。

    “……”時世安抬起腦袋的瞬間,立刻迎上一張笑得異常溫婉美麗的笑臉。

    “小朋友,在打車嗎?!要去哪里?!如果不嫌棄,阿姨可以送你過去。”盛雅瞇縫著溢滿笑意的眼睛,“小孩子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你的媽媽呢?!告訴阿姨,你家的地址,阿姨送你回去。”

    盛雅,是無比自信的。

    霍慕之班里的同學,但凡見過她的,都非常喜歡她。他們都說,慕之,你的媽媽好親切。

    在盛雅笑瞇瞇的身手推開車門,打算下車帶時世安上車的時候,誰知時世安卻拔腿就朝著幼兒園的方向奔去。

    那一剎那,盛雅臉上的笑意,立刻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只剩無盡的黑暗與陰鷙。

    她惡狠狠地盯著那跑得比兔子還快的背影,咬牙切齒對著馬亦吩咐:“去把那野種,給我逮回來。”

    時世安幾乎是卯足全身所有的力氣,不要命地狂奔。

    適才那阿姨,長得很漂亮,她的笑容如同陽光一般,溫暖怡人,可是對于時世安來說,那卻是惡魔的聲音。

    潮濕陰暗的密閉房間,沒有白天與黑夜之分。

    他被鎖在那里,像是一只幽靈,永世被禁錮在黑暗里,見不到任何的光芒,與活下去的希望。

    黑暗里,他雖然看不清那人的臉孔,卻永遠記得她的聲音。

    那是好聽得猶如鈴鐺般悅耳的聲音,然而,她說的話,一字一句,冷酷得沒有絲毫的溫度。她說:“一個野種,也配吃肉?!餓不死,就好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