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崛起 第九百九十章、鬧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末日崛起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藍色之城,堅持這么久沒有破城,得感謝那些從四面八方出現的神秘高手。看似貌不驚人,卻有驚天動地的手段,揮手間,山崩地裂,風云變色。藍色之城,幾次遭遇五級魔獸的襲擊,都是靠這些人驅趕或者擊殺的。

    這些人神出鬼沒,驚鴻一現就消失了,卻讓藍色之城的人仿佛吃了一顆定心丸。

    城南,又叫平安南,因為這里是平安大軍的地方,同時也因為城南的治安是整個藍色之城最好的。不過,最近城南出現了不少問題。

    “教官,李家太過分了,給我們的都是一級魔獸的尸體。”戰士臉色分明寫著憤怒。

    “數量沒少就行。”唐叮咚臉色平靜,絲毫看不出生氣的樣子。

    “我們自己殺的魔獸尸體也被調換了”戰士又道。

    “這件事知道了,你下去吧。”唐叮咚頭也不抬,目光盯著桌上的文件。劉危安不在,藍色之城的大小事情都是由她處理,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魔獸尸體的事情是她工作的核心。但是劉危安不在,她只能忍著。

    李家、王家、趙家各自出現了特級高手,這個時候,礙于以前的約定,不得不交出一半的尸體,做些手腳也是可以理解的。估計這會兒,他們巴不得平安大軍過來找麻煩,這樣就能趁機把以前的約定給取消了。

    唐叮咚豈會不知道對方做的過分,但是對方至少沒有公然撕破臉皮,還有操作的余地。否則的話,李家下了狠心,他們這些人怕是生命安危都得不到保證。

    “是!”戰士只能黯然退下,這樣的事情發生不止一次了。三大家族愈來愈過分,但是教官一直說忍忍忍,可是結果是對方得寸進尺,他不知道教官在顧忌生命,卻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但是教官的命令還是要遵守的。

    “教官,有人在平安客棧鬧事。”前面的戰士前腳剛出門,后腳戰士急匆匆跑進來。

    “是什么人?”唐叮咚抬起了頭,平安客棧相當于平安大軍的臉面,不容有失。

    “李杜文!”戰士眼中閃爍這怒火。

    “他想干什么?”唐叮咚美眸中閃過一絲寒芒,他沒有問原因,李杜文既然存心鬧事,找個理由很容易,知道與否沒有任何意義,關鍵是知道對方的目的。

    “他說飯菜里面有蒼蠅和死老鼠,說平安客棧的酒菜不干不凈,要拆了客棧。”戰士緊握拳頭,青筋畢露。

    “他的目的是想要錢,你告訴黃牛,只要李杜文不太過分,要多少錢,賠給他。”唐叮咚說完這句話,就沒在理會戰士了。

    目前平安客棧是有黃牛負責。

    “是!”戰士咬著牙齒應了一聲,羞辱感直沖腦際。他明白平安大軍在劉危安久久不露面的情況下,處境堪憂,但是李杜文這樣的無賴也來敲詐,他感到無比的羞辱。

    戰士退出了辦公室,腳步很重,仿佛為了發泄心中的不平,卻在此時,肩膀被人拍打了一下,把他嚇了一跳,猛然轉頭:“是誰——”話出口,臉上的表演由憤怒轉變成了驚喜,脫口而出:“省——”

    “噓!”劉危安手指豎在嘴唇上,輕聲道:“我跟你去看看!”

    “好!”戰士隨即感覺到這樣對劉危安不夠尊重,趕緊恭恭敬敬應命:“是!”

    從唐叮咚辦公的地方到平安客棧,也就10分鐘的樣子,路上,劉危安聽取了一些這段時間他不在的情況。平安大軍的日子比較難過,要不是有肥龍、盧燕和聶破虎、黑面神坐鎮,加上平安大軍團結一致,都差點被人感觸城南了。

    三大家族一直在尋找借口,但是都被唐叮咚化解了。可是也因為唐叮咚的示弱,藍色之城的其他人看見了機會,通過各種方式想占平安大軍的便宜。如今來城南做生意的商家已經很少了,還有一部分商家退出了城南,如今還堅守的都是最初那一批老商家。

    經商對環境很重要,城南的環境逐漸敗壞,對商家影響很大。

    此外,就是新加入藍色之城的玩家,因為沒聽說過劉危安的大名,見到城南這樣一大塊肥肉,總是想來咬一口,城南最近,每天都要爆發幾次戰斗。

    “……來人,給我砸,砸了這家黑店,作為藍色之城的一份子,我有權利也有義務打擊一切不法行為,對于這種視生命健康為兒戲的客棧,我是堅決打擊的。”李杜文囂張的聲音充滿得意。

    接著就是一陣激烈的碰撞聲,桌子翻到的聲音,椅子砸在地上的聲音,還有慘叫聲……場面混亂無比。帶路的戰士心中著急,經不住加快腳步,但是跑了兩步忽然想到了身后的劉危安,心情一下子平靜下來,腳步也恢復了從容。

