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102章 S帝國的太子爺,戀愛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秘密返回帝城的途中,時念卿在飛機上吐得嘔心瀝血。

    宮梵玥看著這會兒氣息奄奄躺在座椅上,昏昏沉沉睡過去的女人,他精致的濃密劍眉,擰成了麻花。

    他抬手示意女傭拿來檢測報告。

    李昀說:早孕,是比較敏感與特殊的危險期,任何一天都馬虎不得。

    所以,宮梵玥立了規矩:每天時念卿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量體重、血壓,檢測胎心等等。

    宮梵玥的視線,落在盡早測量的體重上時,本就緊斂的眉頭,頓時皺得更深更緊了。

    “一天,輕了三斤?!”宮梵玥似乎很震驚,覺得不可思議。

    女傭回復:“我也覺得不可能,當時還覺得是稱壞了,重新又拿了個更精準的電子稱,結果測量的結果,是一致的。”

    宮梵玥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除了體重,其他項目倒是正常。

    從昨日到今日,時念卿連白開水喝多了,都要吐,別說吃東西了。

    165CM的身高,居然只有37.5KG。

    時念卿睡得并不安穩,胃部被掏空,沒有食物,所以火辣辣地疼。

    可是她卻做夢了。

    夢到自己的學生時代。

    學校寬闊的操場上,她穿著運動服站在長長的塑膠跑道上,旁邊是震耳欲聾地呼喊聲。

    “依依公主,加油。”

    “依依公主,你才是太子爺指腹為婚的準太子妃,憑什么要跟低賤的警衛長的女兒,公平競爭?!”

    “競爭又有什么關系?!時念卿就是個弱雞,她怎么可能是擊劍冠軍依依公主的對手?!”

    “跟依依公主對決,自取其辱而已。”

    “時念卿,你必須保證,倘若你輸了比賽,就要與太子爺保持距離,不能再恬不知恥,糾纏著太子爺不放了。”

    明晃晃的陽光下,時念卿扭頭朝著旁邊跑到的蕭依依看去。

    烏黑的長發,燙成最漂亮的波浪大卷,蕭依依將濃密的長發,高高束在頭頂,金色的光芒里,她連凌亂垂下的碎發,都透著高雅與尊貴。

    一聲清脆的槍響,之后她卯足全力的狂奔,那么拼命,那么不要命,可是與蕭依依的背影,卻越來越遠,她怎么也追不上,最后反而還在塑膠跑道上,狠狠摔了一跤。

    膝蓋和手肘,被粗糙的跑道,磨破了好大一塊皮。

    尖銳的疼痛,那么清晰又激烈,蔓延至全身的角角落落。

    時念卿疼得眼淚簌簌滾落。

    掙扎著要爬起身的時候,蕭依依鑲嵌著粉紅色鉆石的公主運動鞋,出現在她眼底。

    她的聲音,還殘留著劇烈運動后的喘息:“時念卿,你輸了。按照約定,你要跟我的未婚夫,保持距離。今天,你就把你的東西,從霍園搬出去。至于你與你母親的生活費,會由我們蕭家負責……”

    霍寒景那天,原本是要乘坐飛機飛往英國,兩天后,便是他辦理劍橋大學入學手續的日子。

    可是,那天他卻從機場跑回了學校,找到坐在操場角落,掩面哭泣的她。

    那天,霍寒景是第一次當著她的面發脾氣。

    雙目赤紅。

    一副活生生欲吃人的惡魔模樣。

    他瞪著她,氣急敗壞地吼:“你要跟我分手?!時念卿,就因為這么幼稚的賭約,你就要跟我分手,會不會覺得太可笑了?!”

    眼前的畫面一轉,一下跳至她十六歲生日那天。

    恰逢“英皇”學院的周年慶典。

    霍寒景以一首原創歌曲《Angelgirl》,當著全校上萬雙眼睛獻唱時念卿。

    當時有人用手機錄了視頻放在學校的BBS上,不足一個小時,時念卿便名聲大噪,十二帝國的億萬國民,同一時間知曉:S帝國的太子爺,戀愛了,心儀之人名叫——時念卿。

    時念卿怎么也想不明白:她與霍寒景,到底怎么了。

    明明相識的時候,他們那么親密,那么甜蜜。

    怎么會演變成這樣。

    他為什么要傷害她,為什么這樣對她。

    飛機快要降落。

    宮梵玥傾身幫時念卿系安全帶的時候,她的手,突然緊緊拽住他的衣襟。

    宮梵玥被她大力地往下拉,險些壓在她的身上。

    貼近的時候,他聽見了時念卿悲涼地嗚鳴:“霍寒景,不要走,你不要離開我……”

    **

    宮家老宅。

    天色已經黑透。

    古色古香的老宅,每相隔三十米,便會亮起一盞燈籠。

    凜冽的夜,老宅卻燈火通明,亮如白晝。

    “哥,你是不是瘋了!!!”宮傾琛異常震驚地拿起餐桌上,放置的訂婚請帖,“這就是你跟我說的‘好消息’?!你要跟霍寒景的女人,訂婚?!”

