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165章 耀武揚威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黃昏,金色的夕陽暈染天際,宛若鮮血般嫣紅。

    絢麗,奪目,驚心。

    時念卿進入帝國會所之后,宮梵玥不僅沒有驅車離開,反而下車,靜默坐在車頭,緩慢抽煙。

    煙蒂處,印著宮家滕圖的香煙,在他的指尖,一根一根不間斷。

    白色煙霧,在夕陽映得不斷閃耀著金光的空氣里,以螺旋的姿態,緩慢得升入半空。

    西岳打來電話之時,宮梵玥剛從煙盒里,抽出最后一支香煙。

    “副統!”西岳畢恭畢敬的聲音傳來。

    宮梵玥呼出一口濃郁的煙霧后,才聲線喑啞:“何事。”

    “巍瀾慎將軍,緊急秘密來帝城了,還有二十分鐘抵達帝國機場。”西岳低聲說道。

    而宮梵玥英挺的劍眉,當即深深擰了起來:“他怎么會突然來帝城?!”

    西岳回復:“好像是運往C帝國的那批貨,出了問題,還挺嚴重。”

    “……”聞言,宮梵玥眸色都冷沉下去。那批貨,出問題了,怎么會?!

    用力將指尖的香煙,一口吸到盡頭。

    宮梵玥重重呼出白色煙霧的時候,順手將煙蒂扔在地上。

    “秘密派人去機場接他,記住,人,全部要查不出端倪的生面孔,行事,一定要嚴密,不能走漏任何的風聲,還有……”捏著手機,宮梵玥一邊低聲吩咐,一邊優雅起身,繞至駕駛座,準備鉆進去驅車離開之時,誰知,帝國會所的大門,大打而開,一抹高大挺俊的黑色身影,突然出現在那里。

    “閣下!!”門口,持槍而立的警衛,在瞄到霍寒景身影的剎那,先是集體一驚,隨后,齊刷刷恭敬頷首。

    而宮梵玥說話的聲音,也戛然而止,他瞇縫著黑眸,猛然看了過去。

    在看清霍寒景面孔的剎那,宮梵玥的眼底,瞬間凝了一層厚厚的冰霜,以及,涌動著無盡的凜冽殺氣。

    連貼在耳畔,拿著手機的手,都無法抑制的,爆出一根又一根駭人的青筋。

    絢爛的夕陽,點綴萬物,入目之處,皆美得不可方物。

    可是,帝國會所門口,卻是,電光火石,硝煙彌漫。

    律動的風,都殺意起伏。

    那些警衛,自然看不懂,這看似平靜無波,實則暗濤洶涌的戰爭,因何而起。他們只知道:那看不見,也摸不到的殺氣,太過威懾人心。

    手機那頭,突然沒有了任何聲音,西岳焦急不已,不停大聲喊道:“副統,副統,你沒事吧?!副統大人……”

    宮梵玥狠狠地盯著霍寒景嘴唇一周,那暈染而開,異常刺目的紅,眸色愈發狠戾不善。

    最終,他還是拉開車門,徑直鉆進去,然后急速揚車而去。

    霍寒景面無表情立在那里。

    瞅著宮梵玥的車,不過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沾染著口紅的唇,緩慢又得意地往一端,邪惡地勾起。

    此刻,陸宸和楚易站在他的側后身。

    瞄到霍寒景揚起的那詭異的笑意,兩人只覺得驚悚。

    一同乘坐電梯下來的時候,陸宸還在納悶,他們的爺,怎么會在一樓便出電梯了,要知道,霍寒景從來都是直接去地下車庫,今日,竟然反常的還讓警衛把車開到大門口。

    原來,他爺,這是……耀武揚威去了。

    古思媞和藍溪趕到帝國會所的時候,霍寒景剛要邁腿,鉆進專用座駕。

    “閣下!!!”古思媞急忙從車內下來,大聲喊道。

    霍寒景回頭的那一瞬,古思媞整個人當即石化,徹徹底底僵住了。

    **

    X國公館。

    藍溪憤懣不平地大聲嚷道:“思媞,這你都忍得下去,不發脾氣?!眾目睽睽之下,霍寒景給你戴綠帽子,你都不生氣嗎?!啊啊啊,氣死我了!!!!”

    藍溪抓狂的把自己的包包,狠狠砸在沙發上。

    相比藍溪的怒不可遏,古思媞顯得很平靜,除了臉色差了些,沒有多余的情緒。

    她說話的時候,也有些有氣無力:“藍溪,我有些累了,想睡會兒。”

    “睡什么睡!!!!”藍溪眼底冒著紅光,“換我是你,現在就去找到那賤人,狠狠抽她幾個耳光,讓她知道,誰才是正牌夫人,誰是不要臉的小三兒!!!”