    “李公子,我們平安客棧一向客戶至上,菜里面出現了老鼠和蒼蠅,具體怎么回事,我們還不清楚,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過,既然事情發生在了平安客棧,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們都不會推卸責任,你看這樣,我們平安客棧免除這頓飯錢,同時對李公子進行健康補償,你看如何?”黃牛的脾氣一向很好,是一個老好人,要不然也不會讓他來管理客棧,但是劉危安還是聽出了他聲音中壓抑的怒氣。

    “免除飯錢?說的很大方一樣,衛生情況都做不好,還敢開客棧,這樣的飯菜倒貼錢都沒人吃,難道還想收費?”李杜文冷笑一聲,“我吃了這樣的飯菜,身體怕是會留下問題,檢查一下是肯定的,記住,這不叫補償,這是你們應該做的。”

    “是,是,是!”黃牛連連點頭,只要李杜文答應不鬧事,破財就破財。

    劉危安走進客棧的時候,剛好看見李杜文把一袋子金幣砸在黃牛的頭上,金幣散落一地,李杜文尖銳的聲音充滿憤怒:“1000金幣就想打發我,你當我是你這種泥腿子嗎?少爺的身體何等金貴,你這個混蛋,我看你是不想在城南混了。”

    “李少爺開個價!”黃牛忍著怒氣,相比于下面的戰士,他知道的消息更多,因此也更清楚平安大軍的處境,知道這個時候不宜得罪李杜文。李杜文實際上并不難解決,但是動了李杜文,實際上就是動了李家,李家別看安靜,眼睛一直盯著這里呢,巴不得他送上把柄。

    “10000金幣。”李杜文不容置疑道。

    “10000金幣……李公子……你……”黃牛額頭上青筋暴露,最后還是忍住了,低聲道:“李公子,你知道我們平安客棧平日里只是供應本部人馬實用,很少對外,一個月的盈利也不足100金幣,10000金幣委實太多了,能否少一點!”語氣已經帶著哀求了。

    “你他娘的當做買菜嗎?還討價還價,少爺我說了10000金幣就10000金幣,少一個銅板都不可以!”李杜文嘴角擒著殘忍,“限你5分鐘的時間把金幣交給我,否則別怪我把平安客棧拆了。”

    “李公子的身份是何等金貴,10000金幣可配不上李公子的身份,依我看,至少20000金幣才行。”一道說不出意味的聲音從大門口傳來。

    黃牛身體一顫,眼圈一下子就紅了,雖然沒有抬頭,但是他已經知道是誰來了。

    “不錯,不錯,沒想到還有明白道理的人,你是——劉危安!”李杜文得意的表情在扭頭的瞬間剎那變成了驚恐和憤怒,做夢也沒想到,來的人會是劉危安。

    “好久不見啊李公子,見到你風采更勝往昔,我很是欣慰!”劉危安笑著道,猶如和老朋友打招呼。

    “你……你想干什么?”不知為何,劉危安分明笑的很陽光,李杜文卻感覺心中發毛。

    “我能干什么啊,我可不是李公子,身份金貴,我什么都不干。”劉危安目光少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大堂,桌椅破碎、碗筷散落的到處都是,碎瓷片反射著刺目的光芒。

    “好啊,歲歲平安。”劉危安的目光最后停在李杜文身上,“吃了蒼蠅和老鼠對吧?很好,我還從未見過有人吃這些玩意,你當作我的面,再吃一次。黃牛,店里有蒼蠅老鼠嗎?”最后一句卻是對黃牛說的。

    “有!”黃牛打了一個眼神,一直守候在邊上的店小二快速跑進后堂,十秒鐘不到,跑出來了,手里抓著四只老鼠。

    “劉危安,我警告你,別讓來,否則我李家不會放過你的。”李杜文臉色大變。

    “你是自己吃呢?還是要我喂你?”劉危安看著李杜文,聲音很輕,卻是不容置疑。

    “你就是劉危安?果然如傳言的一般殘忍霸道!”李杜文并非一個人來的,經過了上次的死亡,他學乖了,不管去哪里都會帶著高手。平安客棧是城南的大本營,他豈會沒有準備。跟著一起來的是最近加入藍色之城的陽泉。

    年紀輕輕,卻有一身高深莫測的實力,有著獨子擊殺四級魔獸的戰績。到藍色之城的時間很短,名氣卻大的驚人,要不然也不會被李家看上,以供奉的名義保護李杜文。

    他從李杜文的身后來到李杜文身前,一步的距離,給人一種斗轉星移之感,一股天地威壓驟然爆發,無形的神念化作利劍,刺向劉危安的眉心,無形無跡,卻讓虛空破碎。客棧里面,并未因為有人鬧事兒全部清空,還有十幾個看熱鬧的玩家,此刻慘叫一聲,全部噴血軟倒在地。

    他們相隔十幾米,只是被溢出的力量波及,整整承受壓力的是被當做目標的劉危安。客棧的上空,烏云密布,無數高手回頭側目,眼中露出駭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