    宮傾琛眼珠子都快要滾出來。

    除了驚愕,還有憤怒。

    宮家老爺子倒是顯得淡定,沒有什么過多的表情。

    “她沒資格嫁進宮家。”宮傾琛重重拍了桌子,滿臉憤怒與敵意地瞪著時念卿,“時念卿,你要臉嗎?!如果要臉,趕緊從宮家滾出去。”

    他就說最近的宮梵玥太反常了吧。

    原來,反常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女人。

    時念卿被宮傾琛暴戾的動作,嚇得渾身一抖,下意識就要站起身往外走。

    宮梵玥見狀,眉眼都染上了冰霜。

    他一把按住時念卿的手,阻止她的動作,黑眸已經直勾勾地朝著宮傾琛掃去:“傾琛,注意你的言行。”

    “哥!”被訓斥了,宮傾琛很委屈,“你要想清楚,這女人就是個麻煩,如果把她娶進宮家,以后族里還有太平日子可過嗎?!再說了,人心隔肚皮,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居心叵測,說不定她就是別人安插進入宮家的棋子……”

    “閉嘴!”不等宮傾琛把話說完,宮梵玥已經厲聲呵斥道。此刻,宮梵玥的眉眼,徹底冷沉下去。

    “宮梵玥……”時念卿的臉色不太好,剛要跟他說,她暫時先離開好了。

    誰知,女仆這是剛好端著雞湯上來。

    時念卿嗅到那味道,胃部立刻翻滾起來。

    她捂著嘴巴,因為不熟悉老宅的情況,在餐廳轉了好幾圈,宮梵玥立刻起身,趕忙把她領進了衛生間。

    因為時念卿的這舉動,餐廳里的氣氛,瞬間又變了。

    老總管在衛生間門口觀察了好一會兒,這才小跑著回到宮家老爺子身邊。

    老爺子一個眼神,他便心領神會:“是真的吐,不是做戲。”

    “……”宮傾琛又震驚得眼瞳瞪大了。

    時念卿的臉色很差。

    自從有了早孕反應開始,便沒怎么吃東西。

    每天,時時刻刻都吐。

    最嚴重的時候,她連做夢夢到食物,從夢中驚醒都能大吐一番。

    宮梵玥攙扶著時念卿出來,宮家老爺子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既然時小姐不舒服,玥兒,你就趕緊帶她去休息,房間,我已經讓老總管去收拾了。”

    宮梵玥帶著時念卿離開餐廳,背影消失的剎那,宮傾琛立刻站起身:“爺爺,你就這樣隨隨便便同意讓那女人進宮家大門了?!”

    “沒瞧見她懷孕了嗎?!”

    “可她是霍寒景的前妻啊。”宮傾琛說道。這身份卡著,誰還敢要她?!再說了,宮家是皇室貴族,能成為宮家女主人的人,不僅身份重要,身子更要清清白白。時念卿,哪點附和了?!

    “你都說了,是‘前妻’。既然已經離婚了,法律又不能規定,她不能嫁入宮家。”顯然,宮家老爺子沉浸在時念卿懷孕的欣喜中,不能自拔。

    宮傾琛再次被宮家老爺子的話,給傷害到了。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爺爺,思想如此開放。

    原本還想再說點什么。

    誰知……

    宮家老爺子卻突然回過身,吩咐道:“你哥哥的訂婚請帖,好像還沒送出去。你作為弟弟,哥哥遇到喜事,就幫忙多分擔點兒,一會兒開車去把請帖發了吧。”

    “我去發請帖?!”宮傾琛都快要被逗笑了。

    “怎么,讓你去,還有意見?!”宮家老爺子反問。

    宮傾琛笑:“我哪有意見?!我分明就是極度、非常、無比不情愿好嗎?!我才不會去呢……”

    宮傾琛想要傲嬌,宮家老爺子拄在右手的拐杖,一下就飛了過去。

    宮傾琛嚇得哇哇大叫,都高高跳了起來——

    **

    老總管端著剛剛燉好的燕窩送來,時念卿望著還冒著熱氣的燕窩,心里愈發難受。

    她這是第一次見到宮家老爺子。

    與印象里,其他皇室貴族的長輩不同,他渾身上下,沒有那份高高在上的冷凜,顯得隨和多了。

    “我覺得,要不然,還是把孩子拿掉吧。”時念卿雙手不安地攪動著。宮家老爺子像宮傾琛那樣,惡言相向地嫌棄,她心里還好受點。

    這會兒,對她這么好,她心中的罪惡感,更濃烈了。

    宮傾琛端了燕窩,拿調羹舀了一勺,放至嘴邊吹涼了,才遞過去:“張嘴。”

