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奇聞錄 第六十六章,判決結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六合奇聞錄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宮羽翎終于清醒過來,血霧所化的幻術也因為達迦魔女的退去而消失,救援人員終于能夠進場救人,光頭混混幾乎已經到了瀕死的邊緣,被抬上擔架的時候似乎已經不行了,裁判們在緊急商量這場比賽該怎么判定勝負。

    而宮羽翎則坐在地上,看著在自己和達迦魔女合體之后制造的混亂場面以及滿地的血液,她已經完全傻了眼。

    上官浮夢從地上爬起來踉踉蹌蹌走過去,扶著宮羽翎問道:“沒事吧,是不是傷到哪里了?”

    “啊?我沒事,邡巢……邡巢呢?”宮羽翎回過神來問道。

    “他已經被擔架抬走了,你確定你沒事嗎,剛剛那是怎么回事,那個附身在你身上的是什么東西?”上官浮夢問道。

    宮羽翎低下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沒弄清楚,她說她叫……”

    宮羽翎還沒說完,此時救援人員就跑了過來,將上官浮夢和宮羽翎帶走了,在后面的休息室內,經過醫師的檢查之后確認二人沒有大礙不必去醫院,接下去便是等待現場裁判開會討論這場比賽到底算誰贏。

    理論上來說是沒有人是贏家,畢竟到了最后誰都沒有將古堡中的劍拔出來,可之所以沒有將劍拔出來是因為裁判看見光頭隊長快被打死了而緊急中止了比賽,這實際上不能算城市任何一方失利,首先光頭沒有被打死,而是重傷,所以唐巢團隊只要不殺死他就沒有犯規,是裁判中止比賽造成唐巢團隊沒有機會拔出古堡中的寶劍。

    此時裁判組在會議室內爭論不休,這時候有人在外面敲門,接著走了進來,進來的人居然是平井一夫本人,他在陰陽寮內很有地位,所以進了房間之后幾乎所有人都向他行禮,平井一夫拉開椅子坐下后說道:“這場比賽你們決定誰贏了嗎?”

    裁判組的代表走過來說道:“還沒有,按理來說應該是唐巢團隊獲勝,但他們的做法太過分了,所以現在大家還在爭論。”

    平井一夫點了點頭說:“不如我替你們決定吧,就判這場比賽無效,兩支團隊都不算獲勝,都不能獲得分數,這樣不就公平了嗎?”

    裁判組眾人面面相覷,這時候其中一位裁判說道:“可這樣的話,那唐巢團隊不就等于被淘汰了嗎,北歐隊目前已經獲得三分肯定會出現,唐巢團隊現在是兩分,另外還有一支團隊也是兩分,但遇到被禁賽的團隊后直接獲勝就是三分,在比賽獲勝時間上比北歐隊長所以得到第二名出線,這樣唐巢團隊如果這場被判為平局,雙方都是零分,那豈不是只有兩分,最后還是出線不了嗎?”

    他的話引起了其他不少裁判的贊同,這時候又有人說道:“那不如讓他們兩個團隊下周再打一場吧,如何?”

    “這也不行啊,現在兩個團隊都湊不滿三個人上場,怎么打?”又有人提出了異議。

    就在裁判組又議論起來的時候,平井一夫輕輕敲了敲桌子,打斷了所有人的話后說道:“我想我在陰陽寮內的身份比諸位更高吧,那不如讓我來提醒一下諸位,諸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討厭唐巢團隊嗎,他們的做法暴力,破壞比賽的平衡性,最重要的是他們喜歡在比賽上出手故意傷人,你們真希望這樣的人打入決賽嗎,要知道,這一次我們希望將團隊賽的冠軍留在陰陽寮,留在這個國家。”

    裁判們立刻明白了平井一夫的意思,顯然是讓他們想辦法將唐巢團隊淘汰掉,裁判組的眾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之后,平井一夫站起身來告辭。

    半個小時后,在現場和直播前的觀眾等的就快不耐煩的時候,裁判組終于做出了決定,由裁判組的代表拿著最終勝負判定的信封走到了攝像機和話筒前,這時候坐在第一排觀戰的平井一夫露出了冷笑。

