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殿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不是一起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龍王殿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不是一起的

    張玄下意識伸手揉了揉眼睛,這才意識到,自己身體的疼痛,已經完全消失了。

    他連忙觀察了下自身,發現體內那些重傷,已經完全愈合!

    “這……怎么回事?”張玄滿臉的疑惑,他看著四周,自己仍舊在之前那間特護病房住著,只是身上的衣服全被換成了病號服。

    張玄起身,活動了兩下,沒有感覺到一點不適,不過很快,一陣饑餓感傳來。

    張玄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那已經紅色的電量告訴了張玄現在的日期,距離自己昏迷那天,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周!

    張玄心中一慌,一周的時間!這一周西夏傳承的事解決的怎么樣了?姜神他們如何?又發生了什么?

    這樣一昏迷便是一周的時間,讓張玄有一種突生的迷茫感。

    張玄看了一眼,病房內并沒有提供自己可以替換的衣服,裝好手機,張玄拉開病房門走了出去。

    剛出病房門,張玄就看到站在門前的趙極。

    趙極聽到病房門發出動靜,轉身一看,當看到走出的張玄時,臉上頓時蹦出喜色,“你醒了!”

    張玄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趙極還夾著一根香煙的右手,“在醫院抽煙?領導的派頭拿出來了?”

    “胡說什么。”趙極扔掉手中香煙,擺了擺手,“這一層都沒有住人,我這不在這等你呢么,不讓我抽煙,你還不如讓我死掉好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多久了?”

    張玄點點頭,“一周,這段時間,怎么樣了?”

    “發生了點大事,打了一周的營養液,我想你已經餓了,走吧,找個地方,一邊吃飯一邊聊,聽說你老婆那個綠荷酒店的菜品不錯,你請我?”

    “還是你請吧。”張玄出聲,“你可以報銷,我是自掏腰包。”

    趙極翻了個白眼,“你差那點錢么?”

    張玄點頭,很鄭重的開口:“差,我賺錢不容易。”

    “真小氣。”趙極瞥了瞥嘴,“我讓人給你送件衣服來,你先換身衣服吧,對了,之前傷你的那個人已經解決了,判了二十年,還有他……”

    趙極話沒說完,就被張玄打斷,“無所謂,他們怎樣,與我無關。”

    如今,張玄的心態已經徹底改變,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張玄可能已經是云淡風輕,看透一切,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

    但若站在張玄的角度來看,他只是更加世俗了,他現在關心的,只是那些與自己最為密切的東西。

    一個小時后,張玄和趙極坐在綠荷酒店的大廳中,現在正是中午飯點,酒店人滿為患,綠荷酒店的菜品味道,早就傳到別的城市去了,不少人為了在綠荷酒店美餐一頓,不惜千里專程趕來。

    “不得不說,這味道真的不錯,就是大廳不讓抽煙,不然就更好了。”趙極放下手里第三個飯碗,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拿出一根香煙叼在嘴上砸吧,就是沒有點燃。

    “都城禁煙應該更厲害吧?”張玄靠在座椅上。

    “嗯,所以我一般都喜歡在家宅著,宅男一時爽,一直宅一直爽啊。”趙極伸了個懶腰。

    “呵。”張玄笑了一聲,“你還挺潮的。”

    “廢話,我以前跳勁舞華南一區刷喇叭的時候你還不會用槍呢。”趙極瞥了瞥嘴,“知道我葬愛的名號么?”

    張玄點點頭,“皇族,略有耳聞。”

    “行了,不貧了。”趙極揮了揮手,“你昏迷的這段時間,白云飛他們先回去了,這次動用祖器,他們三個都傷了元氣,然后,西夏傳承徹底出土,楊興夏不知為什么跟返祖盟鬧翻,雙方還在王陵那打了一架,現在王陵景區都封鎖了,正在修復呢。”

    張玄沉吟一下,開口道:“我有一件事沒想明白。”

    “你說。”

    “以楊興夏那人的性格,我當天身受重傷,他不可能放過我,如果我記得不錯,那天他是掌控了傳承的力量吧?”

    “對,姜神他們帶你跑的時候,楊守墓的確將你們攔住了,不過,有個人把你救下了。”

    “有人救我?”張玄眼中全是疑惑,“誰?”

    趙極深吸一口氣,眼中露出忌憚神色,緩緩吐出三個字,“李庸才。”

    張玄身體一震,他當然知道,李庸才是何人。

    對于李氏氏族,張玄一直以來,都沒有任何好感,從李家村對秦柔做的那些事開始,張玄就已經將李氏視作敵人。

    并且,張玄也幫秦柔找過心理醫生,也知道,想要解除秦柔內心的恐懼,最好的辦法,就是將當初那些囚禁折磨過秦柔的人,全部宰掉。

    可現在,張玄卻得知,救了自己命的人,是李氏的武帝!

    這個消息,讓張玄感到格外的難受,就好像那種自己拼命要報復的人,突然給了自己一個天大的恩惠一樣。

    趙極注意到張玄的情緒變化,開口道:“當初,你跟李家村的事情,我也知道一點,那李家村的確算是一霸,他們的所作所為,也的確蠻橫,有一點我得告訴你,武帝雖是李氏的人,但卻又不是李氏的人,你與李家村的恩怨,不必算上他。”

    “為什么?”張玄不解。

    趙極搖了搖頭,“其中緣由,我也不清楚,武帝當初與你師父簽訂過條約,氏族的事,他都不會摻和,除非真到生死存亡那一天,他可能才會出面,我要告訴你的是,這個世界上,控靈高手很少很少!他們每一個人的存在,都至關重要,不是說他們本身的實力,而是說,他們對這個世界而言,都顯得非常重要,他們有著自己的職責,我這么說,你能明白么?”

    張玄搖頭,“明白不了。”

    趙極一拍腦袋,“反正,李氏的事,你不用跟武帝掛鉤,不過,這也不代表說你就能跟李氏正面對碰,不要說李氏這種炎夏傳承最大的氏族了,就是李氏后面其余幾大氏族,都傳聞說,已經有覺醒血脈的人了,不過這個說法,還沒得到證實,覺醒血脈會怎么樣,這個你該知道吧,趙氏的事,是你做的。”

    “嗯。”張玄應了一聲,“聊點別的吧。”

    “別的也沒得聊咯。”趙極伸了個懶腰,“我還有事,先走,你傷才剛好,這幾天別浪,好好養一養,過段時間,恐怕還有大事要發生啊,走了。”

    趙極揮了揮手,留給張玄一個背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