    “……”古思媞不說話,只是沉默坐在床邊,規規矩的。

    藍溪憤懣地抱怨:“那霍寒景,仗著自己的身份與地位,是不是可以隨便玩兒女人?!你不過是送伯父伯母回一趟國,來來回回也不過兩天的時間,他竟然背著你,和其他女人接吻。這就算了,偷了腥,至少要把嘴巴擦干凈吧。他卻明目張膽留著那印記,公之于眾嗎?!呵~,真的太氣人了。”

    藍溪越想越生氣,越想越氣憤。

    古思媞卻低垂著眉眼,任由藍溪在旁邊發泄,也沒有吱聲的意思。

    “你還愣著做什么?!”藍溪瞅著古思媞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和羞辱,卻悶不做聲,愈發的受不了了,“現在趕緊給霍寒景打電話,然后哭給他看,讓他愧疚,讓他自責啊。”

    古思媞卻搖頭:“藍溪算了。閣下做事有分寸。既然他這樣做,肯定是因為他還沒有足夠的喜歡我。我給他打電話,只會讓他覺得煩惱。”

    “……”藍溪都嚴重懷疑,古思媞的三觀,是不是有問題。先不管,霍寒景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她,既然兩人都在交往了,而且連雙方長輩都見過了,那么就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更應該為彼此忠貞。

    讓若這點都做不到,他還配當什么一國總統?!

    “古思媞,是不是,真的等時念卿把你的未婚夫搶走了,你才會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藍溪說,“哦,不對,你應該還會在旁邊,歡快又開心,替他倆鼓掌。”

    “時念卿是他的青梅竹馬,也是他的初戀,如果閣下最終還是選擇她,我是應該祝福。”說這話的時候,古思媞的眼眶,最終還是紅了。

    “祝福個毛啊,那你有本事不要哭啊。”藍溪眼底冒著紅光,“古思媞,你怎么就那么蠢,這種放任性、充分給彼此自由空間的關系,最后都只會吹掉。男人,要的就是挑釁,以及得到時的滿足。像你這種,乖乖巧巧呆在原地等他的人,是不會被珍惜的。你應該像時念卿好好學習,一邊勾著副統,一邊又吊著總統,讓兩人男人為了她,爭得頭破血流。”

    “藍溪。”古思媞心情瞬間被她說得愈發糟糕和不開心了,“你先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好。”藍溪點頭,從沙發上撿起自己的包包,大步就往房間門口走,“古思媞,等霍寒景一腳把你踹掉的時候,不要找我……”哭。

    藍溪猛然來開門的時候,竟然瞧見古夫人,居然拖著行李箱,站在門口。

    “伯母,您怎么又回來了?!”藍溪先是一愣,隨后堆起滿臉的笑容詢問道。

    說著,她還扭頭看向房間里:“思媞,你母親來了。”

    古思媞也狠狠驚了一下,連忙從床上站了起來:“母親,你怎么回來了?!”

    古夫人笑道:“你父親不放心你一個人呆在帝城,讓我過來照顧你。”

    “我一個人挺好的。”古思媞笑道。

    “你們剛剛在聊什么。”古夫人問道,“遠遠就聽見你們在吼,是不是兩人又吵架了。”

    藍溪和古思媞兩人,先是一陣沉默,隨后兩人默契地點頭。

    藍溪說:“伯母,你來了最好了,好好看管著思媞,她欺負我,欺負到頭頂上去了。”

    **

    晚上九點。

    古思媞猶豫許久,最終也沒有給霍寒景打電話。

    她去到古夫人的房間,本想詢問她要不要吃點睡前甜品。

    敲了三下門,古思媞推開門的時候,發現母親房間里,還站著一名黑衣男人。

    因為她的突然出現,古夫人似乎神情有些慌亂。

    不過,時間很短暫,古夫人連忙扭頭對那男人說道:“你先下去,我再給你打電話。”

    “是,夫人!”男人,恭敬地頷首。

    古思媞走進房間,與那男人擦肩而過的瞬間,男人拿在手里的文件夾,突然有紙張掉了出來,落在她腳邊。

    古思媞蹲身撿起,本想把那紙張還回去。

    可是,目光落在紙張上的內容的剎那,她的表情,突然急速一變。

    這,居然是“英皇”帝國聯署學院幼稚部的結構圖。

    上面清晰標注了所有的警衛執勤點,以及,電子眼監控范圍。

    每一處的死角,皆被紅色的五角星,醒目標記著。

    “媽,這是什么?!”古思媞詢問古夫人。

    古夫人卻對著那黑衣男人使了個眼神。

    得到命令,男人動作迅速離開房間。

    “能有什么?!”古夫人淡淡笑道,“你父親不是在考慮,等你和閣下結婚以后,所生之子,應該去哪所學校念書嗎?!英倫是整個十二帝國最好的學院,你父親讓人把學校里的部署都規劃了下,有些安全死角,他會跟閣下親自提一提,重新部署。”

    古思媞卻完全不相信古夫人的話,直接問道:“你們想對霍時安下手?!”

    “……”古夫人緘默。

    古思媞卻情緒失控地吼道:“媽,你是不是瘋了,居然有如此瘋狂的想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