    時念卿本能把臉別開。

    宮梵玥挑了眉頭:“你都沒怎么吃東西,就算吃了要吐,也必須吃。李昀說了,孕期吃燕窩,對孕婦和胎兒都好。”

    時念卿卻仍然在糾結孩子的問題:“宮梵玥,我們這樣算欺騙。如果哪天你爺爺知道孩子不是你親生的,他會很傷心,很難過,甚至會對你失望的。”

    “那你覺得:我沒有后嗣,他不會失望?!”

    “可你想要一個自己的親生孩子,很簡單。”

    “那是你認為的簡單。”

    “不止S帝國,就連整個十二帝國,多少名媛公主想要嫁給你。你只需要點點頭……”

    “吃不吃?!”宮梵玥無緣由地煩躁了。遞在時念卿嘴邊的勺子,手都舉得麻了,可是那女人都沒有張嘴的意思,“你不吃的話,我就倒去喂狗。”

    時念卿:“……”

    **

    宮梵玥與時念卿的訂婚宴,不僅震驚了頂級的貴族圈、豪門圈,就連平民百姓都感到無比的匪夷所思。

    作為前總統夫人的時念卿,不是自殺了嗎?!

    怎么不僅沒死掉,反而要與S帝國的副總統大人訂婚了?!

    這,究竟是怎樣亂七八糟的關系與場面?!

    這時念卿,膽兒真肥。

    勾搭了總統大人,現在連副統大人也不放過。

    嘖嘖~!

    宮府。

    早晨八點開始,便陸陸續續有貴族豪門登門道賀。

    雖然他們嘴里說著祝賀的言辭,但是時念卿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們心里不過是冷嘲熱諷罷了。

    他們來宮府,終究只是來看熱鬧的。

    不過,直至晚上九點,宮府都風平浪靜,他們從最初的興致盎然,到此刻有些興意闌珊了。

    當他們覺得無趣,準備離開的時候,人群里突然有人喊道:“閣下大人來了。”

    下一秒,西岳突然風風火火,疾步而來。

    大廳。

    一身藏藍色純手工定制西裝的宮梵玥,挺拔而俊逸,周身的光芒,流轉瀲滟。

    “副統,總統大人來了。”西岳的表情很嚴肅,他側身在宮梵玥耳畔低語,音量足夠低沉,但是周邊與宮梵玥喝酒交談的富豪權貴們,皆是聽得清清楚楚。

    西岳詢問宮梵玥:要不要將宮府的門打開迎接總統閣下。

    西岳還說:總統大人,帶了好些人。

    宮梵玥去到書房,將宮府外的視頻點開一看:這是帶了好些人么?!

    那陣勢,分明是要把宮府,直接推成平地。

    “副統大人,我們現在怎么辦?!”西岳問道。

    今日,早知道霍寒景會來鬧事,他們做了最充足的準備。

    可是誰料想,霍寒景竟然帶那么多人來。

    與西岳的心急如焚不同,宮梵玥神情很淡然,他睨著停在功夫五百米遠、插著S帝國總統旗的黑色車輛,淺淺地勾唇:“總統大人,前來道賀,我自然發自內心歡迎。倘若,他來者不善,這門,不開也罷。”

    “不開門,這罪,不輕。”西岳很忐忑。

    宮梵玥的笑,染了淡淡的血腥:“我不開門,就不信他真敢硬闖。”

    宮家,不是盛家,那般輕而易舉,就能讓霍寒景處決。

    想要動他宮家,必然師出有名。

    否則,隨隨便便動他宮家的領土,這S帝國便不會再太平。

    門外。

    陸宸第三次垂眸掃了眼腕表:已經過了十分鐘了,宮梵玥卻仍然沒來開門。

    這,太不知死活。

    陸宸有些惱怒。

    他踩著特制的軍靴,哐當哐當走至黑色車輛旁。

    車窗,滑下。

    看著在凜冽的夜色下,露出半張線條冷然側顏的男人,陸宸詢問道:“爺,姓宮的不開門,我們怎么做?!”

    媽的,好想弄死姓宮的那小子。

    未免太拽了……

    霍寒景只是淡淡瞥了眼那扇雕刻著宮家滕圖、氣勢恢宏的尊貴白色大理石石門,沒有任何情緒,冷冷地從喉嚨里吐出一句話:“他不開,就給我炸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