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之主 第五百六十六章 舊體系(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星辰之主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畸變時代之后,星聯委玩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操作:那些家伙在地球上絕大多數人還沉浸于三戰的毀滅性沖擊而不可自拔的時候,在‘里世界’還僅僅是一個圈子萌芽的時候,就完成了這樣一個吐故納新的過程。

    “他們成功地將早期相當一部分超凡種,納入到舊體系中去,像艾布納、宮啟這樣年齡的家伙,差不多都是這樣。這些老東西,都已經習慣于按照舊體系的邏輯去思考,然后由他們再去影響下一撥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修修補補的舊體系,正變得越來越穩固。尤其是隨著深藍平臺的出現,它的容錯率也在增加,制衡能力變得越來越強。”

    羅南對“宮啟”以及“深藍平臺”有所感,下意識就接了一句:“所以,現在的局面,讓血妖先生你這樣的推墻派,覺得很麻煩?”

    “是越來越麻煩沒錯。”血妖非常坦白直接,“等我想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已經是80年代的尾巴了,我還想著找些志同道合的人,可因為密契老頭兒和亞波倫那一仗,很多人倒是越發保守起來。因為他們看到了自家利益嚴重受損的可能。”

    血妖正把話題往更廣闊的領域拓展:“所謂的舊體系,也就是商品社會嘛。當然要考慮邊際效應。作為既得利益者,在考慮下一步的投資的時候,總要算一算投資產出比,如果回報率不符合他們的預期,他們寧愿讓原有的模式延續下去。

    “有了這樣的立場,有了這樣的思維,在艾布納他們看來,舊體系當然是天經地義!可在另一部分人眼里,當然包括我,就完全不是這么回事兒了。”

    說到這里,血手拇、食、中指輕輕搓動,做了個經典手勢:“至少我不覺得,用舊體系的終極力量,可以買通新世代的關卡。”

    羅南勾了下嘴角。

    這個小動作,也被血妖捕捉到了,他嘎嘎地笑起來,特別夸張:“我知道,老弟你心里面是頗不以為然的,你就是這樣的性格。”

    “嗯,這算是政治范疇了吧,我在這上面沒有

    什么立場,我只是想就事論事……”

    “卡!”

    血妖再次打斷了他的話:“老弟,你這種思維很危險。在我看來,你在一句話里面,就犯了兩個錯誤,非常致命的錯誤!”

    “啊哈?”

    “首先,每個具有基本思辨能力的人,都有立場。放心,我不準備混淆概念,我只是要說,如果將‘立場’視為一種‘領域’,是你的一切力量的立足點和出發點,那么政治立場就是從屬于這個‘領域’的最前端、最外延,它最有前瞻性、主動性、靈活性、攻擊性……你放棄了這個立場,就等于放棄了主動和先機,這就是一個極度致命的問題。”

    羅南張張口,最后還是無奈攤手,讓目前有點兒上頭的“血妖老師”繼續他的演講。

    反正多聽幾句又不會死人。

    嘖,怎么有種一報還一報的感覺呢?

    “我們可以參考、學習一下那些政客,他們如何放置立場呢?

    “他們首先會把一個最寬泛的價值取向放在最前面,這個東西是盡可能最多人的訴求的最大公約數。

    “他們提出來是為了實現這類訴求嗎?當然不,那只是前沿陣地。當你強大的時候,這個就是可以全力榨油的利益空間;當你相對虛弱,這個就是可以討價還價的余地;當然如果你虛弱過頭了,這個直接就是讓對方勒死你的絞索。

    “然后他們會放置第二層:一個稍微小一點,但仍然是相當可觀群體的集體訴求,以之作為第二道防線。

    “有的人會把這個當真,并且充分利用這個訴求的力量,這會幫助他的團體形成強大的剛性,但相應的轉圜余地就不是那么充分,就算是獲得相應的成果,分配到每個人也不是那么的可口。

    “所以,絕大多數的操作者仍然只是把它當作防線而已,作為相對比較穩固的利益基本盤,和進一步談判的籌碼。

    “他們會再設立第三道防線,這時候,才大概可以稱之為一個‘圈子’。成熟的家伙需要維護的就是這個圈子的

    訴求以及核心利益。相對而言,這是一個比較經濟的設置,進可攻、退可守,不需要顧及太多的人,分配的利益還比較充分可觀。

    “在這樣一個圈子里面,還可以大圈套小圈,左邊套右邊,往來橫跳。就算是第一、第二道防線出現了什么亂子,甚至圈子內部有了重大分歧,他也可以比較從容的調配。

    “當然這是一門學問,非常深奧的學問,無數的變化和計算從中而來。如果頭腦比較清醒的話,還能夠兼顧圈子的吐故納新,形成一個活系統,那就更了不起了。”

    羅南對“活系統”純概念的興趣,比血妖所說的其他言論加一起還要超出十倍百倍,不過隨著血妖賣力的灌輸,他也開始理解血妖話里的意思,便順著話茬往下順:

    “那有第四道防線嗎?”

    血妖搖頭:“再往后面縮,就不是防線,而是絞索了。

    “放到以前,那就是所謂的‘孤家寡人’。隨著社會結構的不斷發展,這東西幾乎沒有了存在的土壤,這些信息泛濫的世界,單個人確實是支撐不起來,就算是超凡種擺在這里也一樣。

    “退的太深,物極必反,也會過于剛性,失去了轉圜余地,成為所有人的靶子。所謂受國不祥,受國之垢,便是如此。

    “能夠穩坐在其中的,大概只有真正的神靈吧!”

    羅南嗯了聲:“所以你建議……”

    “我們可以不用特定的詞匯,但是立場,特別是這種主動的、外擴的立場必須要有。作為超凡種,理所應當在第三道防線之內尋找自己的位置,事實上我們已經在這個區域里了。

    “而且,由于我們的特殊性,轉圜的余地更大,影響的范圍更廣,對于正常人來說非常苛刻的計算,在我們這里可以大幅簡化,這是其他人無法比擬的優勢。

    “而如果你放棄,非但優勢不在,還會因為丟棄了前沿陣地,被那些更積極主動的家伙壓迫過來,勒緊絞索!

    “你現在就沒覺得‘呼吸不暢’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