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111章 怎么沒把你老婆帶出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帝國會所。

    宴蘭城的心情,許久都沒有如此愉悅過了。

    都說,愛情是最和煦的春風。

    對于沉溺在愛情沼澤的宴蘭城而言:一千里的和煦春風,都不如一個言慕煙。

    言慕煙點頭答應做他女朋友的那一刻,是帝國時間23時,初秋下著細雨的帝城,寒冷又幽暗。然,宴蘭城的世界,卻在那剎那,滿是璀璨明亮的煙花。

    言慕煙的出生極低,普普通通的平常人家的女兒。

    不止蕭然,就連陸宸等人,也不明白:紈绔不羈的宴蘭城,為什么會看上言慕煙。

    陸宸盯著言慕煙足足看了五分鐘,也沒有研究出個所以然來。

    長相普通,身高普通,身材普通。在宴蘭城帶她出席帝國會所之前,宴蘭城曾透漏過她的工作性質。

    之前,他們唯一一次集體屈尊降貴去到非帝國聯盟制度會所——品悅酒吧,宴蘭城目的就是想讓他們去瞅瞅在那里上班的言慕煙。

    在得知言慕煙工作性質的時候,眾人雖然都沒有明確反對,但是所有人都皺了眉。

    品悅酒吧的大堂經理。

    呵~!

    不是他們看不起在酒吧上班的人群,也不是他們把工作分成三六九等,而是……宴蘭城好歹也是堂堂M帝國的總統,怎么會喜歡上酒吧的大堂經理。

    這履歷,但凡呈報上去,十二帝國的皇室貴族們,背地里得看多久的笑話。

    他們會嗤笑宴蘭城,喜歡誰不好,偏偏要喜歡在酒吧上班,不干不凈的女人。

    當初,時念卿作為警衛長的女兒,成為霍寒景女朋友之時,那身份都被貴族圈的那些長舌婦,給噴成了篩子。更不要說言慕煙了。

    陸宸的視線,在言慕煙的穿著上,繞了好大一圈,這才不屑地移開。說不出牌子的地攤貨。不知道今天面見的是什么人嗎?!竟然如此隨隨便便就來了。該不會,連件像樣的衣服,也拿不出手吧。

    陸宸這人很挑剔,性子很直,卻并不好相處。

    所以,他直接毫不避諱地開口哼道:“宴統大人,這是有多摳門,既然口口聲聲說喜歡人家,怎么帶她出來,也不知道去買身好看的衣服。”

    這話,明著是說給宴蘭城聽的。暗地里,卻在譏諷言慕煙。

    在品悅酒吧,渾到大堂經理,言慕煙也不容易。所以,陸宸意有所指的潛臺詞,她幾乎秒悟。

    宴蘭城的手,很自然很親密地攔在言慕煙纖細的腰肢上。

    聽見陸宸那陰陽怪氣的話,宴蘭城皺了眉,都不容言慕煙做出反應,他便出聲回懟陸宸:“我摳門,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你難道不知道?!向來出手闊綽的陸將軍,知道我今天要帶女朋友過來,怎么那么不懂規矩?!你嫂子的禮物,準備了嗎?!”

    “……”陸宸臉色一下就不好看了,他冷冷斜睨著宴蘭城,“我怕我隨隨便便的送禮,你吃醋得非要揍我。談個女朋友也不容易,宴統大人,還是多防范著點好。免得自己的女朋友,被別人撬起走了。”

    “撬我女朋友?!誰?!”宴蘭城挑了下眉頭,“借他一百個膽子,讓他撬撬試試。”

    “……”陸宸知道耍嘴皮子耍不過宴蘭城,索性把目標對準言慕煙,“言小姐,聽說你父母是開小超市的,地點在哪兒啊?!倘若以后,路過的話,可以照顧下你們的生意,也是好的。”

    言慕煙這是十分明確,陸宸這人是來找茬的。看她多不順眼,才會把話說得那么難聽?!

    第一次見面,他都不給她留面子,那么,她也用不著客氣。

    所以,她直接扭頭看向宴蘭城,眼底的光,迷茫又無辜:“蘭城,你之前只告訴我,陸將軍是單身,但怎么沒告訴我:單身狗,會狂吠咬人?!嚇死我了!!”

    “……”陸宸聽了這洗刷,瞬間全身僵硬。

    他直直地盯著言慕煙,片刻后,眼底都有火噴出來了:“你罵誰是狗?!”

    言慕煙身體故意瑟縮一下:“單身狗,居然還會發怒?!”

    “言、慕、煙……”陸宸都咬牙切齒了。

    言慕煙卻說:“這么恐怖的單身狗,忒嚇人了,要不然,我先走了?!萬一不小心被他咬傷,還要去打狂犬疫苗,傷錢就算了,還疼。不劃算。”

    “你,你,你……”陸宸全身都在發抖。

    宴蘭城眼神寵溺,眉目含笑:“放心,他咬不到你,只要他撲過來,我會提前一腳把他踹飛的。”

    “……”陸宸不僅看不下去、聽不下去,更待不下去了。

    重重一拍桌子,作勢就要離開。

    “陸宸,別動氣。”徐則拽住他,“你不對在先,跟言小姐道歉。”

    “哼~!”陸宸冷笑,根本沒有道歉的意思。

    宴蘭城心情不錯,加上言慕煙言辭占盡上風,并沒有吃虧,也不計較了。

    蕭然見狀,趕忙跳出來活躍氣氛。

    之后半個小時,霍寒景幾人圍著牌桌玩梭哈。

    起先,言慕煙和蕭依依還能坐在旁邊看他們玩牌,后來膩了,兩人就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吃些小零食。

