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第一相師 第1890章 瘋道人的氣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玄門第一相師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哈哈,這小子真能搞笑,還得到好幾名龍虎令?”

    “就是就是!他以為自己是誰?我們都不知道怎么找出龍虎令,這小子竟然在這里做夢?”

    就連赤羽子和那個黑臉敖川都是搖頭大笑。

    二人如同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笑的前仰后合。

    “小子。看在你成功逗笑我的面子上,本道長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赤羽子笑道。

    那黑臉道士敖川也是說道:“這小子還說什么要賣龍虎令?好!如果有你盡管可以拿出來賣,我買了就是!”

    就連張龍葵聽到王謙的大言不慚,也是不由得微微的搖頭。

    就連她都不知道張一道什么時候將龍虎令放在龍虎山當中,王謙竟然說找到多余的龍虎令去賣。

    “好,如果你小子能夠找到幾枚龍虎令的話,當然可以拿出來賣!不如,老夫也向你買一塊怎么樣?”老天師張一道掃了一眼王謙。

    之前,龍虎山和王謙有仇怨,但由于這些個隱世洞天的來勢洶洶,他也只好和王謙暗地里合作,在王謙遇到危險的時候,他也可以幫助一次王謙。

    但是老天獅可以確定在藏匿這十二枚令牌的時候,沒有發現任何人。

    “好!有老天師這句話就行!”王謙一點頭。

    得到老天師的承諾之后,似乎松了一口氣一般。

    有些任聽到王謙的話,只覺得王謙是在白日做夢,在場所有人都是一種看白癡的目光在看著王謙。

    “好了,諸位開始吧,你們有三天的時間去尋找龍虎令。這三天的時間龍虎山方圓五百里的范圍之內,隨便你們翻找,不過,不包括龍虎山的居住區,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們隨便用什么方法找到便可以。”張一道說道。

    隨著老天師話音落下,那500多個散修以及一些小門派的掌門紛紛做鳥獸散,奔向龍虎山的四面八方。

    而至于高臺上的十大洞天,以及王謙和張道虛都沒有動。

    等到廣場上那些人走的差不多了,赤羽子,敖川以及韋七絕等人這才紛紛起身。

    這些洞天中人看著彼此的目光當中都有著戒備之色,唯獨看向王謙的時候,這幾人都表現出了一種不屑。

    赤羽子從高臺上緩緩走下,看著王謙道:“小子,這一次勸你們玄門,最好不要前來摻和這么多事。這三十年30年已經給足了瘋道人面子。”

    王謙嘿嘿一笑:“多謝這位道長給我玄門面子。”

    赤羽子看到王謙這么慫的態度,心頭更是不屑,轉身就走。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的時候,只剩下了王謙和洛小草以及十幾個王謙用傀儡符做出來的玄門弟子。

    王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到沒有人注意自己之后,將那些傀儡符收起,和洛小草對視了一眼,這二人便朝著龍虎山東側的方向靠了過去。

    山路上不時走過一些手拿羅盤的修真者。

    這些人在每塊石頭,每棵草下都要翻動一番,在羅盤以及尋龍尺都失去作用之后,在茫茫的龍虎山當中尋找龍虎令,不吝于是大海撈針。

    不到半天的時間,這些修真者已經將龍虎山逛了個遍,無論是應天山的七大瀑布,亦或者是天門山的三疊瀑布,都留下了一眾修真者的腳印。

    一直等到傍晚過去之后,依舊沒有任何人找到一位龍虎令。

    赤羽子站在龍虎山應天峰下看著飛瀑流泉,眼神閃爍著道道兇光。

    “也不知道張一道這老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已經放出了所有的靈識出去,然而……什么都感覺不到…整座龍虎山似乎變得越來越狂暴了起來……”

    赤羽子的話音一落,在他身旁的黑臉敖川也是點頭說道:“沒錯,我也有這種感覺,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這次道門大比我總感覺有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

    “管他怎么想,反正那個瘋道人已經死了。就連尸身都被王屋山洞天的任河川盜走。這一次十大洞天來參加道門大比,只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赤羽子淡聲道。

    敖川點了點頭。

    龍虎山應天峰山下。

    王謙坐在山下的一個涼亭當中,欣賞著龍虎山的夜色。

    在王謙身邊的洛小草揉著自己的腿,一天的長途跋涉,讓洛小草感覺到了些許的疲憊。

    雖然她和王謙逛遍了龍虎山,但其實沒有任何收獲,洛小草試著用自己的卜算之術去尋找龍虎令,然而,即便是以洛小草這種頂級的相師,都推算不出龍虎令的下落。

    不過,王謙依舊是那副絲毫不急的模樣。

    “師弟,我總感覺這一次老天師的行為有些古怪,看上去的更像是在……拖延時間。”洛小草道。

    王謙聽到洛小草的話點了點頭:“沒錯,你也有這種感覺?”

    洛小草微微一笑道:“當然有這種感覺,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只不過是他們不說而已。”

    “既然他們不說,我們就當做不知道便好。”王謙道:“師姐,我似乎有種感覺,似乎這龍虎山之上有師傅的氣息……”

    洛小草聽到王謙這話,手指微微的僵了一下。

    第二天,已經有很多小門派的掌門放棄尋找龍虎令。

    僅僅是一天的時間,龍虎山就如同被幾千只地鼠翻過一般,地面上出現了坑坑洼洼的痕跡。

    “怎么可能找的到!”

    “就是,這張天師莫不是在戲耍我等?”

    在龍虎山的西側御龍泉之下,幾個小門派的掌門紛紛搖頭。

    “胡兄,你的尋龍尺現在比風扇轉的還快,還指望它找什么龍虎令,簡直是笑話!”

    “就是就是!我看那個張一道老家伙就是想拖延時間,他到底在等待什么?”

    “道友……我怎么總感覺這兩天心頭有些壓抑……”

    這幾人在這里嘰嘰喳喳。

    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回到了龍虎山大殿之前,已經放棄尋找,想要看看到底誰會得到第一枚龍虎令。

    龍虎山龍門洞。

    今天,有很多人都聚集在了聶無常的身后。

    聶無常是隱世門派的一個活化石,對于尋寶看寶探寶最是精通,有幾個洞天的人都跟在他的身后。

    聶無常捋著自己的胡須看著玉龍泉的龍門洞方向說道:“老道覺得那里有可能有一枚龍虎令。”

    說著,聶無常直接朝著龍門洞的方向走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