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修仙世界 第1689章 寒大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詭異修仙世界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魏滄江位于冰天雪山之中,這里無處不被凍結著,唯獨江水沒有冰封,在夕陽下映出瑰麗的光芒。

    這里就算怪譎都很稀少。

    周凡不敢肆意使用靈念搜索,怕那位寒大人發現他,畢竟那位寒大人現在的狀況不明。

    周凡沿著源頭而去,按照官家記載,那位寒大人就在雪山之上,這里方圓千里都極度寒冷,寒北道很少有武者踏足這里,因為各地都流傳著寒大人的傳聞,怕遇到傳說中的寒大人。

    他提著小妹,如一縷魅影般,很快到了那座雪山。

    只是他還沒有上山,就看到山下站著一個小孩。

    小孩有著銀白的頭發,那雙眼瞳更是冷如寒冰,他比雪更寒,比冰更冷。

    他看著周凡。

    周凡停下了腳,他感到了一陣寒意,就似真元被凝固了一樣。

    周凡立刻警惕起來,他隱隱猜出這個小孩是誰了,“你是誰?”

    “好扎實的基礎。”小孩目露異色說:“我是寒。”

    “原來寒大人。”周凡面露笑意道:“鄙人是寒北道主,圣上讓我來見寒大人的。”

    他心里警惕起來,這人能一眼看出他基礎扎實,實力很可能遠勝他。

    “大魏天子。”寒大人臉上的神色有些復雜,不過他很快搖搖頭,“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么,但我不是怪譎,你們不用擔心。”

    不是怪譎……周凡心里存在懷疑,他忍不住道:“寒大人勿要誤會,只是圣上見你不回他的話,擔心你才讓我過來看看。”

    “我的傷全部好了。”寒大人說:“記憶也恢復了不少,剛剛在想一些過去的往事,所以就沒有理會你們的傳音。”

    “原來是這樣。”周凡道,“那我回去告訴圣上,讓圣上放心。”

    周凡三句不離大魏天子,就是提醒寒大人,不要胡來。

    寒大人搖頭道:“不用,我會親自與大魏天子說的了,你這小子是怎樣打下如此扎實的基礎?”

    “這片大地可沒有什么宗門能培養出似你這樣的人。”

    周凡心里警惕更深了,但他依然不露神色道:“運氣而已。”

    “不想說就算了。”寒大人面露嘲弄之色,“本來我傷好之后,心情不錯,還想著贈你一份機緣,既然你怕我害你,那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周凡沒有多說告辭離去,他基礎扎實的原因,他不可能告訴任何人,至于機緣什么的,他也不想要。

    寒大人看著周凡消失在風雪之中,周凡沒注意到的是,寒大人的視線偶爾還會落在那條胖狗上。

    直至周凡消失之后,寒大人才收回視線,他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這少年身邊的狗也有些奇怪,居然讓我感到了危險。”

    他很快搖了搖頭嘆氣道:“大魏本來就不可以常理猜度,有這樣的人與狗出現,又有什么出奇的?”

    “說不定這是現在的大魏天子對我的威懾,只是這樣的威懾又有什么意義?”

    “我又怎么敢對大魏出手呢?”

    他取出了傳音玉符,激活傳音玉符之后,那邊傳來了大魏天子的聲音,“寒大人?”

    “是我。”寒大人道:“圣上不必如此稱呼我,喚我寒就可以了。”

    “寒大人畢竟是我的前輩,這樣稱呼是應該的。”大魏天子緩緩說。

    “按照約定,大魏庇護我,讓我養傷,但我同樣有幫過大魏,所以我不欠大魏什么,對嗎?”寒大人問。

    大魏天子道:“正是如此。”

    事實上當年那位大魏皇帝與寒大人有這樣的約定,但那位大魏皇帝也不知道這位寒大人的來歷,只是寒大人實力很強,態度又不錯,就答應了他這樣的約定。

    “我在受傷后失去了很多記憶。”寒大人忽而道:“但現在我知道了,我受傷前一直在追尋一個秘密。”

    “我查到了一些線索,但后來被一個強大修士出現,差點殺死了我,修行有成以來,我從來沒有遇過這樣強大的對手。”

    寒大人說到這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懼意。

    大魏天子只是沉默聽著。

    “在無法逃脫之際,有一位前輩告訴我,我才躲到了大魏來,我進入大魏,那個修士果然就沒有再追來殺我。”寒大人看著雪山,“之后我的記憶因為受傷而不斷失去,我在雪山上使用本門特殊術法養傷,自此昏昏沉沉,半睡半醒。”

    “這一睡就是兩千年。”

    如果是人,活了兩千年,這樣的人絕對是十分恐怖的存在,這也是周凡如此忌憚寒大人的原因,甚至不僅僅如此,寒大人在魏滄江源頭上,就能影響大魏境內的所有支流,這樣的奇異之處同樣能讓人感到忌憚。

    “現在還有小部分記憶沒有想起來。”寒大人痛苦敲了敲腦袋,“那人的法則真是強大呀,對人魂的記憶也有如此嚴重的影響。”

    “可是我來到了大魏,養傷這么久,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大魏天子問。

    “那人想殺我,是因為我追尋那個秘密。”寒大人緩緩說:“我沉睡之前,還知道你們大魏天子歷代都保守一個秘密。”

    “冥冥中的我想到,這很可能是同一回事。”

    “毫無根據的猜想。”大魏天子評價道。

    “你的實力來自通天鏡,對于修士的了解就不足夠。”寒大人說:“你不知道,在我這個境界的人預感往往很靈驗。”

    “就算是同一個秘密,我也不可能告訴你。”大魏天子淡淡道:“除非你能贏我。”

    “我贏不了你。”寒大人坦言道:“真的不能告訴我嗎?”

    “不能。”大魏天子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寒大人面露遺憾道:“雖然我很想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我贏不了擁有通天鏡的你,就算拼著受傷也沒有任何意義。”

    “我才剛恢復過來,可不想再留在大魏養兩千年的傷,但有個問題,我很好奇,你可以告訴我嗎?”

    “這得看是什么問題。”大魏天子的聲音依然平靜。

    “打傷我的那人很強,你就算擁有通天鏡,按我預估的,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他為什么不敢進入大魏來殺我?”寒大人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