    裁判組的代表打開信封清了清嗓子之后說道:“經過裁判組的商定,現在公布本場比賽的最終勝負結果。”

    平井一夫自言自語道:“兒子,我是不會讓他們摘走應該屬于你的榮光的。”

    裁判組代表對著話筒清楚地說道:“本場比賽,雖然有特殊情況發生,但鑒于唐巢團隊的戰斗力碾壓對手,所以,裁判組經過慎重考慮之后最終判唐巢團隊獲勝。”

    結果出爐全場嘩然,平井一夫臉上的冷笑也驟然消失,他忍不住站起身來看向裁判組的方向,這和他猜測的完全不同,他以為自己向裁判組施壓之后應該大局已定,沒想到裁判組居然做出了和他猜測完全不一樣的判定結果。

    這時候一個人走了過來坐在了平井一夫旁邊的椅子上,咳嗽了一聲說道:“別這么激動先坐下來吧。”

    平井一夫對這個聲音似乎有些熟悉,他回過頭看見一個帥氣的中年男子坐在自己的身邊,而平井家隨行的保鏢居然沒有一個敢攔著他。

    平井一夫看到此人之后立刻微微鞠了一躬說道:“九條副頭領。”

    來人正是如今陰陽寮的副頭領九條士郎,也是老軍曾經的對手和熟人,他雖然年紀比平井一夫要年輕的多,可地位卻比平井一夫要更高,他擺了擺手示意平井一夫放松一些后說道:“我來是為了提醒你,這一次的比賽雖然我們陰陽寮全力以赴準備將團隊戰的冠軍留在我們國家,但這不代表我們要用骯臟的手段去博取冠軍,你的所作所為我目前還可以理解,但請你不要再繼續下去,這是我作為你的同僚也作為陰陽寮副頭領的身份對你提出的忠告和要求,你明白了嗎?”

    平井一夫怎么可能不明白,對方是來給自己下通牒的,而且裁判組改變了判決結果也肯定是因為被九條士郎干擾了,但他不明白為什么九條士郎會幫助唐巢團隊。

    “我明白了。”

    “好,既然你明白了我也該走了,我還有事。”

    看著馬上就要走的九條士郎,平井一夫忽然問道:“副頭領,我還有一個問題,為什么你要幫助唐巢團隊?”

    九條士郎回過頭笑了笑說:“你所看見的只是一場比賽的勝負,而我作為陰陽寮的副頭領要看的更長遠,未來上官氏以及宮氏一族都會和陰陽寮有更深層次的合作,這種合作會給陰陽寮帶來難以想象的巨大財富和幫助,我們雖然要爭取冠軍,但如果用骯臟的手段淘汰了唐巢團隊,那損失的將是未來巨量的利益。”

    平井一夫點了點頭沒再說話,恭送九條士郎離開。

    九條士郎走出了比賽場館,上了車之后對坐在車子里的另一個人說:“你的忙我幫了,以后我就不欠你什么了。”

    坐在車子里的人說:“嗯,兩不相欠,送我回酒店吧。”

    說話之人正是老軍。

    唐堯在病房里歡呼起來,與此同時隔壁病房的護士跑過來說道:“你的朋友醒了……終于醒了……”

    而在休息室內,宮羽翎和上官浮夢抱在一起,幾分鐘前醫院那邊傳來消息雖然邡巢受傷嚴重可目前病情穩定,就是又得住一段時間的醫院。

    在經歷了絕對的低谷之后,這支本次萬國大比團隊賽的頭號種子隊終于浴火重生,即將再次王者歸來。

    “一切都好起來了!”唐堯看著睜開眼睛的宋舜說道,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時候手上的破戒托微微發熱,他低頭看去,瞧見破戒托上的金曜石自己亮起了一絲光芒,他回過頭看見一個長相怪異的男子從背后走過,這一刻他感覺金曜石好像故意刺了一下自己,這一幕和當初木曜石遇上匹配對象的時候竟然有些相似。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