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143章 他們在房間里做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霍時安24小時都沒發過高燒了,雖然一直都是38度左右,反反復復低熱。

    寧陽說:炎癥,在沒得完全控制住之前,發燒都是正常的。只要體溫不是突然飚得很高,咳嗽也沒怎么加重,就觀察著,然后好好養著。

    縱使如此,時念卿仍然不放心。

    每隔一個小時,她都會拿溫度計,謹慎又小心幫他測溫度。

    霍時安很嗜睡。

    晚餐后半個小時,吃藥之后,便昏昏沉沉陷入沉睡。

    卻始終睡不踏實。

    每隔一小會兒,他要么不停咳嗽,要么突然驚醒過來,嘶啞著嗓音,急切地喊:“媽媽,媽媽……”

    時念卿側躺在床上,半臥著。

    聽見他急切的驚呼聲,連忙柔聲安撫:“媽媽在呢,媽媽在。”

    “安安還想聽你講故事……”霍時安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二樓的主臥,是霍寒景特意讓桐姨去找人打造的兒童房。

    裝修完畢之后,霍寒景第一次進來瞧見這風格的時候,有些蹙眉。似乎有點想不明白,這樣的風格,小孩子會喜歡?!

    桐姨當時解釋道:“現在的小男孩,都喜歡美國隊長。我找的那家裝飾公司,百分之九十的男孩兒童房,都是這風格。”

    事實證明,霍時安太年幼,雖然也不明白美國隊長,具體是什么。但,這風格,他卻是特別喜歡。

    據說,霍時安第一次住進這房間的時候,歡呼雀躍了許久。

    房間床頭的墻角,開著光線昏暗的壁燈。

    時念卿垂著眼眸,滿目溫柔地看著懷里的兒子,她柔聲說道:“媽媽明天再幫你講故事,安安生病了,就要好好閉上眼睛睡覺,這樣才能盡快好起來。”

    霍時安卻有些不依不饒:“媽媽,同學都說他們的媽媽,每天晚上睡覺都會給他們講故事,媽媽,你才給安安講一晚,可不可以給安安多講幾個……”

    “……”時念卿聽了這話,心口莫名一下像針扎般疼痛,她抬手扶著霍時安小小的腦袋,“安安,媽媽以后也每天給你講故事,好不好?!媽媽再也不離開你了。”

    “那你說話算話。”

    “嗯。不算話的話,我就變成小狗。”

    “媽媽不要變成小狗。媽媽變成小狗的話,安安又沒有媽媽了。”

    “好,媽媽不變小狗。”

    ……

    霍時安生病,很沒有安全感,而且很粘人。

    一直折騰到深夜的十點,最終才沉沉睡踏實過去。

    時念卿輕手輕腳離開,哪怕已經下了樓,她也不敢把步子放得太重,深怕自己動靜太大,又把他擾醒了。

    原本,時念卿想回房間去換套睡衣的。

    她也在低燒。

    雖然溫度不高。

    但,為了哄霍時安睡覺,她被折騰得滿身都是虛汗。

    時念卿本以為:都這么晚了,霍寒景應該早就送她回X國公館了。

    誰知,當她去到一樓的側臥時,經過門口的玄關處,發現古思媞的鞋子,居然還整整齊齊地放在那里。

    時念卿哪怕在浴室里洗澡,都是保持著豎起耳朵聆聽外面動靜的姿態。

    可,都帝國時間23時,外面仍然靜悄悄的,沒有任何的動靜。

    時念卿實在繃不住了,不明白:晚上七點的晚餐,霍寒景上樓之后,聽女仆說,便再也沒有下來。這都快凌晨十二點了,也不知道他們在房間里做什么。

    換衣服,能換一晚上?!

    時念卿坐在房間的沙發上,大腦里蹦出“換衣服”三個字的時候,她拿著毛巾擦頭發的手,都頓住了。

    帝國時間23時30分。

    時念卿覺得自己的行為,完全不受控制。

    她站在二樓與三樓轉角的樓梯上時,猛然驚醒。在意識到,自己居然想跑到三樓的主臥,隨便找個理由,想去看看霍寒景與古思媞在房間里做什么時,她既懊惱又羞愧。

    只是稍稍怔了怔,最后她立刻動作麻利地往樓下跑,想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間。

    如果她的這行為,被霍寒景知曉的話,那丟人,簡直丟大發了。

    古思媞現在是霍寒景的未婚妻,他們在房間里,能做什么?!

    其次,就算真能做什么,那跟她又有什么關系?!

    時念卿去到一樓的時候,正好撞見值完夜班,準備收拾好衛生,便離開的兩名女仆。

    兩名女仆手里拎著清潔箱,小心翼翼把放置在大廳最中央的霍氏家族滕圖的巨大擺件上面的灰,再次抹了一遍。

    “你說,總統大人和古小姐,在房間里做什么?!今天剛好輪到我在三樓當值,可是,總統大人上樓后,都沒出過房間。”

    “總統府內,最忌諱議論主人的私事,你的好奇心,不要太重了,免得一不小心,惹了禍患,被逐出總統府。你也知道的,總統大人最近的脾氣,實在太差了。桐姨管家,可是總統大人的乳母,惹怒了總統大人,最后還不是被調遣去了老宅。”

