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 第208章 專挑單身狗欺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別后重逢:吻安,第一夫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首發:~【www.remenxs.org】陸宸抵達會所的時候,大喇喇地推開門,便忍不住抱怨:“這帝城的交通,真是日了狗了了,堵到現在都還沒完全順溜。讓兄弟們久等了,不好意思。”

    宴蘭城看著陸宸孤零零一個人站在門口,很錯愕:“你一個人?!”

    陸宸卻露出嫌棄的表情:“女人就是麻煩,路上明明一直在不停補妝,結果到了會所,還非要再去衛生間去補補,忒麻煩了。”

    陸宸似乎疲憊到極致,渾然不顧形象重重倒在沙發上,然后說:“如果不是為了陸家傳宗接代,誰要談女朋友。”

    蕭然洗刷他:“終究,姜,還是老的辣。”

    陸宸卻說:“不相親,每天都一哭二鬧三上吊,我能怎么辦?!跟代家小姐,確定了關系,終于消停了。”

    言慕煙聽了露出的話,有些不滿:“怎么,在你們男人眼里,我們女人就是傳宗接代的工具?!”

    說完,當即冷冷一哼。

    那一哼,聽得宴蘭城心驚肉跳的。

    宴蘭城趕忙跑過去,表忠心:“煙兒,其他男人的心思,我是不知道,但我對你,絕對不是那種心思。”

    “那你是哪種心思?!”言慕煙先要翻白眼,“連親手做的生日蛋糕都沒有,還能有什么心思?!”

    宴蘭城說:“我喜歡你,喜歡到,哪怕你不給我生兒子,我宴家斷子絕孫,都無所謂。”

    此話一出,包間里,先是死寂無聲,隨即,爆出異常響亮的口哨和吆喝聲。

    蕭然忍不住洗刷他:“宴蘭城,你真是夠了。”

    當然,言慕煙,終于被宴蘭城給逗得嘴角往上彎了。

    她瞪著他:“宴蘭城,你個沙雕,有這么詛咒自己的么?!”

    吃晚飯的時候。

    包房里,偌大的豪華餐廳,餐桌上,滿滿的,全是各種高級精致的菜肴。

    之前,言慕煙板著臉,宴蘭城心情困窘又壓抑,這會兒言慕煙喜笑顏開,忍不住想要活躍氣氛:“只是這么單純的吃飯喝酒,太沒意思。”

    “城爺,那你覺得怎么樣吃飯,有意思?!”陸宸問。

    宴蘭城說:“難得我們都帶著女朋友參加聚會,要不然,我們玩個游戲,好好讓自己的女朋友,見識下我們的男性魅力?!”

    在宴蘭城的游戲規則是:男士玩骰子,拼酒量。

    最先喝倒醉趴下的人,承包所有情侶的十二帝國一個月超級豪華旅游的全部開支。而且,必須無條件滿足一對情侶的一個很無理的要求。

    豪華旅游的開支,這不是什么重點,讓人振奮人心的,是那個無理要求。

    他們這圈子人,有些被壓榨得已經不成人形,自然很渴望這個要求,好好順心出氣。

    游戲開始的時候,是搖骰子。

    可是幾輪下來,宴蘭城提出抗議:“搖骰子,不公平,景爺的技術那么好,醉趴下的,只會是我們幾人。我們如果倒了,多慘。”

    霍寒景就是個變態。他那無理要求,不知道得無理到什么地步。

    而從始至終,沉默得實在有些過分的霍寒景,終于從宴蘭城的這番言辭,聽出點貓膩來。敢情,今晚的這伙人,都是沖著他來的?!

    不過,他無所謂。

    反正,不管什么游戲,他從來沒有怕過,更沒有輸過。

    蕭然觀察了下霍寒景的反應,然后不動聲色地說:“轉酒瓶吧,酒瓶指到誰,誰就喝。”

    “這個挺好,公平。”宴蘭城點頭。

    玩了半個小時,宴蘭城和陸宸,都喝得有點大了,蕭然的酒量,是好到極致,難得遇到對手的,而霍寒景,則是那種……運氣都是受到上帝眷顧的。

    他就那么巋然不動地坐在主座上,瓶口,只對準了他三次。

    宴蘭城他們有些怨聲再造。

    陸宸再次中獎的時候,代葶有些坐不住了。代價與陸家,是世交。代葶比陸宸小三歲,但從小就偷偷愛慕陸宸,所以,在陸宸將白酒滿滿倒進自己的酒杯時,她率先一步,端過酒杯,一飲而盡。

    她重重放下杯子之時,餐桌上,死寂一片。

    代葶被無數的目光注視著,耳根子有些發熱,她咬著嘴唇說:“游戲規則沒有說,酒,不能代喝。”

    蕭然眼底卻噙著盈盈笑意:“代小姐,好酒量。”

    宴蘭城也跟著起哄。

    不過,再次轉動酒瓶的時候,宴蘭城又中獎了。

    宴蘭城頭暈腦脹的,已經有點醉了,他剛要喝酒,言慕煙卻搶過他的酒杯,淡淡地笑道:“搞得你好像沒有女朋友可以代替你喝似的。”

    所以,接下來的五分鐘,男士的酒,全部由自己的女朋友喝了。

    當酒瓶的瓶口,慢慢停頓在霍寒景的面前時,餐桌上,再次死寂無聲。

    霍寒景很不動聲色,倒了酒,眼睛不眨地喝了一杯白酒。

    宴蘭城和陸宸,干干地笑:“爺,好酒量。”

    霍寒景沒有什么表情,漂亮的手指,再次轉動酒瓶。只是,瓶口卻接連著指向他。

    霍寒景第四杯下肚的時候,瓶口仍然又轉到他的面前,陸宸都看不過去了:“要不然,我們換個瓶子吧,這該死的瓶子,專挑單身狗欺負,是不是?!”

    “……”宴蘭城和蕭然,直接把崇敬的目光,投向陸宸。這陸宸,真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話,都敢說得出口。

    陸宸真的重新換了個酒瓶,再次轉動的時候,霍寒景頻頻中招。

    最后,言慕煙站起來說道:“景爺身體不舒服,又沒有女朋友幫忙擋酒,要不然,換個游戲玩吧。”

    宴蘭城卻說:“煙兒,你真不會說話。什么叫,沒有女朋友?!爺是那種缺女朋友的人嗎?!”

    對于言慕煙和宴蘭城一唱一和的洗刷,霍寒景默不作聲,只是倒了酒,仰頭喝盡。

    在霍寒景,連著喝了十杯的樣子,陸宸有點看不下去了,提倡道:“爺,要不然,你也打電話把女朋友叫過來?!免得你單打獨斗的,搞得像我們在欺負你一樣。”

    此話一出,霍寒景陰冷的眸光,利劍般掃射過去,他面無表情地冷哼:“單打獨斗,欺負?!那要不要比比,今晚究竟誰先倒?!”

    陸宸有些被嚇住,立馬慫了:“爺,跟你開玩笑的,別當真,呵呵~!!”

    霍寒景冷冷橫了他一眼,再次轉動瓶子……

    **

    時念卿接到霍寒景電話的時候,正坐在化妝臺前,盯著鏡中的自己,不斷打量自己的臉:因為懷孕,她好像真的變丑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