    在酒吧內,言慕煙什么樣胡攪蠻纏的厲害角色沒見過?!不過,作為國家重要首腦,她倒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或多或少,心里都有些悸動。期間,她與陸宸發生了好幾次口角,她都沒有落下風。縱使如此,她打從進入包房開始,都不敢用正眼去瞄主座上,沉默寡言的男人。

    霍寒景的氣場,強悍又冷漠。

    默不作聲地坐在那里,便讓人不敢隨隨便便地直視。

    而蕭依依,從坐到沙發上開始,她的目光,便在霍寒景的身上打圈圈。

    蕭家,最輝煌的時候,曾鼎力相助霍家。

    為此,蕭家與霍家,便跟她與霍寒景訂了娃娃親。

    在霍寒景十四歲之時,曾來M國拜訪過蕭家,那時她的父親,與霍渠譯談論起他們的婚事,霍寒景都是默認的狀態。直到,時念卿出現以后,霍寒景便有了反悔的跡象。

    蕭依依時常想:倘若,時念卿不曾出現過,是不是她與霍寒景早就成婚了?!

    而,那高不可攀、英俊如神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

    蕭家還鼎盛,霍寒景都當著她的父親,毀了婚約。

    蕭家出事,霍寒景作為補償,也作為當初幫助霍家的匯報,這些年,直接扶持了蕭然,成功作穩A國的總統之位。

    于情于理,她都不該,甚至不敢再奢望,與霍寒景有再多的瓜葛聯系。

    可是,蕭依依仍然不死心。仍然在心里偷偷期盼著。

    在日本留學的這些年,她屏蔽掉有關十二帝國的所有消息,包括霍寒景。

    知道,得知時念卿死訊之時,她才決定回國。

    辦理了退學申請,結果……她還沒來到帝城,蕭然便打來電話告知她:“依依,死了這條心吧。先不說時念卿還活著,就算她真的死了,景爺也不可能喜歡你。”

    想到這里,蕭依依又圓又大的漂亮眼眸,瞬間變得很黯很黯……

    牌桌上,心情愉悅的宴蘭城,嘴里咬著一根雪茄,大力深吸一口,這才淡聲道:“景爺,今天怎么沒把你老婆帶出來?!以后這種聚會,把她也帶上,讓她們女士也約桌麻將,免得坐在旁邊無聊。”

    宴蘭城開車去接言慕煙,最后才來帝國會所,所以不知道今晚是什么情況。他只知道:霍寒景一直板著個臉,冷死人不償命。

    而聽了宴蘭城的話,蕭然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姓宴的,哪壺不開提哪壺。自己想死,不要連累到他們這些無辜群眾,好嗎。

    果不其然,沉默一晚上的霍寒景,聽了宴蘭城的話,終于冷冷掀起眼皮子,直直朝著他看去:“怎么,撒了一晚上的狗糧,撒上癮了,這會兒,也想喂我吃一口?!”

    “……”宴蘭城也不知道霍寒景哪來的那么大的成見與怒氣,嚇得他咬在嘴角的煙都差點掉了。

    他惶恐地望著霍寒景:“爺,你說什么話呢……”

    陸宸憋了一肚子的火氣,見到霍寒景有了削宴蘭城的跡象,壓根就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趕緊在旁邊幫腔道:“爺,宴統哪是想喂你吃一口,分明就是想把你撐飽。”

    唰——

    宴蘭城凌厲的刀子眸光,朝著陸宸,飛射而去。

    陸宸接受到的瞬間,立刻快速把腦袋一仰,避開宴蘭城那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的目光……

    **

    時念卿也不知道是幾點睡著的。

    醒來之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她抬手,遮住滲透粉色窗簾的金色陽光。

    一樓。

    時念卿下去的時候,桐姨剛把午餐端去廚房熱著。

    瞧見時念卿終于睡醒了,她連忙笑著問道:“時小姐,餓了嗎?!想吃點什么?!我讓廚房幫你準備。”

    廚房,早早就幫時念卿準備了早餐,午餐。

    可是,時念卿沒下樓,她也不好上去打擾。

    畢竟孕婦,充足的睡眠,對胎兒尤為重要。

    時念卿隨便讓桐姨幫她拿點吃的就行。

    坐在餐桌前,吃完飯,桐姨又捧著一碗黑呼呼的中藥過來。

    隔著很遠的距離,時念卿嗅到那味道,都皺了眉。

    桐姨把藥放在時念卿面前的桌上,瞥見時念卿那嫌棄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藥雖苦,但是對身體好,時小姐還是趁熱喝,中藥都是越涼越苦。”

    “我能不能,不喝?!”時念卿實在受不了那味道。近期,她的早孕反應,好像沒那么激烈了。能吃下不少飯菜和水果。可這會兒,她難受得又想吐了。

    桐姨見狀,連忙說:“這方子,少爺今天早晨囑咐,必須熬給時小姐喝。就連熬制的火候與時間,以及藥水的蒸發量,少爺都親自列了出來。你不要辜負少爺的好意與心思。”

    聽了這話,時念卿猶猶豫豫,最后還是端起碗,小口小口喝了下去。不過喝藥的途中,時念卿本能問了句:“少爺,昨晚幾點回來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