    “你不要跟我提桐姨的事,提起我都來氣。還不是因為時念卿,桐姨才會被遣走。桐姨面子雖然嚴厲,可,真心實意是幫著我們這些下人著想的。全府上下,沒有人不喜歡桐姨。現在她被遣走,劉憲總管回來,我們的好日子又到頭了。這不,都馬上凌晨12點了,還非要我們離開前,徹頭徹尾把衛生再搞一遍。他嘴巴上說是總統大人喜好干凈,心里分明就是想要邀功掙表現。可是,劉總管也不看看,我們當值的時候,已經夠累了,結果下班之前,還要再搞衛生。”

    “時念卿,的確讓人看著,就莫名生厭。尤其是那張臉。”

    “你也討厭她,對不對?!我長這么大,從來沒見過像她那么作的人。當初是她自己非要吵著嚷著離開總統府的,結果,總統大人如了她的意,成全了她,放她離開了,她卻又舔著臉糾纏著非要回來。好像在總統府門口,站了一天一夜,總統大人都不想理會她的,她卻使用手段,佯裝暈倒,總統大人這才勉強讓她入府。晚餐的時候,你沒當值,所以沒看見她瞧古小姐的那眼神,仿佛恨不得把古小姐生吞活剝似的。她也不想想自己到底算個什么東西啊?!雖然她是前總統夫人,但是那又怎樣?!總統大人現在的正牌女友,可是古小姐,她用那眼神瞪古小姐,還真把自己當正室了?!呵~!!”

    “你沒瞧見嗎?!剛剛我從四樓下來的時候,正好在撞見她在二樓的樓梯口鬼鬼祟祟的。看她那架勢,分明就是想去總統大人的房間,窺探總統大人與古小姐的隱私。我都搞不明白,時念卿這種女人,總統大人當初是怎么看上的?!哪怕是眼瞎,也應該看不上啊。”

    “這正是她最高明的地方。明明長得不咋樣,一邊勾搭著副統大人,一邊又想去破壞總統大人與古小姐。她這女人,是不是心里有病,覺得全世界的男人都要圍繞著她轉,她才能找到存在感與滿足感。”

    “聽你這樣分析,我也覺得她有病,覺得所有男人都應該喜歡她……”

    “噓,別說了,她下來了……”

    另一名女仆,不屑瞄了眼站在樓梯口的時念卿,絲毫不畏懼,反而還翻了白眼,譏諷道:“下來了又怎樣?!我又沒有添油加醋、胡亂八道說,我說的事實存在。她就是不要臉,明明自己不要總統大人,卻在得知總統大人與別人談戀愛之后,又跑來惡意破壞……”

    **

    時念卿坐在房間的沙發上。

    總統府,位于帝城地段最好的地方。

    據說,當初在總統府的選址上,單是勘測,便足足進行了三年。從S帝國的地理環境、經濟發展等等前面,排名前5的城市選擇,所有的綜合因素,反復考慮推敲,才最終定在帝城的這片區。

    說是,這片區,是霍家的龍脈根基所在。

    總統府建在這里,不僅能鎮住政與權,還能壓住所有的皇室貴胄。

    而且,環境好,空氣質量上承,可以延年益壽。

    連總統府下面的水,都零污染。

    就是這樣一塊風水寶地,凌晨的時候,外面黑壓壓的,看不見多少的燈火。

    時念卿扭頭,一動不動地看著自己倒映在落地窗上的影子。

    她本能摸了下自己的臉。

    與古思媞相比,她的姿勢,的確遜色太多。

    不止是女仆那些旁觀者,就連她自己都會被那些美好的事物吸引,更不要說男女之間的異性吸引。

    任何的男人,都會選擇容貌更勝一籌的女人吧。

    想到這里,時念卿莫名有些垂頭喪氣。

    凌晨一點。

    時念卿躺在床上,剛要迷迷糊糊睡著,卻被“咚~”的一聲巨響給擾醒。

    她條件反射,以為是樓上霍時安的房間出事了。

    結果,光著腳丫往樓上跑的時候,發現響聲,是從廚房的方向傳來的。

    時念卿皺起眉頭,心下納悶:這么晚了,誰還在廚房里敲得叮叮咚咚?!

    她狐疑地靠近廚房。

    推開門的剎那,霍寒景正一手拎著鍋蓋,一手拿著鏟子,站在料理臺上,手慌腳亂地忙碌,聽到動靜,他本能扭頭看了過來。

    平底鍋里,加了不少的食用香油。

    兩顆雞蛋,黑黢黢地冒著滾滾白煙。

    排煙系統,并沒有開,以至于哪怕超20平的偌大廚房,也是煙霧藹藹。

    “你,在做什么?!”時念卿錯愕地問。

    “做點料理。”霍寒景淡淡地回應。

    廚房明明都要被炸了,但是霍寒景反饋給時念卿的姿態,依舊是高高在上,一手操控全局的輕松愜意姿態。

    時念卿本以為,霍寒景來廚房,是因為晚上沒有吃晚飯,肚子餓了。

    她走進廚房,從他手里接過鏟子,本想開口詢問他想吃點什么,她隨便當他做點兒。

    誰知,霍寒景卻率先開口說道:“思媞一整天沒吃東西,我本來想給桐姨打電話,讓她弄點吃的,但是后來才想起她被調去老宅了。我原本想給思媞下點雞蛋面,但是,好像總是控制不好溫度,雞蛋都糊了。既然你來了,正好,幫思媞隨便弄點吃的……”

    時念卿的動作是很麻利的。

    在霍寒景說那番話之前,她都已經把鍋洗干凈了。

    然,等霍寒景說完之后,她面無表情,把手里的鍋鏟一扔,直接往外走:“突然腦子有點暈,面條你自己下吧。”

    “……”霍寒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